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紅姑

鍾楚紅愛笑,拍封面照時在攝影室裡待了六、七個小時,她只要和別人說話,便會自然地笑,還笑得很開懷。對於電影中的紅姑,我們當然不會感到陌生,即使多年來未再於銀幕上亮相,亦無阻她的親和力,今天與她碰面,就像與朋友重遇,她的親切、自然,還有一點害羞,和她的英文名字Cherie一樣,令人只想感歎一句「she is such a down-to-earth darling」!

鍾楚紅的訪問從她拍完封面照開始。已經累了一整天的她,換過便服後便拿出維他命開始「充電」。朋友進來和她打招呼,她還笑着大聲提醒對方要「Exercises!」然後回頭和我們解釋說「: 我們剛才談到要多運動,她還問我是不是經常鍛練的,哈哈,難道我看起來很大隻嗎?」

我們忙說不是啦,只不過紅姑keep得好,不論身穿薄紗長裙還是低胸晚裝皆能展現優美線條。誰知這下輪到她忙着否認,笑說自己身上還有很多贅肉,蒼天!被公認為「女神」、「不老傳說」的她,難道對自己還有不滿?

她大笑說:「好多不滿意,基本上整個人都不滿意。」問紅姑如果真的可以改善一個部位,她又會想改變甚麼?她卻毫不猶豫地笑說想要高5吋。能拿自己身形開玩笑的,自信心也不會低到那裡去。

證明女神的不滿也不過是說笑而已,事實上,紅姑的自信、從容,向來就是她的簽名式。「是不太care啦,天生就是這個樣子了,也沒有甚麼好沒信心的。」

相關報導:

>> 因為愛.鍾楚紅

>> 更多關於鍾楚紅的時尚資訊

親愛的紅姑

給二十五歲的自己

今年是《ELLE》二十五週年,我們就從彼此的二十五歲開始聊起,紅姑關於二十五歲的回憶又是怎樣的呢?

「只記得同一時間在拍很多齣戲,讓我回想一下⋯⋯那時候連睡覺也沒有時間,在拍攝場地站太久的話我都能睡着。」

 說着說着她開始閉上眼睛,演自己站着睡覺,歪向一邊被人扶正然後又歪向一邊。單是保持清醒已如此困難,又怎樣能投入角色?Cherie哈哈大笑:「那個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如果換成現在,肯定不會讓自己那樣去捱了,不過當時人在江湖,沒辦法了。」

問紅姑,若你現在遇到二十五歲時候的自己,可以給她一個建議,你會和她說甚麼?

「最想和她說:不要那麼聽話。因為那個時候就是太聽話,所以同一時間拍了那麼多戲,很多其實都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拍的。」但這又不能說是當紅的壞處,她補充:「因為電影真的給了我很多東西,很多回憶和磨煉,讓我成為另外一個我,讓我不是只有一個外表。」

回憶起她拍戲的過程,「很多戲拍的過程我是很喜歡的,好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很好奇,覺得很有趣,但這不代表我滿意自己的演出。」

雖然仍然熱愛電影,但Cherie現在與大銀幕的關係就僅止於觀眾而已,而她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因為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見過的東西多了,對自己的要求會很不同,你也會考慮別人對你的要求不一樣了。以前年輕時處於很carefree的狀態,沒那麼多顧慮,別人怎麼看我無所謂、喜不喜歡也無所謂。雖然現在我生活上仍然是這樣,但於工作上的考慮會比較多一些。」

親愛的紅姑

愛旅行的綠手指

Cherie喜歡旅遊,說到旅遊就開始興奮,原來,她最初的旅遊回憶也是拜工作所賜。

「很得意的,我開始拍戲的時候,每一部都是出外景,我還記得第一部戲我去了韶關,第二部戲去了菲律賓,第三部去了韓國。全部都是逗留一、兩個月,我很喜歡出外景,喜歡那種探險的感覺,可以看不同的東西。我每次去到新的地方就會感到很快樂。」

而她下一個最想去的地方便是南美,像智利、秘魯那些地方,對她來說特別有吸引力。

「我去一個新地方旅行之前會做很多研究的,這樣旅程才更有趣味。如果要到大城市,像東京、京都、巴黎這些地方我都很熟悉,閉上眼睛都能到處逛,可以很自在,但是我現在更喜歡去探索另一些可能。」

熱愛大自然的紅姑,多年來一直擔任環保機構的綠色大使,自己也愛種些花花草草。說到種花,她立刻浮現出得意的表情,笑說自己有綠手指,甚麼都能種得生氣勃勃。

若要用一種花草形容自己,Cherie又會選擇甚麼?以為愛花的她已有標準答案,誰知她使勁地想了半天才說:「沒想過喔,沒想過自己有花那麼靚,我覺得花在地球上是最漂亮的,沒有任何修飾,是上天創造出來讓我們欣賞的。有些顏色穿在某些人身上看起來會顯得俗氣,但是大自然裡面卻沒有顏色是俗氣的。我甚麼花草都喜歡,甚至去旅行都會把喜歡的花搬回來。你知道巴黎有很多很漂亮的花園,我逛街的時候都會挑會經過花園的路繞着走,順道摘一朵玫瑰,一路走一路嗅不知道多開心。」

親愛的紅姑

一日之計在於晨

說到保養秘笈,Cherie的心得也很簡單,就是要多接觸大自然,保持好心情,然後一定要運動。她平時會去游泳、做yoga,還有行山,還有——經常到街市買菜。
「我一個禮拜會去一到兩次街市,很喜歡那班街坊的。」

我很好奇,女神到街市買菜難道不會被fans圍繞嗎?而Cherie的秘訣就是一個字:早!

「我很早去的,周圍都很靜,又不會塞車,而且注意我的人都不會在那麼早出現。我早上去行山、買菜,全部的事情都會在早上做。我特別珍惜早上的時間,還喜歡開車到處去,逛逛舊的香港,就是上環、荷李活道那邊。」

Cherie笑說自己時間總是不夠用,太喜歡早晨,晚上又捨不得睡覺,最近更愛上了日劇《深夜食堂》,每次總是看到很晚。若果紅姑結合自己的愛好和時間表,開一間深夜食堂的話,必定每晚客似雲來吧。

烹飪也是她舒緩心情的方式,Cherie說自己遇到不開心的事情,解壓方法除了看書,就是無數女士的公敵——甜品,她大笑說:「好致命的。」

「我覺得我的味蕾是很敏感的,在外面吃到的東西,回來一定可以弄出一樣味道的。煮飯好玩的地方在於你可以很專注,可以放空自己。」

最後,我們問紅姑近期有甚麼夢想,並戲言如果她說出來肯定會有很多人排隊想去幫她實現,Cherie笑說自己是個愛做夢的人,人不可以沒有夢想,她自己當然也有夢想,但任我們再三追問她亦寧願保持神秘,所以在這裡,就祝紅姑的秘密夢想能早日實現吧!

0

Shares

Text by Text: Jane Wu and Aleung, Photo: KAON, Stylist: Czarine Lau, Assistant Stylist: MoMo Liu, Hair: Sev Tsang, Makeup 淑貞, Coordination:Scarlett Woo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