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樂:興趣太多 能力太少

Photo credit: 《ELLE MEN》2013年11月號

直覺余文樂是一個比真實年齡成熟的男生,可能因為他的沉默寡言, 眼神總是帶點憂鬱,就好像他的處女作 《憂憂愁愁的走了》的電影劇照一樣;也可能因為他讀書時期已經當兼職模特兒,未滿20歲已經出道拍攝港台劇集《青春@Y2K》, 20 出頭已經隻身到台灣拍攝《愛情白皮書》,其後更在《無間道》系列中飾演少年陳永仁與一眾頂級男星並列。

雖曾被形容為「票房毒藥」,部分作品叫好不叫座,而且與重要的獎項竟然無甚緣分。然而,在我們眼中的余文樂仍然是努力紮根香港。

上次跟余文樂做訪問已經是8、9年前,當時的他受不少緋聞是非纏身;現在的他剛剛與吳雨霏分手,感情上依然是沒有着落。

只是撇下兒女私情,在我眼中的余文樂卻是一個家庭至上的孝順仔:賺到的片酬不是給爸爸買房車,就是給媽媽買房子。雖然一如所有大男孩般擁有千百樣興趣,喜歡波鞋喜歡靚衫喜歡傢俬喜歡跑車,但他說在屋企能夠做決定寫支票的並不是自己。

回顧13年來的經歷和成績

演員在別人眼中總是一帆風順,但其實中間有很多插曲和不順意的時候。雖然我都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很多機會在自己身上出現。但以我自己第一身看,永遠都覺得不夠好,覺得如果這樣這樣的話就更好了。常常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可能演員都會有這種通病。

將自己的演藝生涯分階段

最初當然是無知的階段。剛剛踏入這個圈子,拍攝第一部戲,甚麼都不懂,見到地下有個Mark(記號),才知道原來是演員的企位。

然後開始學習一些基本知識,接受一些基礎訓練,由完完全不懂,變成只知道要做,但不知道原因。

然後再變成知道少少,但要做很多。再之後是同時間要拍三部戲,覺得很吃力,變成不想再拍戲。這段時間我停了一會,然後又很想再拍戲,這時候開始會思考想拍哪類戲,想和哪位導演合作,或者哪種角色會適合自己,有時候又會想,如果能夠和某某導演合作就正了。

不過其實演員很被動,通常是別人覺得你適合才會找你,到時你只可以選擇做或者不做。後來我學會變得較主動,當覺得有些角色很想做,就會跟製作人員討論,或者向導演提出一些建議,這樣一步一步,正是因為他們覺得你有想法,才會反過來詢問你的意見

這幾年,我確實是花了不少時間去構思和創作一個角色,所以相對拍戲的時間較少。以前我平均每年拍4至5部戲。但今年只拍了一部,上年只拍了兩部。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一個階段。不同階段,就要做不同的事情。

在過去十年,我花在鍛鍊的時間多一點,所以會盡量拍多一些、學多一些,讓經驗累積多一些。現在則進入了另一階段,要停下來想想之後應該做些甚麼,才可以繼續提升自己。之後,我的目標依然是拍電影,但希望每一部戲都有多點時間去準備和拍攝,甚至可以參與一下創作的過程。

除了演員,有否想過將來可以擔當另一個角色?例如導演。

應該不會。因為我不是很擅長於Handle很多事情,我盡可能只是Handle我自己。

做導演要Handle很多人,少則一百幾十,多則一千幾百。如果你要我在同一時間控制那麼多人去完成一件事,我想我未必擅長;反而你讓我專心去演繹一個很難的角色,我卻有信心做到。

其實我不是一個很擅於和別人溝通的人,這是我的性格問題。小時候開始我已經很怕面對很多人──但不知道為甚麼我會入了這一行,每日都要面對很多人,見很多不同的新面孔,例如觀眾──我先天就有這個缺點,或者是所謂的心理障礙。我知道我須要克服這個缺點。其實現在的我以經比初入行時進步多了,只是要我每天面對很多人的話,例如當歌手,我想我仍然未必Handle得到,會覺得很吃力很累。

多年來對你影響最深的是哪位導演或者哪幾部戲?

初期,無可否認劉偉強給予我很多機會,因為《無間道》系列,讓大家知道我是誰,名字是甚麼。

後來,令我覺得自己有比較大轉變的是彭浩翔,可能因為他成功帶出了另一面的余文樂給大家,令大家覺得原來余文樂可以做這種角色,亦正因為《志明與春嬌》,彭浩翔將這樣的我帶給了觀眾,令觀眾突然間覺得這樣的余文樂很有新鮮感。事實上我一直都很想做這種角色,只不過之前沒有導演找我做,或者沒有一個劇本令我覺得可以發揮到這種角色。

此外,鄭保瑞和郭子健的電影都對我幫助很大,讓我獲益良多。

你在微博形容自己是「一個嗜好太多 能力太小的普通人」,興趣於你而言重要嗎?

