全智賢 新生活宣言

演員、模特兒,以這兩個身份出現在鏡頭前的全智賢我們見慣了,身穿婚紗的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披着婚紗站在《ELLE》鏡頭前的她,渾身洋溢着讓人感動的光環,我們似乎能看到她心中幸福滿瀉,還有那專屬於新娘的少許不安。

雖然韓國女星前赴後繼地冒出,如雨後春筍,不過,如果要說到誰最具代表性,全智賢一定榜上有名。其實,她的影響力遠遠不止於此。在不少國家的人看來,她甚至被認為是亞洲地區代表性的「時代標誌」。而現在,這個幾曾天真的女孩、野蠻女友,要結婚了。當她告知《ELLE》這個消息時,一瞬間,一切一切都似乎不重要了。天啊,這可是全智賢的婚禮!為了這次別具意義的拍攝,我在各處大肆搜羅衣服,紐約、米蘭、倫敦⋯⋯尋遍了我們認為可能有合適衣飾的地方,並統統打包帶回了工作室。緊張到飛起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終於到了那一天,來到了約定拍攝的工作室,我似乎終於能勉強鬆一口氣。

不遠處,全智賢正用她獨有的步伐大步向我走來,節奏明快爽朗。她穿着藍色格子襯衫、白色長褲和運動鞋,長髮在腦後晃動着,清新的有如春天枝頭的露珠。她個子高䠷,穿衣有型,像個模特兒似的。事實上,我們當中不少人都是在廣告拍攝中與她認識的。當拍攝開始時,她全情投入,一如既往的讓人敬佩。「這麼多日子裡,我最愛『今天』,所以我會認真度過每一個『今天』!」說出這番話的女孩,僅僅看着她,都夠令人愉悅。為了配合今天的衣服,我們給她嘗試了很多髮型,都是以往少見到的。當全智賢梳起她那signature長髮,那會是甚麼模樣?相信我,「耳目一新」已不足以用來形容現場工作人員的心情。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你都會不由自主,且發自內心的讚歎「太美了」!

ELLE:不久之前你拍了些時裝圖輯,據說你拍完看到相片的時候說「拍的不錯」。你覺得那些照片和你以前拍的有何不同呢?

Gianna Jun:是的,我的確是那樣認為。我覺得不同拍攝題材會帶來不同的感受和經驗。當然,自己的狀態也很重要。今天的拍攝很特別,也很有意思。我看了今天的相片,和平時拍出來的我很不一樣。

ELLE:事實上,剛才你拍攝的時候我們都被你吸引住了,你看起來非常投入,你是如何讓自己在拍攝時全情投入的呢?

G.J.:我今天帶着非常真誠的心情拍攝。今天合作的人裡,有些認識很久了,所以對於我就要結婚的消息,我相信雙方都會份外感慨。今天拍攝時,我也試着和鏡頭交流,希望通過鏡頭,傳遞出我的心聲給家人,以及一直以來關心我的人:「謝謝,我要開始新生活了,我會過的很好。」

ELLE:拍攝的時候,你一直用帶來的iPad播放同一首歌,這也是保持今天狀態的小秘訣嗎?

G.J.:是Sung Si Kyung的歌,讓我更有感覺,今天拍攝的時候很想聽這首。

全智賢 新生活宣言

ELLE:原來你經常在攝影之前準備歌曲的嗎?

G.J.:是的,我喜歡這樣。於今天的拍攝裡,情緒很重要,所以我選擇能讓自己心情輕鬆的音樂,不管是歌詞還是旋律,都能讓我覺得愉快的。不停播放同一首歌,能讓我的情緒一直愉快下去,更容易投入角色,我相信這樣就更容易把情緒傳達到相片上。

ELLE:這個辦法很不錯。

G.J.:是的,我很喜歡。

ELLE:可惜今天沒法和新郎一起拍照,那樣一定看起來更加幸福。是難為情嗎?

G.J.:有點窘,也有點不好意思,而且我也不介意一個人拍照。我經常接觸這些(指拍照等),在鏡頭前會表現得較自然,也很清楚攝影師的要求,擺起pose來也很輕鬆。不過,他就不一樣了,比較習慣用手機拍照,更隨意自然。

ELLE:也是,的確如此。你挺會替他打算的。

G.J.:我覺得兩個人在一起,要多顧及身邊人才好。在他身邊的時候,我不是演員,只個普通女孩,有時候還會挺內向的。

ELLE:你剛才穿新郎禮服拍的照片很自然,pose擺得很不錯。有甚麼秘訣嗎?

G.J.:秘訣嘛⋯⋯我只是盡量自然一點,讓自己以盡可能舒適地拍攝,效果反而不錯。

ELLE:眼看婚禮快來臨,想過你以後的婚姻生活嗎?

G.J.:當然想過。總括來說,吃喝拉撒總是最基本的⋯⋯(笑)不過我想,生活一下子變化很大,可能不太容易適應,慢慢來可能比較好。

ELLE:以前經常去參加別人的婚禮嗎?

