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Brad Pitt & Leonardo DiCaprio:《從前,有個荷里活》兩大男神相遇迸發無窮火花
Photo Credit: ART STREIBER

有甚麼比看見男神還要讓人興奮?就是同時看見兩個男神!荷里活兩大經典男神畢彼特 (Brad Pitt) 及里安納度狄卡比奧 (Leonardo DiCaprio)最近公布將合演最新犯罪電影《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令人十分期待!二人出道不久已經走紅,而且多年來片約不斷,卻竟一直從未合作過,這次兩雄相遇將會迸發出甚麼火花?兩人合作又發生甚麼趣事?

Photo ART STREIBER; wardrobe EVET SANCHEZ(LEONARDO DICAPRIO), SAMANTHA MCMILLEN(BRAD PITT);hair MIRA CHAI HYDE FOR SKUFF(BRAD PITT); makeup JEAN BLACK(BRAD PITT);groomer KARA YOSHIMOTO BUA(LEONARDO DICAPRIO); interview ELLE TW; translation ALEX LIU; edit & coordination KENAS KWONG.

Leonardo:太棒了,我們同場演出!我們以前從未試過演同一齣戲,即使大家都是在

這是你們首次合作,感覺如何?

Leonardo:太棒了,我們同場演出!我們以前從未試過演同一齣戲,即使大家都是在90年代初加入影圈。這次跟Brad合作真的太棒了,我們的角色有很多交集,演戲的過程很輕鬆自然。我們深入了解角色的故事背景,即使拍攝時要即興,大家都發揮得很自然,心領神會。我們都很了解兩個角色的關係,因為背景資料非常充足——例如我們在影圈打滾了多久、他如何助我度過難關等。Brad是個很出色的演員,相當專業,也很合拍。演員沒有不自在的感覺,就會擦出火花。

Leonardo:我發現那些優秀的導演,對電影歷史都有精闢的理解和賞析。他們熟悉

你們之前分別拍過Quentin Tarantino導演的電影,可否談談對他的評價?

Leonardo:我發現那些優秀的導演,對電影歷史都有精闢的理解和賞析。他們熟悉經典電影,甚至對鮮為人知的低成本電影、音樂、電視劇和演員都有認識。這部電影向那些被遺忘的人致敬,他們都經歷過內心掙扎,在那段日子不斷嘗試,希望能發光發亮。這部電影稱得上是Quentin給電影業的情書。在我合作過的導演當中,有幾個具備這種特質,Martin Scorsese是其中之一。這些優秀的導演完全將自己融入電影藝術,其電影包含文化、政治等元素,他們內裡都有個電影魂。拍攝過程愉快嗎?過程有沒有趣事發生?

Brad:拍戲的過程很愉快,如果拍攝前有趣事發生,Quentin一定會讓路給這件趣事,之後才開始拍攝。他重視電影製作的歷史,對舊式的拍攝手法、史實、打鬥場面都很執着。如果他決定了拍一個鏡頭,就只會拍一個鏡頭,不會一分為二。另外,他寫的對白令我想起 Coen Brothers 的電影,每句對白都有節奏,微少的增刪都會破壞節奏。Quentin的對白很精準、很有美感,注重抑揚頓挫。

 

Brad:大眾對荷里活的看法總有一些是負面的,我也承認並非毫無根據。不過

你對荷里活有甚麼看法?

Brad:大眾對荷里活的看法總有一些是負面的,我也承認並非毫無根據。不過我覺得行內的人都喜歡尋根究柢,尋找自我、創作意念、進步空間和意義,電影為我們指引方向。

Leonardo:我很容易融入這個角色和故事。這部電影是給電影業的情書,向被遺忘

你如何幫助自己融入角色?

Leonardo:我很容易融入這個角色和故事。這部電影是給電影業的情書,向被遺忘的人致敬,而從事電影的人都要裝備好自己,等待可遇不可求的機會。我的角色 Rick Dalton 仍然在尋找機會,渴望證明自己的價值。在這個不斷轉變的行業,他到底會否獨當一面?會否嘗到實現夢想的喜悅?會否為得到的一切感恩?我有很多同行的朋友仍在尋找難能可貴的機會,而我只不過在年輕時幸獲良機。我們要發掘自己的意義和價值,才有機會受人青睞。

Leonardo:即使面對千夫所指,也要說出真相。稱不上容易,但我們都要有這種態度。

你怎樣定義「勇敢」?

Leonardo:即使面對千夫所指,也要說出真相。稱不上容易,但我們都要有這種態度。

 

Brad:我很同意Leo的看法,我和他都算是比較幸運。有才能的人實在太多,大家

這部電影如何引起你們的共鳴?

Brad:我很同意Leo的看法,我和他都算是比較幸運。有才能的人實在太多,大家都想爭取機會,脫穎而出。荷里活有很多出色的演員、編劇和導演,他們一直都在打拼,只欠機會。

Brad:我們談過對這個城市的感情以及電影歷史。當時國家處於轉變,在這個

你們對電影中描繪的60年代有甚麼看法?

Brad:我們談過對這個城市的感情以及電影歷史。當時國家處於轉變,在這個城市有重大的歷史事件發生。現在我們回首過去,那個時代即使有點動蕩,亦不乏嶄新而且很「酷」的意念。

Leonardo:荷里活經歷過不少轉變——默片、有聲電影、歌舞片等,而且一直在變,這部電影令人回想起已被遺忘的電影製作風格。舊式製片廠在這個年代已經稱得上是「化石」,電影業會有新人接棒,開拓嶄新的形式。我很期待電影藝術日後的演變,但電影人畢竟需要機會,為藝術貢獻。現時拍電影的技術遠比五年前優勝,有助導演拍出心目中的效果,讓觀眾投入電影世界。

 

Brad:有幾個吧,但現在演員與替身的合作比以往短暫。當然我有時會遇到很

在你們拍過的電影當中,有沒有一些關係特別好的替身拍檔?

Brad:有幾個吧,但現在演員與替身的合作比以往短暫。當然我有時會遇到很合拍的替身,他們除了會替演員負責較危險的動作場面,也會為這些場面提出一些想法。在這部電影,演員和替身在那個年代是關係密切的拍檔,會一起研究如何處理不同的場景和打鬥動作。

Leonardo:Brad的角色Cliff為我的角色Rick做替身,也成為了Rick的心靈夥伴、精神病醫生、保鑣和助手,一人身兼多職!他是工作拍檔,也是好朋友。如果一個人看電視感到孤單,他隨時會過來陪伴!

Brad:對啊,這種關係是無價的,我們都要珍惜這種友誼。

 

Leonardo:好好享受過程,要推動自己前進,但不忘享受沿途風光。Brad:「一切都會好起

如果能夠回到過去,你會給當年的自己甚麼建議?

Leonardo:好好享受過程,要推動自己前進,但不忘享受沿途風光。

Brad:「一切都會好起來。」——我現在也是這樣告訴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