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演戲去盡· 顏卓靈

真不想用「青春無敵」四個字去形容 Cherry,因為很老土,但又真心覺得19歲的年紀,無敵喎!

Cherry 笑起來露出的爆牙很可愛,加上嬌滴滴的樣子,大家或會假設她是個要備受保護的女生吧。

現實中的她,思想比同齡女生更早熟,今年因一套《狂舞派》而受大眾注目,其實,她去年已憑電影《大追捕》獲得香港電影導演會新人獎,她一直都在追夢,為演戲可以去得好盡。

曾拍攝Olympus相機、麥當勞廣告,又做過雜誌模特兒,大家對Cherry的認識永遠是一名開心少女,就像《狂舞派》中的阿花,不怕任何困難,擁有無窮的正能量。有點調皮的Cherry是那種經常模仿父母、朋友,反過來逗他們笑的人。「這個世界已很多負面東西,為甚麼 要再加多一些呢?人很易跌入悲觀情緒,在網上宣洩很容易,說了出來又擔心別人要安慰你。我也有負面情緒,遇到不開心,我會將煩惱跟熟悉的朋友傾訴。」

更多專訪:

>>專訪秦舒培:超模背後的男人

>>Karl Lagerfeld x 范冰冰:不脫墨鏡的人

>>章子怡:我的愛情都是被綁架的

>>《ELLE MEN》9月號封面專訪:方大同

愛學習不同事物

自小習舞的Cherry,愛學習不同事物挑戰自己,小學一年級起,她選了中國民族舞為課外活動。中學時, 加入劇社、學 劍擊,在校外則報讀標準舞、拉丁舞課程。
13、14歲時,我認識到一批熱愛演戲的人,他們又介紹我認識在casting公司的工作人員,我便開始做人生第一次的咖哩啡、拍廣告、參與電視節目的演出。」中三時,Cherry加入「天比高.斐劇場」,參與森美小儀歌劇團《小孖俠》舞台戲演出,同時在跳舞班學breaking、現代舞、踼踏舞,擴闊自己的潛能。「後來我把長髮剪掉,反而多了工作機會,又替雜誌做model。可能我性格男仔頭,短髮更適合我。」

一切由演戲開始

做模特兒工作也為她帶來不少電影casting機會,因此接拍了《大追捕》、《浮城》等作品。坦言最初也始料不及《狂舞派》會得到如此成功,怕不怕過早被定型?
「雖然怕,但總好過甚麼 也不是,我在幕前的形象,總有一面會被人記得。我相信當一個專業演員要嘗試 不同角色,更要試很長時間,看看是否勝任,只懂演同一類型的話便不夠全面及專業。」

跳舞釋放情感

在銀幕前跳出超水準表現。擅長Jazz Funk及Hip Hop的Cherry,這樣形容跳舞時的自己:「平日的我對着陌生人比較收斂,只在熟悉的人面前表現瘋狂,當我跳Jazz Funk,情感上變得豪放,我可用手腳去表達情感。」
跳舞時她最注重的元素就是一個字──型!「任何動作都為了型,可能中間會出現一些很傻、很滑稽的動作,但最後都是為了型。」

真的喜愛就可堅持

常說在香港做dancer困難,Cherry也同意這說法:「因為很多dancer未出名時,大多都難以維生,收入很少,很多都七勞八損,滿身傷痕,能留得低都比較不錫身,堅持下來的人就會成功,若你真的愛這事情,你就會過渡得到,否則很容易中途放棄。就像我演戲,經歷過很多次casting,我完全不覺得辛苦,我只會覺得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0

Shares

Text by Text: Kelly Lai / Coordination: Sze Chow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