G.J.:其實也不算多。我在籌備婚禮,很多事對我來說都很新鮮呢。我經常會有這樣的想法:「還有這樣的東西啊!」。

ELLE:能舉個例子嗎?

G.J.:有很多,比如說,在我看來其實花都差不多,突然要挑選,才發現有那麼多品種,我就一下子傻眼了。還要選椅子啦,餐具啦甚麼的,總之辦婚禮真是很講究細節,要做好多細枝末節的工作呢。

ELLE:在準備婚禮的過程中,最困難的地方在哪兒呢?

G.J.:應該是準備婚紗吧。直到現在都沒法決定呢(笑)。不過今天一定要定下來了。

ELLE:以前在你的作品中,應該接觸到很多婚紗吧?

G.J.:與其說婚紗,不如說我在工作中穿過很多不同衣服。但是對女孩子來說,婚紗都有特別象徵意義的吧。說實話,直到現在,我都會想「啊,對啊,我要結婚了!」就像這樣,常常會覺得不真實。作為新娘,我希望所選的婚紗是最合適我的身材及氣質的。其實從某方面來說,選婚紗也就是選設計師吧。(訪談結束後,全智賢最終選擇了Reem Acra的婚紗。)

ELLE:婚紗以外的配飾你是怎麼去挑選的?想怎麼搭配?

G.J.:我覺得,只要保持和平時一樣的微笑,就最好了,好運一定會伴我左右。當然,我也需要比平時更加專注。所以,我可能不會在配飾方面花太多精力。

全智賢 新生活宣言

ELLE:令你決定結婚的決定性一刻是甚麼呢?

G.J.:其實,一旦確定了自己對對方的心意,和對方打動你的地方,心情就會變得堅定了。對方好與不好,你都會很清楚明白。

ELLE:智賢,你人很慎重。

G.J.:其實,我是個比較優柔寡斷的人。他和我不同的是,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甚麼,即使是很小的東西,他也會仔細地挑選。所以,他也很清楚自己和甚麼樣的人在一起比較合適。而我呢,我知道人生中哪些事情是很重要的(智賢經常用這句「人生中重要的事」,她是想告訴我們,今天這番對話在對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反而不希望太快讓大家知道某些事,那樣不太好。我比較喜歡的做法是,責任感重,像男人一樣有擔當,當然也要有禮貌。所以,當我們戀愛之後,我會常常有這樣的感覺:「這就是戀愛啊,我真的給愛着呢。這就是真實的愛。這個人,他真心的愛着我。」這些感覺都很真實,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想法。所以,由此而想到結婚,很順理成章。

ELLE:交往了多久了呢?

G.J.:大約兩年。

ELLE:據說你們是初中同學。

G.J.:其實不是啦。我們很小的時候,住得很近,其實那也是後來才知道的。但不是初中同學哦。

ELLE:他向你求婚了嗎?

G.J.:啊,他以很溫柔的方式求婚。哈哈哈,他那天表現得超有型的。

ELLE:能給我們講講嗎?

G.J.:那天超級忙,所以我們很晚才見面,大約晚上十二時。想不起是甚麼原因了,但是我們有點小爭執。後來,我回家的時候,他要我第二天帶上護照去見面,要和我去一個地方,也沒說要去哪裡。平時的話,我一定會問他要去哪兒。正好那天有點爭執,心情不太好,我就只說了一句「知道了!」第二天我們就直接飛去了日本,吃晚餐的時候,他就向我求婚了⋯⋯(笑)說到我喜歡他甚麼,當他喜歡一個人,那麼不管她是誰,在一起的時候他都不會和你鬧不快。那天我們因何事鬧得不開心,我真的不記得了。事實上也不那麼重要⋯⋯第二天的事才比較真實、比較重要吧。

ELLE:拍攝時,新郎一直在留意你,還幫你打點。怎樣看,你們也不像會吵架的。

G.J.:他其實很囉嗦,今天是不太好意思。

全智賢 新生活宣言

ELLE:我們的stylist今天一直在誇你未婚夫很會穿衣,穿得很有品味,衣服料子剪裁也都很棒。

G.J.: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他穿了格子襯衫。格子是我很喜歡的花紋之一,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了他。還有件很有趣的事,第一次約會時,他在聽soul music,正好是我知道的歌手,於是我就問他,「是Kem的歌嗎?」我們也就順理成章地打開了話匣子。現在我聽得多,已經很熟悉音樂了,很多歌手我一聽就能知道是誰。可是當時,Kem可是我知道的唯一一個soul歌手,哈哈。

ELLE:智賢是不是很會做菜呢?我不太能想像你做菜的樣子呢。

G.J.:其實,我結婚之後的一段時間,日程已經排得滿滿的了。那陣子我會集中精力拍電影,可能會比以前更專注。現在我還未去學烹飪,不過等我時間空下來,一定會去學的。我想先從我自己能做的開始。如果我有甚麼東西想吃,我會在網上搜一下,再看看媽媽是怎麼煮的。我覺得烹飪其實不是很難,一旦開始真的去做了,我相信自己能做好。

ELLE:你夢想中的家庭生活是怎麼樣的呢?

