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既生瑜,何生亮?若本身是並駕齊驅的競爭對手,自然鬥得好看。但有時來自不同界別、意想不到的互相較勁,才更有火花。

像軟硬與草蜢這兩個單位,前者1988年首次主持電台節目,後者同年推出首張專輯,你在大氣電波發聲,我在舞台上勁歌熱舞,雖然後來各有新嘗試跨界演出,但接近四份一世紀以來一直河水不犯井水。這次首度於台上較量,一場經典對決,沒有輸贏,只有雙贏。

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軟硬:君子之交應淡如水

這次拍攝是近年來最熱鬧的一次,五個封面人物同時出現,助手、髮型師、化妝師等工作人員加上數十套衣飾將拍攝場地擠得水泄不通,化妝、換衣服與訪問也要分批進行。先行的,自然是軟硬,二人多年來默契十足,就連訪問對答亦像精心鋪排的棟篤笑。

ELLE MAN:軟硬和草蜢其實在幕後時常會合作,可是舞台上你們卻從未合作過,這次為何有合作開演唱會的構想?

葛文輝:只是一個偶然的想法!好像從來未試過一起上舞台,想深一層大家好像很熟絡,又好像有點陌生;好像很接近,卻又感覺有點距離。你們說我們舞台上是第一次,又好像真的是第一次,可是我們也曾經為對方的舞台擔任過嘉賓,不過就真的從來沒有正正經經坐下來開過枱,打過麻雀。當這個構想出來之後,大家都很想試一次。

E.M.:我知道演唱會以「對戰」為主題,為何會有這個比較對抗性的主題?

林海鋒:唔⋯可能沒有甚麼好主題,所以我們就選了這個主題吧!

E.M.:這個對戰是否意味着兩個組合的互相較量和競爭?

林:對戰不一定是說兩組人的較量,也可以說是兩組人合作去對抗外敵,其實這裡面有兩個意思,除了是說合作外,其實一些人的合作關係裡面,也可以包含着互相競爭的心態,就是這種關係,往往能激發出大家的火花,讓各自的團隊有進步。

E.M.:這裡面也有自己作戰自己吧?

林:應該說是作賤,因為我們從很久以前已經喜歡一起去腦作戰,時常半夜才可以一起開會,但可能鬧完交已經是凌晨,卻發覺其實還是原地踏步。每一次都很後悔浪費了時間,可是還會不停重蹈覆轍,可能這就是作賤自己的吸引力。

E.M.:你們作賤自己到現在為止,你們為這演唱會找到了甚麼亮點嗎?

葛:其實我們早在3月知道可以有場地時,已經開始籌備,一直在想我們兩個組合可以做點甚麼事情呢?

林:不過只是又一次證實,就算有人給你100年去完成一個工作,你還是只會在死線前一星期才開始去做。從3月到現在,我最大的感覺反而是對其他人了解深了,就知道大家各自的強項,才能知道誰該負責踢哪個位置。所以這演唱會最大的亮點,就應該是各自拿出自己最撚手的絕技出來,然後踢一場好波。

E.M.:在聽到你們這次合作後,我有個感覺就像Duran Duran 對戰Pet Shop Boys,就像經典對決,是不是想讓大家有這種感覺?

林:沒有這樣想過,我們五個人想合作已經是很久以前曾經出現過的念頭,其實私底下我們就已經有很多合作關係,不過就從沒一起去做過,所以趁現在我們還年輕力壯,就不如合作玩一下。

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軟硬:君子之交應淡如水

E.M.:你們覺得草蜢他們有甚麼好的方面?又有甚麼你們不喜歡呢?

 
葛:其實我們和草蜢,就像海裡的蝦和蟹,雖然感覺好像很近,但實際上又有不同的地方,蝦不會不喜歡蟹,因為海裡缺少了誰都不能,可是牠們又確實不是同類型的,蝦不會喜歡蟹的生活方式,交換亦一樣。不喜歡卻並不代表不能合作,這樣的合作應該更有火花。

E.M.:你們合作時最不能妥協是甚麼?

葛:我想是我們用的語言是不同的,即是有人用客家話,有人用潮州話,明明說着同一件事,也不能了解對方。我們開會時常會遇上這樣的問題,時常要多次解釋和翻譯,實在很累人!

林:很多人說很好的朋友或是合作很多的人,他們不用說話都能了解對方;可是我們剛好相反,就是說我們各自講了很久,也不能夠明白對方想說甚麼!