演員以外,我樂於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希望能夠透過這些興趣,去做一些似工作又非工作的事情。

我不想完全不工作,又不想將興趣變成工作,只希望在工作之餘也有一些趣味。例如我的籃球隊(按:余文樂隸屬於本地籃球隊「橫洲工業」,同隊有名人球員好友周柏豪、陳建州等),只因為我很喜歡打籃球,身邊的一班朋友也很喜歡打籃球。 

之後發現原來越來越多人喜歡看我們打籃球,然後又出現了一些比賽的機會,於是就一步一步嘗試,逐漸摸索到一條可以持續下去的路。就算是CommonSense(按:余文樂的自家品牌,不定期與各大時裝品牌如NHIZ、Bape、Nike、G-Shock等合作推出聯營單品),我也不會用它來做生意、發大達、請很多人、開很多舖頭。我的出發點不是這樣。只因為我很喜歡Fashion,小時候已經很貪靚,又很喜歡Lifestyle的東西,希望讓多些朋友知道這些產品,純粹是這樣,所以從來沒有野心要將它變成甚麼,或者變成一盤生意。

你還有哪些較少人知道的興趣?

我很喜歡陶瓷,因為受到朱祖兒影響。幾年前我在他的家裡看到不同種類的陶瓷,覺得很靚,雖然當時我甚麼都不懂。很多和藝術有關的東西都是朱祖兒教我的,比如繪畫、雕塑,藝術上他是我的老師,他當然不會承認,其實他影響了我很多,給我介紹過很多出色的雕塑,告訴我它們的背景,又教我怎樣去欣賞。

我家裡也有很多雕塑,因為我每次出埠都會買。其實我已經沒有以前般喜歡買衫,我已經過了那一個階段,現在我着來着去都是那些,我家有十幾廿件款式大同小異的裇衫,每天着差不多的衫出門口,別人以為一樣,其實我每日都有換衫,只是你留意不到。

以前我去日本會第一時間趕去南青山的Comme看看有哪些新貨,但現在的我就會「貢」去麻布十番或者銀座看傢俬。其實我也很喜歡傢俬,尤其是木造的傢俬,我很喜歡全屋都是木傢俬,因為我小時候已經很喜歡木,覺得木可以很Cool,又可以很Warm,而且當你接觸它時會留下油漬,因此它會越用越靚。可惜香港租金太貴,否則我唯一想做的生意,是開一間家俬店。

我很喜歡日本的Minimal風格,很Clean,甚麼都沒有,只有少少細節,因為他們的文化也是如此。因為這些興趣,常常被人說我似「老鬼」,問我為甚麼喜歡那麼老的東西。其實我有時還會偷看師傅怎樣插花,但到我自己插就怎樣都插得不美。(你有學過插花?)沒有,也不會學,已經有太多興趣,沒有時間再學。

年紀大了,開始喜歡藝術?

以前覺得很悶,都看不懂。現在開始有興趣。

我常說,不同年紀喜歡的東西都不同、追求的東西都不同。

我很喜歡GeorgeCondo的繪畫,他曾經為KanyeWest設計過唱片封套。我也很喜歡RichardPrince的畫,他用很多拼貼,很有創意。還有很多藝術家都很喜歡,只是一時間說不出來。

雖然不可以擁有──因為太貴,幾千萬一幅畫──但都沒有所謂,不一定要擁有。如果樣樣都想擁有怎麼行?以前都很想擁有一張Prouvé的凳,現在已經沒有再想。

(編:還是像以前那麼喜歡車嗎?)

我很小的時候已經很喜歡車,又是很難抗拒,所以你算算我有幾多東西喜歡?我想很多男仔都會喜歡車,等於女仔由喜歡Barbie公仔,到喜歡鑽石、手袋、高跟鞋,而男仔由喜歡手槍、玩具車、機械人,到喜歡真車,所以很多成年人的喜好都是由小時候開始的。

(哪一部是你的Dreamcar?)沒有Dreamcar,因為太多車都喜歡,這部車又覺得靚,那部車又覺得靚,部部車都靚,沒可能部部都喜歡,那不如睡覺算了,純粹欣賞算了。我喜歡跑車、喜歡Jeep,也喜歡古董車,只是不喜歡電單車。我對電單車沒甚麼感覺,而我也不想有。

我們常常都談論如果只可以揀一部車可以怎樣揀,但發現沒有可能揀到。或者我會揀Mecerdes-BenzG-Class,我每次在街上見到都會望幾眼,然後不斷地和自己傾偈:「到底要不要買一部?」最終我還是沒有買,因為家裡沒有多餘車位,而且如果甚麼都喜歡,然後甚麼都買,就會很浪費。

就好像女仔,常常說買了這個之後就不會再買,買了這個Kelly之後就不會再買袋,這個是「終極」,怎料買完又覺得要有個Birkin,買完Birkin之後又說很少機會用,還是要買個Céline或者Chanel,因為比較易襯。其實人的心態都是一樣──我想你們都會有同感──「恨」的過程總是最開心,很想擁有、很期待的過程是最開心;當你真正能夠擁有之後,你只有很少機會接觸它,可能因為忙、不捨得用、怕整爛,種種原因。而你不去用它,它的皮革也可能又會黏在一起,然後自己爛掉⋯⋯類似的事情經常發生。

0

Shares

Text by Photo:Simon Cheung/Stylist: Tung Cheung/Hair: Ben Yeung (Hair Corner)/Makeup Jenny Tziong/Text: Will Chan/Online Coordination: Sze Chow
Photo credit: 《ELLE MEN》2013年11月號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