G.J.:這個問題很難哦(有點苦惱的樣子)。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做夢的女孩,我知道我和他有很多生活習慣是不一樣的,雙方都有讓對方喜歡和討厭的部分,所以我們都需要慢慢的去調整自己。之前,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這方面的問題,從戀愛到現在,一直都有討論。

ELLE:結婚之後馬上就要去拍電影,而且以後也會忙於工作,對此你未婚夫怎麼看的呢?

G.J.:我的確很忙,因為我的性格,是那種希望將事情做到最好。他會理解並支持我的工作。我覺得,他會一直緊緊抓着我的手站在我身邊。

ELLE:最近你最關心的是甚麼呢?

G.J.:生活方式吧?不管怎麼說,健康最重要,所以我一直很認真地去做運動、認真地活着。以前有段時間,我做了太多的負重訓練,結果練出了好多肌肉,體重反而上升了。所以我現在再也不會鍛煉過度或不當。現在呢,和器械鍛煉相比,我更喜歡使用小道具來配合鍛煉,而且那會更專注於帶氧運動,心情會更加輕鬆愉快,也更加享受運動帶來的快樂,身材也更加苗條了。

ELLE:很好奇,身為公眾人物「全智賢」,你的生活是甚麼樣的?

G.J.:其實我自己也是慢慢才體會到,和在公共場所、以大家期望的樣子出現的那位全智賢相比,私底下的我其實比較安靜。我不知道這樣好不好。從某些方面來說,其實我更希望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讀書⋯⋯不過,我一直都在認真生活,努力尋找幸福。現在我要結婚了,即使在不拍電影的時候,我也會比以前更忙碌,會更加認真地做運動。這都是一個叫做全智賢的人,為了讓自己平凡的生活變得更加幸福而努力。以後我會更加努力磨練自己的演技。和別人一樣,我也會慢慢變老,我希望變老之後,呈現給大家的會是一個更加有內涵的自己。

全智賢 新生活宣言

ELLE:會因為公眾關注而有想做卻不能做的事嗎?

G.J.:沒有。我試過兩次去海外拍攝,要適應不同的語言,感覺上和自己以前的生活經歷很不一樣。今後也希望能再多一些這樣多樣化的工作和生活體驗。

ELLE:如果你不是明星,而是和普通人一樣有其他工作、生活着,你覺得會是怎麼樣的?有想像過嗎?

G.J.:當然有。不過,不知道那時候的我會不會每天想像自己是演員呢?

ELLE:有沒有甚麼時候,覺得自己身為演員,做的事很棒?

G.J.:也有類似的時候。比如我為雜誌拍攝照片,拍完看到相片覺得很棒,就會不由自主地感到自豪。不管是拍電影,還是拍硬照,只要我努力去做,而結果出來很棒的時候,我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我拍的電影成功與否,觀眾是否喜歡,這些都會給我帶來成就感。

ELLE:你的作品可是相當多啊。

G.J.:還談不上相當多。

ELLE:不過,觀眾總是比較喜歡在海報表現得親切的你,他們似乎也有自己的認識。

G.J.:《我的野蠻女友》實在成功,帶來的效應也太大了,如果我之後的表現和那部電影不一樣,似乎就不是我了。觀眾總是希望能看到和記憶中表現一樣的我吧。當然,如果我以更加漂亮的樣子出現,則另作別論。我覺得,也許是廣告效應太強的緣故吧。

ELLE:會不會因此感覺失落?

G.J.:不會,那也是成功的一種。我想我會更加努力的。我對自己最近的作品《The Thieves》充滿期待,出來的效果也出乎意料的不錯。感覺就是我一直想嘗試的那種造型,而且衣服和妝容都配得不錯。導演給我的啟發也和以前不一樣。就像⋯⋯從這個極端走到那個極端,走個來回,又回到了原點。這樣的機會不是每次都有的,我很珍惜。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大家對這部作品的評價是如何,但是希望不會讓大家失望。

ELLE:結婚之後的「演員全智賢」,會否和以前不一樣呢?

G.J.:我現在還未相信自己要結婚了⋯⋯也許結婚之後,我挑選作品的方式會和現在不太一樣吧,可能選擇的影片,會和現在的演出風格不同。拍攝電影《柏林》是早就決定好了的,以後挑選作品時,我會盡量讓自己更客觀,不受自身條件限制。對於以後要走的路,我想我已經準備好了。

0

Shares

Text by writer MYUNG SUJIN; Translate: HELEN HUANG; Edit: JULIA KANG & JO LIU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