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和張孝全談一天戀愛

Photo credit: Icura Chiang (ELLE Taiwan)

今天是情人節,不出所料的,他又忘了這一天。他眨著小狗一般圓圓眼睛的眼睛(誰有辦法對這雙眼睛生氣?),說:「妳知道的嘛,我永遠記不住情人節。」他說:「有一次我跟哥兒們約好去餐廳吃飯,打開餐廳的菜單一看,才發現,裡頭全是情人節套餐!」他拍了拍頭,說:「妳看看!有多糗!可是沒有人提醒我,我就是不會特別去想起這一天啊……。」

妳嘟著嘴,不太高興。畢竟哪個女生想要在這一天被忽略?他一邊睜著狗狗圓眼看著妳,一邊穿起了圍裙,拿起了鍋鏟:「那這頓飯就是我的心意囉!之後要去幹嘛?妳自己選。」

(下續)

會好吃嗎?妳挑挑眉,看著正在廚房裡忙東忙西的張孝全。他真的是個很容易流汗的男人,只要套上件毛衣,汗就會跟打開水龍頭一樣,嘩啦嘩啦流下來。更何況是待在廚房?伴隨著食物香氣的熱氣,在他的額頭上、人中,蒸發出一滴一滴如星座般排列的汗珠。妳看著他做菜的背影,心裡想著:「會為女人下廚的男人,最帥了。」只是妳沒有說出口,畢竟,他才剛剛忘記情人節,是該給他一點小小懲罰。

以上的故事,當然純屬虛構,不過我們發誓,引號裡的字,全都是張孝全在與ELLE的訪談裡,跟我們說的。而當他描述著自己如何過情人節時,我們的腦海中很自然地就描繪出畫面。該怎麼說呢?張孝全就是有這種魔力,可以輕易勾勒女人(或男人)對他的想像。

(按下圖續)

更多 ELLE 專訪

>>《ELLE MEN》專訪:彭于晏喜歡冒險

>>ELLE 專訪:Amanda Strang 的美好人生

>>ELLE LOVES DOG!余文樂與愛犬活出共同經歷

>>《ELLE》專訪:Angelina Jolie - 她的演與導

「古典好萊塢式魅力」

最近,跟他主演電影《念念》的梁洛施,即便是三個小孩的媽了,在幕後花絮訪談時,仍然不禁露出少女一般的表情。

她抿著嘴,害羞地看著天花板:「好帥哦!他甚麼都不用做,坐在那邊,點一根菸,就很帥。」

電影裡的張孝全,穿著白背心,慢慢地走向雙層床的下鋪,轉身,躺在木板床上,點一根菸,看著天花板想事情。

那一刻,他沒有說話,卻讓我們想起了馬龍白蘭度或詹姆斯狄恩,那類具有古典好萊塢式魅力的男演員。

我們突然想到林奕華曾經發表一封〈給張孝全〉,在信裡,他也是這麼說的:「你外表是粗獷的,內心卻有著孩子的柔軟,你有時會讓我想到《慾望街車》中的史丹利,也就是把白汗衫穿成經典的馬龍白蘭度。當他遇上感情極度脆弱而瀕臨精神崩潰的白蘭琪,他潛藏的孩子性一下變成男人的殘酷。這就是會什麼小孩們在玩弄一隻蟑螂時會意得志滿。」

男人有時就是會在這種在操控與滿足權力慾的過程中,感受到自己的性感。這是一種不疾不徐的步調。因此即便張孝全是某些人眼中的性感快餐,但在林奕華眼中,張孝全卻是很復古風的,他有著「很久很久以前男生是怎麼樣的」那種氣質。而透過他的慢熱、觀眾的想像,張孝全的性感,才擁有了林奕華所說的那種「耐看」。

「身體裡都有某一種執著」

而近幾年來,張孝全也逐漸成為兩岸三地中生代男明星中,少見兼具明星魅力與演技厚度的男演員。這得歸功他這幾年來的沉潛與自我摸索。他就是那種會在黑暗中悶著頭,自我撞牆、試著探究出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演員。

