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楚紅, ELLE , 專訪

Photo credit: Photo Michèle Bloch-Stuckens; Photographer Assistant Janusz Klepacki; Lighting & Digital Capture Assistants Alexis Cherigny & Vincent Thibault; Stylist Winnie Wan; Styling Assistant Foteini Pangos; Retoucher Stéphanie Herbin (Alimage.Com); Hair Heibie Mok (Hair Culture); Makeup 淑貞; Text Jo Liu. Special thanks to THE PENINSULA PARIS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這是巴黎的初秋,披上大衣太熱,穿一件薄毛衣剛好。我們走到酒店裡的天台花園,目下街上的葉子是枯是榮,黃綠摻雜,花園裡的小花卻開個正盛,草綠而花紅。

季節隨時間年復年、月復月的變更,但任時光如何流逝,歲月也是 Cherie 的春天。

別了,巴黎古董雙年展。

兩年一度的藝術界盛事在Grand Palais大皇宮剛圓滿結束,在那玻璃穹蒼下盡是瑰麗的奇珍異寶,璀璨生輝,珠寶藝術家及古董商人各以創新的設計及技術歌頌珠寶永恆的美。在絢爛的石頭間,有一抹鮮紅奪目的人影徐徐移動,鍾楚紅(Cherie Chung)身穿一襲紅色絲質 Mermaid 連身裙,手執同色閃石小 Clutch bag,如花瓣的雙唇同樣紅得嬌艷欲滴,然而粉頸與玉指,則戴上的蒼翠的綠寶石首飾。大紅大綠,在我看來卻是如斯大雅。

Cherie 愛珠寶,愛一切美物美事,是巴黎古董雙年展的常客,卻不常見於雜誌封面,上次與我們拍封面做專訪也是2011年的事吧。曾活躍於影壇,人稱紅姑的她演過數十齣電影,但撫心自問吧,誰記得她在《秋天的童話》中演過李琪,又或是《男與女》裡的孟思晨?我們只記得她是與船頭尺演對手戲的鍾楚紅。讓人記住她的,是她那如花綻放的笑容、她自在的性格、她樂天知命的人生觀。

更多資訊﹕

>>專訪鍾楚紅:大自然帶來的啟發

>>ELLE 專訪王菲:因為愛所以愛

>>ELLE 專訪徐子淇:從不渴望當公主

>>ELLE 專訪:容祖兒 - Diva To Be

>>ELLE 專訪:Amanda Strang 的美好人生

鍾楚紅, ELLE , 專訪

紅姑穿了襲露肩紅色長裙,緞質裙子的drape層層疊疊,心形領口猶如花瓣,令她看上去有如一朵巴黎玫瑰在綠叢中綻放。

紅姑與巴黎的緣分早於婚後開始,她隨丈夫到法國探望朋友、工作、旅遊,年年都往巴黎跑。她愛巴黎的美、歷史、背景、文化、自由氣息,更愛巴黎像個大花園,處處是花,道道是綠。愛花的她特別喜歡巴黎玫瑰,愛得試過變作採花賊,在巴黎街頭摘了一朵紅玫瑰,放到袋中,隨時拿出來摸摸看看,一親它的香澤。

「我愛花,因為花卉身上體現出生命力、生命的變化。不同的花各有美態,在生命的不同階段會展現不同形態。從這變化裡,我看見大自然創造力,更讓人惜花,惜其生命之短。」這階段的紅姑正值知命之年,「知命」也就是「知自然生滅,能隨遇而安」,或許有人認為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花要謝、葉要枯也是注定的。事情如此發生,是好是壞只取決於個人態度與價值觀。「我樂天知命,大抵一半是天性使然,一半是後天磨鍊。這些年我學到的,是不論事情好壞,總能在其中學到點甚麼;遇上好人便學習他的好,遇上壞人便提醒自己別學他的壞,抱着樂觀的態度,面對好壞事情也是一個學習過程。」紅姑說得自然,吐出每隻字,就像生命裡的一呼一吸那麼適順。

鍾楚紅, ELLE , 專訪

她活得繽紛自在,如她在9月末個人相展及相冊的自序裡說:「因為在香港長大,令我可以有很多出外的機會,東南西北四處闖蕩的自由,也令我愛上了旅遊。我每到一個喜歡的國家,都能找到留下來的理由——風土人情、異國風情、天然美景和不同土壤長出的天然食材!還有我對天大地大自由的嚮往,每每樂而忘返!」

然而遊玩過後,紅姑記掛的不止自己的快樂,還有活在同一個城市裡的每個生命應有的快樂。她感到這城近來怨氣太多、感恩太少,故月前舉辦了個人相展,與大眾分享她眼中的香港、這小城的美,圍繞我們周遭的大自然其實很美,提醒香港人love is all around,並將無盡的愛與正能量注入香港。「這一切只有『愛』,可解釋我對這裏裡生於斯長於斯的連繫。希望藉着這些影像保留當下的風貌,這未必是大多數人眼中的香港,但這是我愛的香港,我的家。」所以,這相展名為《To Hong Kong with Love》。

「這些年我學到的,是不論事情好壞,總能在其中學到點甚麼;遇上好人便學習他的好,遇上壞人便提醒自己別學他的壞。」

鍾楚紅, ELLE , 專訪

她換了襲淡啡色連身裙,層層薄紗彷彿是茶花的茂密花瓣,裙子綴上的刺繡及珍珠似是粉嫩花瓣上的晨露——小小的、很delicate的。
問紅姑她會以甚麼花喻作自己,她想了想後說:「茶花。」為甚麼?

