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Pattinson 沉鬱的暴風生活

Photo credit: 《ELLE MEN》2013年10月號

在荷里活暴風眼生活了五年Robert Pattinson最終明白,在荷里活這個圈子裡頭打拼,最重要莫過於要「有型」。

箇中道理,並不是在洛杉磯街頭領着小狗漫步時從天而降的說法,而是我們總隱約感覺到他的「 型」來自他身上暗藏的鬱鬱不歡。

Robert Pattinson,卻從沒法掩飾(或許,他從沒刻意掩飾) 他與他的成名作《吸血新世紀》總是格格不入。

「直至導演David Cronenberg (大衞哥倫堡)提拔我參演《墮樂迷城》(Cosmopolis),我完全忘我地投入角色,是從影以來第一次感受到,是因為自身的才華,獲選去演繹這個角色。因為導演信任我,參演《墮樂迷城》可說完全改變了我對演戲的認知。」

克服羞怯性格

「我性格內斂,若要主動尋找喜歡的導演,我需要克服羞怯的性格。數天前,在一頓晚宴上認識了一位我崇拜的導演,接下來第二天早上,我發了一條短訊給他,告知我期待與他將來合作,結果等了3小時也沒有獲得回覆。心情七上八落,更準備再傳一條短訊為自己的冒昧而道歉,這時候,他終於回覆了!」

Robert Pattinson說話,其實有點像熱戀中的少女,其熱情、若即若離與敏銳的目光,令他的演藝事業更錯縱複雜。《墮樂迷城》(Cosmopolis) 作為他首次參展康城電影節的作品,絕對是他演藝生涯的轉捩點。

「拍攝《墮樂迷城》的時候,導演允許我用自己喜歡的方法演繹。」而像美國荷里活的大型製作,能給予演員空間盡情發揮並不常見。他告訴我們,專家們建議他吸納男性觀眾,他開玩笑說:「我不懂『吸納男性觀眾』這句話的意思,總不能硬拉男性觀眾上電影院看我的戲吧!」然而,Robert 並不膚淺,他深深明白塑造冷酷形象的必要性,因此也引來獨立電影的垂青。

「誠然,這全是市場銷售的策略,貫徹形象一致是市場銷售策略最關鍵的一環。有時候,總難免推掉與形象不符的工作。但電影工業日新月異,推掉太多工作以後,改天接洽不到工作,我就只好應徵《舞動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了。」

(按下圖繼續)

展現最真實一面

最近,Robert Pattinson 宣布夥拍James Franco(占士法蘭高)與 Namoi Watts(娜奧美屈絲)參演導演Werner Herzog (華納荷索)的新戲。而他參與David Michod 執導的第一套電影《The Rover》剛剛殺青,使他漸漸受到美國獨立電影的愛好者認同。

David Michod 乃 Edgerton兄弟的好友,《心戀往事》(Hesher)與《野獸家族》(Animal Kingdom) 兩套電影的編劇。接着,Robert 又投入導演David Cronenberg (大衞哥倫堡)的新戲《Maps to the Stars》,一套關於美國文壇新貴Bruce Wagner 的電影。

Robert不諱言,隱藏自己書呆子般沉鬱的性格能給自己一點點無奈的快感,縱使背負沉重的代價,他也會不時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畢竟,Leonardo DiCaprio (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也曾置身號啕大哭的少女群中;畢比特(Brad Pitt) 擔演主角前也在《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與《Dallas》裡裸露胸肌,萬人迷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和畢比特也曾經沒有得到David Fincher (美國著名音樂錄影帶及電影導演)、Neil Jordan (愛爾蘭電影著名導演)或 Terry Gilliam (英國電影導演)的垂青。故此,我們可以原諒Robert Pattinson 在二線的電影徘徊一陣子,只要他答應(在一片清脆歡笑聲及Dior 新同事玩樂的目光下)塑造嶄新形象。

「我喜歡時裝,但若果別人對我的衣着評頭品足,我會渾身不自在。我的衣着千篇一律,可以天天穿着Dior贈我的外套。」Robert,有心不怕遲。待你煥然一新的造型,和貫徹骨子裡的率直。

「幾個月前,我繪畫了一些女裝裙,高級時裝那類的裙子。」他哈哈大笑:「這無疑意味著我神經衰弱!」

0

Shares

Text by Translation: SabIne Leung/ Coordination: Sze Chow
Photo credit: 《ELLE MEN》2013年10月號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