E.M.:從演唱會的合作說到現代男人,你們對現代男人的友情有何感想?是合久必分?還是義氣長存?

林:最近我才知道萍水相逢真正的解釋是甚麼!我一直以為是很好朋友的意思,原來是剛好相反,這是描述一種很淡的友誼,這種友誼不用時常見面,卻仍放對方在心裡,我會理解我們這年紀的男人對友情的態度。

E.M.:就像君子之交淡如水那樣,對嗎?

林:對哦!就是那種淡,一直以為這種淡是負面的意思,現在到這年紀才體會得到那種淡就是最深層次的友誼。現在有些老朋友很久沒見以為失去了,可是再次見面時,才發覺友誼仍在。

E.M.:若果五個人都有各自的風格,應該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融合吧?

林:當然不能完全融合,就像現在的社會一樣,雖然有各種聲音,仍然可以和而不同,沒可能人和人之間都可以一凹一凸的天衣無縫,人要互相合作就要作出適當的妥協。

葛:有點像在維園跟隊打籃球一樣,你不能選跟自己合拍的隊員,只能碰運氣看遇上誰就是誰,那時你只能跟別人盡力合作,不可能每次都是夢幻隊伍。

林:而且就算你不完全認同自己的隊員,不肯作出妥協去遷就,但其實都可以用其他方式合作去完成一件事。

E.M.:除了友誼外,你們覺得現在的君子應該有甚麼定義或特質?

葛:這一代已經沒有所謂的君子了!

林:對哦!你看立法會就知,以前英國殖民地年代,開會的人都很正面斯文,還時常會有些英式幽默。我記得在天星碼頭還時常看到男人下車開門給女人,那時的君子給人一種含蓄低調的感覺。

E.M.:這一代的所謂gentleman又是怎樣的呢?

林:這一代應該改叫「Gentlewoman」,他們多了很多女性特質,無論外形到內在,都給人很陰柔的感覺。

葛:我覺得新一代的gentleman應該是由心出發,無論你的外形是怎樣,如果你是有心扶老婆婆過馬路、讓座給有需要的人、幫助應該幫助的人,你就是君子了。

林:現代的Gentleman能做到Gentle就好了,無論對你的異性、生活、工作、追求的目標,若果都可以慢一點,可以一步步去做就好,可惜現在社會都很急促,不容你可以按部就班,所以大家都要即食。

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草蜢:最想做棟篤笑

三人行,好處是當中必有我師,尤其草蜢三子各有長處,蔡一智創意高、蘇志威數口精、蔡一傑表達能力強,加起來尤如夢幻組合;而壞處是,每逢意見不合時總有一人屬於「少數」。性格各異的三人亦承認確常鬧大交,但每次吵完就算,從來沒有隔夜仇。加上其中二人早已榮升父親,對MODERN GENTLEMEN的定義亦各有不同。

E.M.:你們認為modern gentlemen應該是怎樣的?

蔡一傑:必定需要有男性風度吧,其實我們三個都是頗傳統的gentlemen。

蘇智威:對,現在的gentlemen從衣着打扮到生活方式似乎都upgrade了,但紳士的風度與氣質是永遠都不變的。

蔡一智:唯一的分別是以前較流行鑽石王老五,現在則應該要能兼顧事業與家庭,有家人在背後支持的吧。

E.M.:你們主持《華麗明星賽》時的衣着較誇張,私底下又喜歡怎樣的打扮?

智:我比較貪心一點,不同場合一定要有適當的dress code,睡覺就一定要穿睡衣,就算不用工作,我也會一天換幾次衫。我覺得這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也是這樣教導小朋友的,尤其是小女兒更是盡得我們的真傳,她會為了配襯一對leggings換掉全身的衣服。

蘇:不同時候穿不同服飾是對的,但我還是比較喜歡舒服、和鮮色一點的衣服,衣服影響心情,人也會開心一點。

傑:基本上我是貪靚一族,雖然我很喜歡買靚衫,每逢轉季也會買一大堆衫回家,但其實我很愛夏天,所以如果能在海灘無拘無束穿上泳褲我也會很開心。

E.M.:所以你喜歡穿得越少越好吧。

傑:視乎那時候我有沒有很好的身材吧,身形好的時候我不介意露多一點。 

E.M.:說到身形,最近已開始為演唱會進行特訓了吧?

傑:有做運動,也有練瑜伽,游水是最好的帶氧運動。

智:其實我一直有做運動,這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蘇:今次大家也會有特訓,因為我們在演唱會中每人都會有新嘗試,所以正在邊學邊練。

E.M.:為何這次會以「對戰」作主題?

