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xfongfong KV
Celebrity Feature
【ELLE 30周年回顧】蕭芳芳與鄧達智的美麗聚會
READ MORE
williamxfongfong KV

【ELLE 30周年回顧】蕭芳芳與鄧達智的美麗聚會

Share to:

1992年的《ELLE》,「撮合」了一個紅了數十年依然魅力不減的粵語片時代女明星蕭芳芳,及另一個以sharp idea屹立時裝界的設計精英鄧達智(William Tang);在一個美麗的星期六, 來一場美麗的聚會,擦出以下的火花。這次訪問是《ELLE》30周年來其中一個經典,讓我們一齊重溫!

【ELLE 30周年回顧】蕭芳芳與鄧達智的美麗聚會

1992年的《ELLE》,「撮合」了一個紅了數十年依然魅力不減的粵語片時代女明星蕭芳芳,及另一個以sharp idea屹立時裝界的設計精英鄧達智(William Tang);在一個美麗的星期六, 來一場美麗的聚會,擦出以下的火花。這次訪問是《ELLE》30周年來其中一個經典,讓我們一齊重溫!

(芳:蕭芳芳、W;William Tang)


西服潮流

W:芳芳,我早幾年寫了一本書,裡面有篇文章這樣說:60年代末70年代初香港才開始有fashion,之前的人多數穿長衫,even邵氏明星拍《南國電影》(編按:當時的暢銷電影雜誌),也是穿長衫影相。我文章說,那個 fashion period是由你開始。

芳:該是林鳳吧?

W:林鳳那時還未普遍。直到你的時候,很多女孩子都已經出來工作,做秘書、文員,經濟開始獨立。整個society也是自那時才開始轉趨向穿西服。

芳:JOYCE那時好像已經有了?

W:那時JOYCE在永安公司頂樓開了間「永安閣」,它是第一間引薦外國服裝來香港的,但藉着movie令年輕的一群改變衣着模式,確實是自你的period開始。

芳:以前「着衫」很辛苦;要找好衫着,冇得買。

W:香港製的衣服那時全部都是出口。

芳:想着衫,就要看外國雜誌的款式,然後找裁縫做。

W:「施施洋服」那時很出名專製長衫。

芳:還有一間專為明星設計時裝的。那時我才13、14歲,媽咪最常帶我去。樂蒂等明星都喜歡到那裡,我常常在店內看着她們揀衫挑款。我對這間服裝店的印象很差,因為他們總是對我不瞅不睬(笑)。那師傅還跟我媽咪說:你的女兒該戴bra了。13、14歲,正是最尷尬的時候——我很討厭他的comment。

ELLE:現在還有開業嗎?

芳:聽說70年代已close了。不過有個長衫師傅跟我還有來往,他住在尖沙嘴。但他得了個怪病——眼皮下墜,所以不太喜歡幫人做長衫。

W:特別熟的客總肯做一、兩件吧?

芳:特別熟的客還要「求」他好幾個月、更要陪他看醫生呢!就那麼一件,好矜貴!不過cutting的確好靚!

W:我喜歡你穿你父親遺下給你那件長衫,很impressive!

芳:我通常冬天就會穿。很暖。

W:現代人生活節奏要快,穿闊身長衫會較靚,尤其是芳芳夠高。

芳:我只得五呎六吋半高。去了外國之後,比以前高了——原來去外國是可以增高的。

W:但我總覺得你有五呎八,可能因為你腳長。


鏡頭前面

ELLE:芳芳,聽說你不太喜歡面對鏡頭拍照,但你是在「鏡頭」前長大的人,為甚麼會有這情況?

芳:拍戲的「鏡頭」是另一種。我一直不喜歡面對鏡頭拍照(這個一直都沒有人知),因為不知何故,拍照後腦袋會好幾天不舒服,而且覺得每次拍出來的「我」都不太像我。

ELLE:William,你面對鏡頭時反應又如何?

W:我面對鏡頭時會很怕,表現出來,就是手會有點顫⋯⋯記得我第一次看芳芳的電影是《苦兒流浪記》。小時候我住在元朗鄉村,學校會放一些適合小孩看的舊片。一、二年班的小孩都要學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是芳芳唱的。

芳:我是被逼唱這隻歌。我最憎唱歌,但媽咪說:妳要唱!

ELLE:原來那時芳芳已很「厲害」了,甚麼都會!

