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yi kv
Celebrity Feature
【ELLE 30周年】贏在起跑線!章子怡與ELLE每年一聚
READ MORE
ziyi kv

【ELLE 30周年】贏在起跑線!章子怡與ELLE每年一聚

Share to:

小章──不同於初出茅蘆時基於商業賣點因此令外界冠名喚她作「小鞏俐」,那可是行內人早期如室友般慣常暱稱的小名;小章和《ELLE》彼此間的親厚程度,還看千禧世代,總共拍攝過八期封面,幾乎如候鳥知返過冬,每年一聚!而且,她還開創了《ELLE》的一項紀錄:小姑娘一臉青澀初登封面、客串貓模扭着22吋纖腰在鏡頭前充當時裝模特兒那一期,是2000年4月號,那一年小章憑着《臥虎藏龍》的「玉嬌龍」一角閃耀登陸荷里活,那一年她才21歳,也是《ELLE》芸芸封面女郎中最年輕的紀錄保持者。如果說十年一覺,那麼,章子怡隨後蜚聲國際的黃金十年,每一步的轉捩里程,《ELLE》也如同閨密一樣如影隨形共同成長着,不管是她的事業際遇,還是她對愛情的執着⋯⋯

【ELLE 30周年】贏在起跑線!章子怡與ELLE每年一聚

小章──不同於初出茅蘆時基於商業賣點因此令外界冠名喚她作「小鞏俐」,那可是行內人早期如室友般慣常暱稱的小名;小章和《ELLE》彼此間的親厚程度,還看千禧世代,總共拍攝過八期封面,幾乎如候鳥知返過冬,每年一聚!而且,她還開創了《ELLE》的一項紀錄:小姑娘一臉青澀初登封面、客串貓模扭着22吋纖腰在鏡頭前充當時裝模特兒那一期,是2000年4月號,那一年小章憑着《臥虎藏龍》的「玉嬌龍」一角閃耀登陸荷里活,那一年她才21歳,也是《ELLE》芸芸封面女郎中最年輕的紀錄保持者。如果說十年一覺,那麼,章子怡隨後蜚聲國際的黃金十年,每一步的轉捩里程,《ELLE》也如同閨密一樣如影隨形共同成長着,不管是她的事業際遇,還是她對愛情的執着⋯⋯

April 2000

「能跟張藝謀和李安兩位國際級大導演合作,我覺得可以試驗自己演技的潛質,因為我沒有甚麼經驗,剛從學校出來,能跟他們合作可以走少很多彎路,不會像小導演那麼亂七八糟。跟他們一起,可以很專心的拍戲。但我是順其自然的,因為演員本來就是被動的,不可以說我想跟誰人誰人合作。」

March 2001

「和鞏俐的相同之處,是大家都是張藝謀選中的演員,除此之外,我自己不覺得相似,我是小小的,鞏俐比較高挑,可能性格也不一樣,我不太熟識她,所以沒有發言權,她的作品我都看過,即使我沒有跟張藝謀拍戲,我從小就很喜歡她。」

November 2002

「在這個圈,我已經歷過風風雨雨,笑過哭過苦過痛過,發現──沒有事情是過不去的。人的張力其實是很大的,例如拍攝通宵達旦趕工睡得又少,但仍然是可以熬過去的。現在,我學會了替別人想,因為如果每個人都懂得替別人想一想的話,世界會變得更美好,所謂大肚能容嘛!」

September 2004

「我一定會成為一個母親,我一定會要孩子,我覺得那樣才是完整的人生,我不知道我將來的婚姻是甚麼樣子,但我渴望有個孩子。我不會是一個人生活的,我害怕孤獨。我敢一個人睡在一張大床上,我也可以一個人在外地住酒店,這些我都不怕,但我就怕心靈上的孤獨。」

November 2005

「很多人都在關心我的英語水準。我可以坦率地告訴大家,學習英語對我來說真的很難很難,可是世上沒有免費午餐,甚麼事都有難度,只能靠自己一點一點地去學習;這方面,鄧亞萍給了我很大的啟示。而且,這世界也沒有甚麼不可能的事,只要你願意嘗試。」

September 2006

「那些紅地氈盛會雖挺熱鬧,各種奇裝異服各種首飾珠寶都出來了,好像挺好玩,但我覺得那些東西你不能過分沉迷享受,試一下就夠了,你不能活在裡面,那些東西都是假的,衣服是借來的,珠寶是贊助商提供的。我試過在康城電影節留到閉幕之後,那時廣吿牌都被拿下來,華麗的燈飾也沒有了,來觀禮的俊男美女都走了,那一刻我覺得那個城市很淒涼,有欲哭無涙的感覺。」

November 2008

「這些年我推掉的荷里活電影比我接的多,因為我不想讓人覺得中國演員只是一個黃皮膚黑頭髮的符號而已。因為這些年來,我接到許多劇本,很多都讓我產生『為甚麼都是這樣的角色?』的疑問,我的原則是寧缺莫濫。」

September 2009

「年齡是一種成長,像我現在30歳了,我覺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20歳時演的角色,到30歲時再演已經不同,因為你對人生的感悟已不一樣,對生活和愛情所認識的角度也不一樣。」

Check Point:

-1979年2月9日出生。

-很多人都說章在中央戲劇學院未畢業便當上謀女郎出演一系列電影,其實箇中契機緣於一次廣告試鏡。就讀大一期間,她得到一個由張藝謀執導的廣告試鏡機會,因此認識對方,但原來雙方最後也沒有接拍該廣告,反而在事隔一年後,收到張導的電話邀請,邀請演出《我的父親母親》「招娣」一角,章憑此獲得第23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而打開通往荷里活的銀色大門,該片次年更獲得《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