「像第一次拿到《念念》的劇本,我就在劇中角色投射出小時候的自己。」他說:「我聯想到自己與爸爸的關係。每一個兒子對爸爸,好像都是又愛又恨吧,都有某些話要跟爸爸說,但是說不出口,因為男生跟男生之間的感情就是這樣。像跟爸爸說我愛你,對我來說,就是一件比較奇怪的事情……直到國小六年級,我爸媽離婚了,從那時我跟爸爸的關係,才變得比較像是朋友。」

拍攝的時候,導演張艾嘉帶了一個白白淨淨的小朋友過來,告訴他:「他叫阿祥,是小時候的你。」張孝全盯著他,好像跟小時候的自己互看。

「我那時看著他,感覺他跟我的小時候很像,身體裡都有某一種執著、某一種倔強。然後他的不多話,也跟我一樣。我們都是不善表達自己情感的人。我也是一直到年紀大一點才慢慢比較願意,也懂得去分享自己,然後讓別人去知道自己的想法跟感覺。」

張孝全的話不多,其實是腦子裡打了許多的結。他努力地要去看透一些人生的道理,要是看不懂,就先擺在那,寧可閉上嘴也不打誑語:「我就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可能會想通一些事情、會想不通一些事情,然後有些事情可能會循環又回到過去,然後又再來一個循環。」

也許就是這樣反反覆覆,糾糾結結,才讓他的演技像一座寧靜的火山,底下暗湧著騷動,而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內爆」的這種危險感,也讓他近來幾個大銀幕的角色,如《失魂》裡的殺人嫌疑犯、《女朋友。男朋友》裡的壓抑同志角色,都充滿了爆發力的能量。這也是張艾嘉找上他,飾演這個敢愛敢恨的角色的原因。

「即使兩人很相愛,都沒辦法繼續下去」

張孝全不懂得表達自己,可是這並未必代表他冷,反而當他情感很滿,又不知道如何表達的時候,「我就會很衝,做任何事都充滿活力、充滿力量。」

就好比說演戲這件事,一直是他情感的出口,也好比說他在年輕時談的那幾場戀愛。

「二十幾歲的時候,那個時候我覺得喜歡一個人是非常純粹的,一見到她,覺得:哦!她好美!就愛上她了。然後也沒有一起生活,也沒有其他的什麼,就是先愛上一個人,然後生活就開始不斷地產生摩擦……即使兩人很相愛,都沒辦法繼續下去。年輕時我就是常會有這樣的狀況。」

於是他的幾段緋聞,總是轟轟烈烈,火裡來水裡去。「可是當年紀愈大,碰到對象時,我就會忍不住思考:我現在幾歲了?然後下一個問題可能是:我是不是要結婚了?她是不是適合的人?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想太多了。我盡量不要預設立場,但說我都沒有這樣想,是騙人的。」於是我們不禁好奇了起來,也許下一個碰到的女孩,就會是步入禮堂的真命天女?張孝全眼中閃過一絲落寞。「我目前沒有碰到,就算曾經有,可能也已經過去了。」

「比起戀愛,他更愛自由」

在現在這個階段,比起戀愛,他更愛自由。有時間,就去騎重機、衝浪、打拳。他告訴我們,如果可以,他想要像一匹馬,自由自在地在草上奔馳,餓了就低下頭吃吃草。

「我對所有事物的熱情都會熄滅,也許某一天會再點燃。但唯有演戲是我維持最久的一個興趣,而我對它的熱情,是不曾毀滅的。」

原來,演戲才是他一輩子的情人……那個我們曾在腦海中勾勒與張孝全約會的畫面,在與他聊完之後,像被風吹散的拼圖,一片一片地瓦解。愛上一個太自由的男人,實在有點辛苦。轉頭看看身邊這位呼呼大睡、睡到嘴巴開開的男人……不如,回家抱抱男朋友比較實在吧!

0

Shares

Text by Iris Yeh (ELLE Taiwan)
Photo credit: Icura Chiang (ELLE Taiwan)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