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法拉 幸福法則

入行八年,陳法拉(Fala)的事業可算非常順利。來自美國的她○五年代表紐約參選華裔小姐競選,雖然只獲亞軍,但星途比冠軍李亞男更閃亮。入行僅僅一年多已獲得最佳女配角大獎,更從電視再轉戰大銀幕。即使她說自己喜歡順其自然,際遇仍讓人羡慕,這大概便是觀眾緣。

走進攝影棚的陳法拉神情輕鬆,邊與合作無間的化妝師Annie G.閒聊,邊與stylist商量拍攝造型,研究配襯的珠寶首飾。她的皮膚保養極佳,即使仍未化妝,依然神釆飛揚。

女孩子都喜歡珠寶,法拉當然也不例外,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十八歲生日收到母親送贈的禮物。「當時還是學生,第一次收到鑽石戒指,覺得很貴重,所以至今仍然清楚記得那種感覺。」甚少受impulse buying影響的她平日也會獎勵自己,遇上特別場合,例如月前往新加坡參加亞洲電視大獎時,因為預計自己得獎的機會頗大,於是便出師有名地「批准」自己買下一對非常喜歡的名貴耳環。不過她強調這種例子只屬少數。「畢竟忙得沒有時間逛街,加上工作上已穿過不同品牌的衣飾,戴過不少名貴珠寶,見多了也會開始麻木。」她說。

「其實我從小到大一直在普通的中產家庭中成長,從來沒有缺乏過甚麼,但也不會很想要擁有甚麼,所以以物質來說我不懂得如何為奢華作定義。但在工作上我則有很大的幻想空間,例如有一齣投資很大的電影可以讓我當女主角,那我就會覺得很luxurious。」

相關報導:

>> 旅遊熱點:陳法拉最愛九州自駕遊

陳法拉 幸福法則

從日本開始

很多人以為她於當選華裔小姐後才正式開始入行,其實早於學生時代,她已經當過模特兒,登上不少日本雜誌的封面及內頁。「那時候我在日本當交換生,住在一個日本家庭中,他們推介我去做模特兒,而且不單幫我報名,還替我以電話聯絡了主辦單位,臨出門前更硬將錢塞進我的手中,把我送到東京面試。我的模特兒生涯就這樣開始了。」

在日本當模特兒的日子,讓法拉認識到日本團隊的專業態度。工作認真、安排周到、styling出色,就連攝影的studio也很美,對她來說是一個美好的開始。但入行不夠一年,已讓她發現這並非自己最喜歡做的事。

「做model對我來說其實是很困難的。我覺得辛苦之處是,你每一天都做着相同的工作,就是重複地換衫拍照、換衫拍照,其實很難集中和投入。在過程之中你要為自己找到一種新的刺激,不論是創意上還是你自己的表現上,都要有新的input才能有好的表現。總不能每天拍照都是重複那幾個相同的姿勢吧。」

有壓力只因為對自己要求特別高。她總希望利用有限的時間做到最多、最好,把握好每一個機會。「我會覺得,每一個機會都可能只有one take,一場戲也好、拍硬照也好,都可能只有一次機會,所以總想做得最好。」結果是,工作不斷,甚至試過連續工作廿四小時沒有休息,直至去年底身體發出警報,左邊面突然麻痺,才發現面部神經線已出現問題,只能放下工作逼令自己休息一個月。「其實圈中有不少朋友都因工作而捱壞身體,容易病、狀態很差,所以自己剛出事時也有點害怕。最後明白到應該將priority排清楚,停一停,休息一下。因為工作始終是工作,身體才是跟你一世的。」原定今年要拍攝百多集電視劇,也只能暫時放下,離開香港回到美國的家中暫時休息。

藝人的工作完全沒有私隱可言,出外逛街更不用說。所以遇到壓力,法拉習慣獨處,讓自己有空間放鬆,寧願在家看看書、聽聽音樂,看電視。「家人都住在美國,有時壓力太大也會打電話向家人訴苦。但這是有quota的,我不會經常這樣做。因為我是家中獨女,獨自回港發展後,無法經常見面,其實父母也會擔心,若果我再經常打電話給他們只會加重他們的心理負擔。所以我早已習慣遇到任何問題都盡量自己想辦法解決,只有遇上重大決定時,才會與他們商量。他們是很好的聆聽者。」

