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專訪:一個率性愛玩的普通人

Photo credit: 《ELLE MEN》2014年1月號/Photo: Simon C (Simon + C Studio); Art direction: Ruth Du Cann; Stylist: Christie Simpson, Inggrad Shek; Stylist assistant: Rebekah Scott; Paul Ng, Kyle Wu, Ramki Tam; Hair: Derek Li (Xenter); Makeup: Karry Wong

跟名人紅星做訪問不容易。報章雜誌天天追蹤,要知道的,大家都已經知道;大家不知道的,必然是他不願意多談。

作為當今樂壇最炙手可熱的「歌神」陳奕迅,唱歌娛樂脾氣性格老婆仔女,每樣都是城中熱話,也不知從何說起。

既然今期以玩樂為題,倒不如最老土從孩提時的快樂出發,純粹講玩。

作家余華曾經這樣寫過:寫作就是這樣奇妙,從狹窄開始往往寫出寬廣。

訪問也一樣,從孩提時的玩意講起,陳奕迅談到自己的Hyper性格、火爆脾氣、牢騷愁懷,天南地北,沒甚忌諱也無所不談。

(按下圖續)

陳奕迅=典型的Grups

陳奕迅是典型的Grups(由Grownups 一字所洐生,泛指不願長大的人。屬Kidult 的進階版)。

拍照時過度活躍,扮殭屍、彈Air 結他、高歌跳舞;訪問時坦誠相對、天真傻笑、氣結難下、咬牙切齒,甚至會咄咄進逼。單獨抽出他某些言行,真的確像有些報道所述:乖張跋扈,甚至有說他是鬱躁症患者。但只要你在當時當刻與當下的他交心,便會知道其實他只是保持了最可貴的孩子氣,是一個率性愛玩的普通人。

記者:小時候玩甚麼?

Eason:模型車、氣槍、超合金,還有那時住政府宿舍地方大,常常在家中開枱打乒乓波。

記者:你最Playful 的回憶是甚麼?

Eason:小學時踩BMX。10歲不到便與鄰居細路組成BMX小黨,當時沒有錢買美國原裝的單車parts,便到灣仔的單車舖買台灣組件砌車。在家附近的空地找來些舊梳化疊上木板做飛台,腳踏人字拖衝斜;又會衝樓梯,跌到滿身傷痕頭破血流。現在我其中一隻門牙是假的,就是當時衝斜跌崩的。

記者:現在還有跟這些朋友見面嗎?

Eason:有。我們一共五六個人,有兩個到外國去了,其餘留在香港的定期會見面。但現在我們玩別的,玩飲茶、學飲Wine,我們有研究陳年普洱、靚年份紅酒,像阿伯一樣,還果真是《陀飛輪》中所說「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也講究」,然後還開始注重養生。

記者:如何養生?
Eason:我這方面比較差,因為吃是我很大的娛樂。我很喜歡吃咖喱魚蛋、豬大腸,還有拉麵,我還會喝光所有湯⋯⋯我已經吃了 8 次一蘭拉麵,嘿。 由18年前入行開始我的體重一直有增無減,有時好像可以保持一陣子。現在我180磅,但仍有藉口不減肥,因為大家還找我開工。好像今天拍Fashion雜誌,其實最好有劉德華或者金城武般的外形,但我覺得48號穿不下便穿50吧,That's me。

Act Your Age

記者:你好像經常情緒高漲。

Eason:對,我真是Hyperactive,只要身邊有人撩起我,我便會很High。但近年我有點力不從心——性格依舊但體力不勝,加上撩我玩的人越來越少,所以我沉實了很多。

記者:甚麼事讓你最快樂?

Eason:傻事。人越大越清醒,越大越多忌諱,便很難快樂起來。在讀英國寄宿學校時,常常進行放屁大賽,比拼誰放得最響。因為大家來屁時的Timing不同,我們還會儲存着互相等候以達到最佳、最公平的效果。這些不用錢,或者用錢也買不來的傻事,最快樂。 

記者:做過最頑皮的事是甚麼?

Eason:在鐵皮櫃上貼貼紙。其實我小時候很自律,爸爸的Father fi­gure (父親形象)又很強,所以我比較乖。只是入行以後被縱慣而變壞,好像有些地方不能吃東西,別人見我是Eason,便說好吧吃吧。

Why so serious ?

記者:Fans有份縱你吧?報道說你在演唱會上發脾氣。 

Eason:說我罵Fans拍照的事吧。我當時真的有點不快,明明來看live show,卻只顧拿起手機拍拍拍。但事後我覺得其實是我有份造成的:我不是單純的Performer,卻常常在台上跟觀眾對話,有次有人突然大叫我做「蕉神」,我便問他為甚麼,他說因為之前看到我吃香蕉。我喜歡跟他們傾談,而他們喜歡捕捉我的即時反應,所以後來我理解他們為甚麼一直拍我。

記者:你仍然不習慣當Public figure? 

Eason:也許是吧。像今天跟你聊天,我會Take it personal,我覺得舒服便甚麼都可以講。但今時今日其實我說一句話全世界都會知道。可能我現在說一句人們覺得不好的話、做一個不屑的表情,人們便會抓着不放。其實我說這句話、做這個表情時的Context(來龍去脈)和情緒,你以外的其他人並不會知道,但很多時人們卻會拿着這些大做文章。

記者:就像你說不起來跳舞的觀眾是「跛的」那句話,評論的人沒有Put into context? 

Eason:那只是我和他們像朋友之間的對話,如果我這句話讓在場行動不便的人士難堪,我願意當面向他/她道歉,但用不着其他不相干的人指指點點。今日的社會太認真了,一點點小事,大家便抓住不放, Why so serious ? 

記者:你連跟人拍照簽名也不喜歡?

 Eason:我是不喜歡被別人狂拍,而且在公眾地方。我跟你拍了一張,接着便有N個人來 叫我拍N張。我不想拍照,但我願意握手。我覺得握手很Warm,又可以互相傳輸正能量。 

記者:其實你很坦率。

 Eason:我只是一個喜歡「呻」的人,平日很少機會跟人談起這些事。

Positive Energy Emitter

有朋友見過陳奕迅上街時戴上帽子、墨鏡、口罩,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訪問中也提到這事,他說把這一切戴上,不是想別人認不出他,卻是要告訴大家他不想與人作任何交流。

因為他曾經伸出手與要求拍照的人相握,卻反遭無禮拍攝,還要是在他一個巴掌距離的面前,將他當成死物/動物園般的不斷按鈕。

拍攝和訪問完結之後,陳奕迅與現場工作人員逐一握手,他的手掌大而寬厚,溫暖而真誠,我能感受到他所說的正能量傳遞,這絕對要比手機裡一張與陳奕迅的合照來得有價值。我相信如果你在街上看見陳奕迅,無論是有口罩的還是沒有口罩的,你只要伸出手跟他相握,他隨時都願意向你傳送正能量。

0

Shares

Text by Text : 朱天韻/Online coordination: Sze Chow
Photo credit: 《ELLE MEN》2014年1月號/Photo: Simon C (Simon + C Studio); Art direction: Ruth Du Cann; Stylist: Christie Simpson, Inggrad Shek; Stylist assistant: Rebekah Scott; Paul Ng, Kyle Wu, Ramki Tam; Hair: Derek Li (Xenter); Makeup: Karry Wong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