蘇:因為我們其實是世仇呀!

智:對啊,我們最想做棟篤笑,卻被他們捷足先登,所以一直想找個機會與他們正面對決。

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草蜢:最想做棟篤笑

E.M.:其實阿智多年前已經與葛民輝成立了Double X,負責設計唱片封套、為歌手監製歌曲等,應該合作過無數次了吧。

智:我與阿葛認識了很久,但與林海峰於工作上合作則少之又少,只會偶爾互相交換意見。其實軟硬二人有很大分別,他們不是外界想象中的「孖寶」,但走在一起則有着很神奇的化學作用,所以這次合作感覺仍然很新鮮。說起來其實我於八十年代已經常在disco舞池碰見林海峰,我一直認為在跳舞方面他是卧虎藏龍的高手。

E.M.:阿葛曾經試過於演唱會後身體不適要入院「通波仔」,這次你們會否擔心他的狀態?

智:這方面我們一早已經準備充足,每晚都會有八輛十字車駐場外以防萬一。

E.M.:你們認為草蜢有甚麼比軟硬優勝?智:其實每個人都有長有短,有些人擅長唱歌,有些跳舞特別勁,也有人擁有特別秘技。我會用一隻手來形容我們這次的合作,葛民輝當然是手指公,你看他肥肥矮矮;林海峰是食指,他最喜歡指揮別人;中間是傑仔,因為他永遠企中間,阿細是無名指,我是尾指,加起來便是一個拳頭,可以隨時打低敵人。

E.M.:其實你們合作多年以來,有沒有試過不和?

智:當然有,我們甚麼也可以鬧一餐,吵得面紅耳熱也是等閒事,倒不如問我們有甚麼時候沒有不和合理一點。

E.M.:那麼會如何解決?

蘇:通常不了了之咯。

傑:以前會為了小事爭吵,現在大家都是成年人,若果有問題會拿出來講清講楚,最重要的是坦白,對事不對人。

E.M.:五人當中四位已經擁有自己的家庭,私底下會否找對方傾湊仔經?

智:不會,教小朋友沒有分對與錯的,而且我現在已經有很豐富的湊女經驗,豐富得可以出育兒書籍。

E.M.:出道廿多年,還有甚麼工作目標嗎?

傑:我想試試演舞台劇,或大家想不到的,例如唱Jazz、R&B,比較靜態一點、不像草蜢以往那些大跳大唱的音樂。

蘇:很久沒有演戲,我竟然有點掛念拍戲的感覺,有時間也想做點慈善工作,若有多一點私人時間的話,我會做義工吧。

智:我和阿細差不多,想做一些推動環保的事,太多人只懂得破壞,令我們和下一代無端端要承受這樣的結果,我會盡量推廣環保意識。

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交換隊友

兩個單位組成至今已四份一個世紀,兩隊亦經歷過分開發展與重組的不同階段,現在若要互相從對方中挑選一名成員「過檔」,各人又會怎樣選擇?

傑:我會選葛民輝,別看他身材圓渾渾的,其實他身手很靈活,而且頭腦快,懂得執生,這是與生俱來的,一走出來甚麼也不用做觀眾已開始笑。

威:我會一三五選葛文輝、二四六選林海峰,他們兩個都聰明,別人以為林海峰很多話,其實剛好相反。私底下他不太講話,阿葛反而會不停講。

林:我想我會揀蘇志威,有人懂計數是好事。而且覺得他跟阿葛很似,都是那種不會問只會做的人,這樣當然有好有不好,不過對於我來說就是可以建立合作關係。 

葛:我會揀蔡一智,在我眼中他是個很會計劃生命的人,由生小朋友到做生意,他都計劃周詳,照顧弟弟、家人、父母很穩妥,他是個細心而且宏觀的人,跟我較容易溝通,所以從以前開始就跟他合作開公司。 

智:我之前與阿葛合作了十多年,現在我想試試林海峰,純粹貪新鮮。

軟硬與草蜢:棋逢敵手

五個大男人走在一起,談個人、談事業,更為將於10月25至30日舉行的「草蜢森巴大戰軟硬FANS演唱會2012」率先戴上大會襟章,又是一場令人期待的表演!

0

Shares

Text by Michele Lee, Aleung; Co-ordinate: Scarlett Woo; Photographer: Sunny Lau; Stylist: Czarine Lau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