陳法拉 幸福法則

音樂世家

法拉來自音樂世家,祖父祖母都是聲樂老師,祖父為她取名法拉,意思亦是來自音節中的「 Fa」和「 La」。法拉的父母分別是鋼琴和舞蹈教師,從小已讓她學習鋼琴。

「我三歲開始學鋼琴,年紀小反而學得特別快,加上我本身對音樂的記憶特別強,只需聽一兩次旋律,即使沒有練習我也知道應該怎麼彈,所以間中便會偷懶。你知道小朋友總是不能安靜地坐下來,但爸爸對我的期望很大,有時我沒有提起精神好好練習,或者不想練琴時便會捱打,所以我們的家每晚都像打仗一樣。」

「可是我性格太倔強,不會因為被爸爸打便屈服。這樣學了十年,到最後母親對我說:『既然你要升中,應該專注讀書,我們也覺得再逼你也沒有意思,總不能一直打吧⋯⋯不如你以後有興趣再彈吧。』當時感覺輕鬆了不少,現在回想才覺得有點可惜。」

幸好多年來的音樂訓練也沒有浪費,已簽約唱片公司的法拉,在錄音、唱歌的過程中,才發現以往學過的音樂理論、音準、節奏等,對唱歌都很有幫助。「最起碼我懂得看樂譜,因為從小學鋼琴,印象特別深。雖然我沒有達成父母的理想成為音樂家,但很多謝他們從小的栽培。」

簽約多年,雖然間中也會為電視劇唱主題曲,但個人專輯一直只聞樓梯響,久不久便會被粉絲們追問她製作進程。「過程是慢了一點,加上有時要拍劇,一拍劇又要停幾個月。所以這是進度特別慢的原因,但新碟的錄音工作一直在進行中。我不是娛樂圈新人,也不會感到有壓力,反而希望慢工出細貨,把作品一首一首儲起來,待適當時機才推出。順其自然吧,我並不着急。」

陳法拉 幸福法則

感情生活?見步行步

順其自然一直是她的座右銘,即使是感情生活也一樣,入行不久即開始與現任男友交往,至今感情穩定,雖然久不久便會傳出她已婚的報道, 但她則強調暫時未有結婚及造人的大計。「我是很有計劃的人,但也可以說我沒有計劃。大方向是清楚的,例如我知道自己想做演員,這是我感興趣的工作,一直希望能長期做下去。但你問我具體有甚麼計劃、下一齣作品是甚麼,我只能回答不知道。我只會見一步行一步,因為很多事情都是機緣巧合——感情也是一樣,兩個人走在一起很大程度是緣份安排,如果我當時沒有去參加朋友的聚會,就不會結識現在的男友;若我不是剛好坐在他旁邊,也不會開始聊天。事情就是這樣,一下子便發生了,不是你可以計劃到的。所以現在一直順着走,當中也要經營,要關心對方,感情當然需要維繫,但你問我有甚麼打算、下一步會怎樣,我也不知道。」

除了男友之外,平日陪伴她的還有家中四歲的蘇格蘭摺耳貓仔Teddy。「以前有兩隻,現在只剩下一隻,我在家會和牠說話,牠也會以不同語 氣喵喵喵地回應,好像能溝通的樣子。牠很了解我的生活習慣,大家相處得很好。」她笑言自己的性格也有點像貓,獨立,性格較慢熱、不喜歡別人太熱情,看似愛理不理,不會輕易將情感表現出來,比較內斂。
其實法拉的話很多,尤其是談到兩個話題時,更是特別精神,一個是家中的貓咪,另一個是——化妝品。「我很喜歡自己親手化妝,以前即使是放假與朋友外出也會化妝,但入行後化妝變成工作的一部分,每天要保持妝容廿多個小時,所以可以的話便會盡量讓皮膚休息。但我仍然很有興趣研究化妝品,家中更有幾個大櫃放滿了化妝品。雖然拍劇時有造型師和化妝師跟場幫忙,但平日拍攝也喜歡自己化妝,試過要拍攝醉酒的戲份,我便親自請纓化一個『醉妝』,將兩邊面頰化得紅紅的,其後化妝師大讚自然之外更讓我幫忙為其他演員化妝,很有滿足感。」

她的膚質特佳,比較少有暗瘡、黑頭的煩惱,最大的肌膚問題只是容易被曬黑。所以每到陽光較強的地方拍攝外景時總要小心做防曬。「尤其亞州人曬黑後,膚色會顯得暗黃,看起來不夠精神,站在一群人之中會很暗沉,對演員來說,出鏡會不夠漂亮。我喜歡白裡透紅、健康一點, 有光澤的膚色,這樣會比較上鏡。」雖然仍在養尊處優,但法拉五月便會重投新劇的拍攝工作,相信大家很快便會再次看到她的幕前演出。

0

Shares

Text by ALEU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