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妍希專訪:女神的平常心

Photo credit: 《ELLE》2014年1月號 (Photographer: Simon Cheung; Stylist: Winnie Wan; Assistant stylist: June Chow; Hair: Sam Pang(La Mod Salon); Makeup: Vin_C_Vinci(V.C.W); Text: Jane Wu

她是萬眾矚目,受盡寵愛的沈佳宜;也是面對巨大輿論壓力,心情有點低落的小龍女,而角色背後的陳妍希(Michelle Chen),新年新願望卑微得不過是可以放假去趟旅行而已。

(下續)

香港的11月,窗外已見蕭瑟寒意,陳妍希靜靜地走進攝影棚,身邊只有一個助理。

她身材嬌小,灰色上衣黑色褲子,斜背着一個巨大的手袋,被一副大墨鏡遮蓋了一半的臉上掛着一個大大的笑容。

伊人閃進化妝間,從下午2 點開始拍到晚上9點,期間只喝了一點水,看起來有些疲憊。

沒有人和她說話的時候,她就安安靜靜地發呆,不知道在想些甚麼;當有人和她說話,才茫然從自己的世界中回過神來。回答問題之前,總是托腮細想思索。

這一年快接近尾聲,今天問的一切都和願望有關:新一年有甚麼新願望?哪些是正努力完成的願望?甚麼是已經成功達成的心願?那些嘗試過但尚未實現的願望是否又會繼續?

訪問過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她看起來彷彿只有17、18歲的娃娃臉,而是她追求夢想時的認真與倔強。

(按下圖續)

演戲開始的歌手夢

「我18歲時的夢想是當歌手,因為感覺上娛樂圈好像蠻好玩的。」陳妍希一字一句地說:「我在一個和娛樂圈沒甚麼關係的家庭長大。所以當年說自己想當歌手,還蠻不好意思的。」她回憶的表情還是帶有一點少女的靦腆。

想做歌手,於是就去學唱歌。抱着這個心願,她還在美國念大學的時候,課餘時間就去學唱歌,選修鋼琴、歌舞劇課,慢慢越來越喜歡,甚至報名參加歌唱比賽,能接觸到娛樂圈的人就盡量去接觸。

大學畢業回台灣,她一心想要做歌手,可是作為一份職業,歌手哪有那麼容易做呢?陳妍希說,她在爸爸的公司幫過忙,在商場站過櫃台,還派過傳單,後來在美國教她聲樂的老師回台灣找她吃飯,飯桌上認識了一位經理人:「那個經理人手頭上有蠻多歌手的,我想這比較有機會吧。」於是簽約,卻先做了演員,那年陳妍希23歲。

入行沒多久,經理人就把她介紹給台灣偶像劇「教母」柴智屏,開始拍起了偶像劇。一切由《換換愛》裡面的小角色江小南開始,陳妍希一拍就是7年。發展順利嗎?外人看來的確順利,在競爭激烈的娛樂圈,一直有工作,拍第2部劇《這裡發現愛》已經是女主角了。入行第3年,她接拍了電影《聽說》,令台灣人認識了戲裡的林小朋和大銀幕外的陳妍希

這個演員愛唱歌

 「當年剛入行時候便覺得,可能總是要做些不快樂的事情(演戲),才能達到快樂的結果(唱歌)。如果你現在問我,歌手和演員之間二選一的話,我反而會選演員。」她邊說邊笑自己投機取巧,因為誰說當演員就不能唱歌呢?去年陳妍希出了第一張專輯《Me,Myself,and I》,總算圓了歌手夢。

喜歡寫歌的她,Blog上文章最多的一個類別除了工作日記之外,就是自己寫的歌詞,原來寫歌是她從角色中抽離出來,回歸自我的一種方式。

在旁的經理人也說伊人在拍戲空檔經常躲在安靜角落對着手機唱歌,專輯裡10首歌的歌詞全是陳妍希自己創作,有九成的旋律也是她或和朋友共同譜寫,前前後後花了5年時間用心製作。

無論是寫給已過世叔公的「叔公的小城故事」,寫給前男友的「Sorry」,還是寫給好朋友的「Dear Friend」,寫的都是她生活的經歷,真摯的情感。

如果有多一點的時間,會做甚麼?她毫不猶豫說,要用來學習彈結他,組樂隊。

看起來斯文恬靜的她,一唱K 就變成咪霸,經常遭朋友投訴。工作之餘能夠回家抱抱小姪女,約朋友吃飯、K 歌就很開心了:「我就是喜歡唱歌。」只要話題一說到唱歌,她就一臉的興奮。

寫詩、彈結他,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文藝女青年,原來她還有個遙遠的夢想,是關於畫畫。

陳妍希的青少年時期都在美國度過,大學剛開始在紐約念了一年的Parsons,那是一家設計非常出名的學校,整天要畫畫;後來覺得那時的自己更有興趣和人打交道,就轉去了南加州大學念市場行銷,副修美術。