「茶花形大葉盛,花瓣雖密,但形態優雅而實在。它很強壯、solid,我希望我也是。」

紅姑的強,在於她的大愛。她愛生活、愛這世界、愛自己、愛朋友,她說過西方的「Love」(愛)也有孝的含意吧,愛是較直接的情感,愛情、友情、親情和對萬物之情。身為女人,她說:「女人要先愛自己,才可讓人愛。」縱然現在的她或許孑然一身,紅姑卻不會吝嗇對自己、對生命的熱愛。

鍾楚紅, ELLE , 專訪

她喜歡大自然,不時為地球之友等環保團體籌款募捐,也常去行山;她喜歡下廚,不時到菜市場去找廚藝創作靈感,愛那裡的活力、四時更替的變化。「下廚是一件很meditating的事,可以將煩惱拋諸腦後,釋放情緒。我是婚後才開始學習烹飪的。那時經常外遊,去這裡去那裡,總不成天天上餐館,便開始自己試着煮。我也很喜歡看cookbook,去到哪裡都跑去找烹飪書看。烹飪書不但照片拍得美,從不同食譜中也能看得出種種風土人情。廚藝本身是場創作,要運用富豐想像力,久而久之便成生活情趣。」

殿堂級的法國pastry chef Pierre Hermé與紅姑更份屬好友,紅姑到法國時有Pierre Hermé作嚮導,帶她四處吃喝;而這位給喻為甜品界畢加索的糕餅師,來到香港,便有紅姑為他下廚,紅姑會煮她拿手的八寶鴨,還有Hermé最愛的八寶茶。她還不時相約三五知己,為好友下廚,不為過去煩憂,只為活在當下,紅姑比誰都懂得這道理,不被凡俗事兒牽絆才會活得優雅自在。

鍾楚紅, ELLE , 專訪

回到室內,她又換了襲深紅色透視長裙,裙子顏色幾近酒紅,裙襬收合有致,紅姑輕軀徐起,裙襬晃了晃,宛若跳舞蘭一株。

跳舞蘭原名文心蘭,此花在風中擺動的形態猶如翩翩起舞的女生,風姿綽約,故別名跳舞蘭,花語是美麗活潑、快樂、不張揚的愛。這正正是紅姑。紅姑曾說過,她身邊有太多愛,身邊的人都給她大量的愛,而她也愛大自然、花花草草、動物,身邊有很多事物讓她愛與被愛,故沒有戀愛也不重要了,也不需要藉戀愛去令自己快樂。「快樂是與生俱來的,不需要尋找,它本身就在生命裡。」她還補充說快樂源自懂得欣賞身邊的人和物。

她剛去過巴黎古董雙年展,看過城中最美的珠寶,那喜歡珠寶的她可有收藏?「我沒有刻意去收藏珠寶,但有些特別的珠寶首飾,其Art Deco設計及雕功別具收藏價值。寶石的話,我比較喜歡較具個性的半寶石,如aquamarine及emerald,色寶也好配襯日常服裝。而重點是,石頭易買,花心血的設計卻千金難求。」紅姑愛珠寶,欣賞寶石本身之美外,更着重珠寶藝術工匠花無限心神的設計。「寶石沒經過匠心獨運的設計、手工、打磨、雕琢,也不過是顆石頭吧。」她總能把事情看個通透。世事就是這樣的,人要穿插其中,看過世界,經歷過悲歡離合,學會欣賞缺憾,才懂得箇中的美。

「女人要先愛自己,才可讓人愛。」

鍾楚紅, ELLE , 專訪

更多詳情可參閱《ELLE》2014年12月號。

0

Shares

Text by Jo Liu /Online Editor: Valerie Leung
Photo credit: Photo Michèle Bloch-Stuckens; Photographer Assistant Janusz Klepacki; Lighting & Digital Capture Assistants Alexis Cherigny & Vincent Thibault; Stylist Winnie Wan; Styling Assistant Foteini Pangos; Retoucher Stéphanie Herbin (Alimage.Com); Hair Heibie Mok (Hair Culture); Makeup 淑貞; Text Jo Liu. Special thanks to THE PENINSULA PARIS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