「也許等以後老了,才再拾起畫筆畫畫吧!」那時候可以畫的東西想必也更多了。充滿好奇心的她,愛旅行,愛小小的探險,愛看看其他人是怎麼生活的。

如果可以選擇在一個地方住一段時間,她會選擇意大利的佛羅倫斯,但是現在工作忙碌,新年能夠去當地旅行已經很好了。

如今單身的女神,在愛情上又有甚麼願望?「簡單得不得了,就是找到那個喜歡的人。」希望戀愛中的自己,不要改變太多,卻又認為戀愛就是會讓人特別開心,會比平常更愛撒嬌,不過,「男朋友就是用來撒嬌的嘛!」女神一個嬌嗔,我代萬千宅男被電。「我是一定要結婚的,而且要生兩個小孩,一男一女。」會是個怎樣的媽媽?「嚴厲又有愛的媽媽吧,就是會打完小孩屁股然後給糖吃的那種。」伊人大笑!小時候你是哪種小孩呢?「我是那種很喜歡把朋友帶回家的小孩,每天如是。」這時刻的她笑得也像個孩子,眼中滿是對無盡夢想的期待。

陳妍希的內心世界

當知道要訪問女神,第一時間就想要問她普魯斯特問卷(Proust Questionnaire)。這個問卷由一系列問題組成,從答案中可以了解被訪問對象的生活、思想、價值觀及人生經驗等等,從而窺探被訪問者隱藏的內心世界。

ELLE:你認為最理想的快樂是怎樣的? 陳妍希:有一份熱愛的工作,一個幸福的家庭,家人朋友都平安健康。

ELLE:最害怕的是甚麼? 陳妍希:這輩子找不到一個我很喜歡的人,而那個人又很喜歡我,然後兩人可以在一起很久。

ELLE:還在世的人中你最欽佩的是誰? 陳妍希:我媽媽。

ELLE:自己哪個特點讓你覺得最痛恨? 陳妍希:大概是容易緊張吧。

ELLE:你最痛恨別人的甚麼缺點? 陳妍希:沒辦法將心比心。

ELLE:如果有下輩子,你希望成為甚麼人或物? 陳妍希:成為像Audrey Hepburn (柯德莉夏萍) 一樣的女生,優雅、美麗,纖瘦,好嚮往。

ELLE:對自己外表哪一點最不滿意? 陳妍希:容易水腫。

ELLE:還在世的人中你最輕視的是誰? 陳妍希:可能是不懂得感恩的人吧。

ELLE:你經常使用的單詞或短語是甚麼? 陳妍希:好!(經理人在旁補充: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ELLE:最傷痛的事是甚麼? 陳妍希:對很有期待的人讓我失望。

ELLE:你這一生中最愛的人或物是甚麼? 陳妍希:父母……其實我最愛的是我媽,但是不講我爸的話,他會難過!

ELLE:何時是你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刻? 陳妍希:小時候和父母在一起,逗我爸開心,和他們一起睡覺。

ELLE: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 陳妍希:結他自彈自唱,行雲流水一樣。

ELLE:你認為最偉大的成就是甚麼? 陳妍希:能夠讓父母覺得驕傲,做事情對得起自己。

ELLE:如果能選擇的話,你希望讓甚麼重現? 陳妍希:如果能夠回到一個點的話,可能是回到高中再活一次。人生太多的事情,讓你覺得重新再做一次,會不會做得更好?! 

ELLE:最珍惜的財產是甚麼? 陳妍希:家人和朋友。

ELLE:你認為程度最淺的痛苦是甚麼? 陳妍希:不知道,腳底按摩吧。(大笑)

ELLE:自覺最顯著的特點是甚麼? 陳妍希:矛盾。

ELLE:你喜歡男性身上的甚麼品質?女性呢? 陳妍希:分別是幽默感和包容。

ELLE:最看重朋友的什麼特點? 陳妍希:能夠帶給我正面的能量。

ELLE:希望能以甚麼樣的方式死去? 陳妍希:躺在家裡的床上,被家人、朋友包圍,對他們說:「這輩子和你們在一起過得很快樂,下輩子要還在一起喔。」

ELLE:你的座右銘是甚麼? 陳妍希:Think outside of the box

更多獨家明星專訪

>>Janice Man 專訪:愛情觀與夢想婚禮

>>張智霖專訪- 樂生活法則

>>余文樂:興趣太多 能力太少

0

Shares

Photo credit: 《ELLE》2014年1月號 (Photographer: Simon Cheung; Stylist: Winnie Wan; Assistant stylist: June Chow; Hair: Sam Pang(La Mod Salon); Makeup: Vin_C_Vinci(V.C.W); Text: Jane Wu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