芳:我是被逼做很多東西。

W:這歌給我很深印象,因為學校老師總是要我們唱。(芳:你的老師一定是女人,要你們唱 「媽媽好」。)再大一些(小學五、六年級),就看你的《飛女正傳》。《撞到正》、《跳灰》都在英國看,《林亞珍》反而一片空白,沒機會看。

ELLE : Willian跟我說過從小就看你的電影,一直覺得你穿衣很fashionable。

芳:哪是fashionable?都是靠撞亂穿。那時根本沒人教怎樣穿衣,都是找裁縫回家做衫,或者看雜誌參考,拼拼湊湊。

W:Fashionable這個字我想並不適合形容芳芳,應該說她「dress well」,尤其在她成熟之後(芳:我喜歡「成熟」這兩個字)。過了十多、廿歲拍戲的年代, personality才出來。之前着衫可能是媽咪叫她穿這套,或導演叫她着那套。直至芳芳independent之後,自己選擇衣服,她的氣質才出來。

ELLE:你大概甚麼時候開始決定自己穿甚麼衣服?

芳:在去外國讀書的時候。我也是在30多歲之後, 才知自己穿甚麼顏色的衣服才好看,一直都沒人給我提意見。

W:我覺得廿多年前的明星,主要靠自己feel哪樣好,沒人給advice,不像今日有那麼多時裝書供參考,教你怎樣穿會好看。所以今日的女明星「靚」是「應分」。她們有錢買衫,只要走進JOYCE,即使不曉得怎麼配襯,也可指着那些「公仔」說:就要這一套!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毋須用自己的personality,所以容易得多。但她們幾乎個個都about the same,不會誰比誰特別。

芳:有些會找William(張叔平)作私人服裝consultant。

W:William會教她們買衫,陪她們去揀。但她們只是「穿牌子」而不是「穿出自己」。她們很懂得買衫,但對衫的understanding level很低,只知道那個牌子,但對牌子的content卻全然不懂。

芳:但要知道哪種style真正啱自己是很難的,不是嗎?William!

W:我指的是高層次的穿衣之道,像《ELLE》推介那種。以前我們選過Best Dressed Men & Women,我選了芳芳。我覺得她穿衣不跟潮流,不是fashionable,是well dressed。

芳:Thank you!我第一次聽到人家這樣稱讚自己。

ELLE:那為甚麼芳芳你認為「着衫」那麼困難?

芳:那的確困難。要穿得適合自己的personality,先要明白自己的personality,因為有些人一把年紀還是「一嚿雲」。尤其我們做這行的,不像律師等有固定的模式⋯⋯有陣子我着衫也是很「亂籠」。

W:這是必然的。一定要gone through這個 period,才知哪些適合哪些不適合自己。


人生壯年

W:楊帆在一篇文章裡說你自美國回來之後那段period叫「青年芳芳」。我認為你現在是「壯年」,且十分清楚自己的personality。

芳:「壯年」,I like it!

W:我會omit「中年」、「老年」——由「青年」,到「壯年」,到「晚年」。60多歲也可以是壯年。好像伊利莎伯泰萊,已60多歲,但仍在Broadway做stage;華倫天奴60多歲仍然design,一樣是壯年;as far as他/她仍在工作,都可叫壯年。

芳:我同意William這個人生階段分類——不要「中年」、「老年」, 因人可以毋須那麼快老。現代人在生活上、思想上都不像從前的人了。但大陸人的想法部分仍停留在以前階段。我在北京拍戲,跟一個當地女替身聊天,當我告訴她我幾歲時,她竟然驚叫,好像說:嘩!你已經那麼大年紀了!之後便不再跟我說話。原來在大陸,女性年齡仍是那麼階級森嚴的。

W:有些人不喜歡一些東西,是因心理上怕自己會有,而不是怕人家有。

ELLE:William,那你怕不怕年紀大?

W:最怕自己energy slow down。Age只是一個數字,不能reflect你可以做多少東西。思想不會隨age而改變。如果你願意讓思想develop,思想是可以再發育的。

芳:我支持這個論調。

W:說到看戲,我甚麼戲都看,因為這樣才有比較。星期天我可以整日泡在UA金鐘,一日之內把所有的戲全都看遍。

芳:我也看電影,但我有小孩,沒法像你看得那麼瘋狂。不過拍戲前,我也會租很多錄影帶回家看,因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說話態度,可以給我參考。

W:最近港台找我拍了一個劇集,人家都知我不曉得演戲,所以都會找我相熟的跟我演對手戲⋯⋯我只能做我自己。

芳:但有些人走到鏡頭前,會連「自己」也做不來。我自己一直想變,不想套套戲都一個模式, 但這樣原來很辛苦。


芳心誰屬

W:芳芳,你從小到大,覺得哪些人物打扮得最靚或是你最喜歡?

芳:我小時候非常喜歡柯德莉夏萍、Christy Turlington、格力哥利柏,還有張藝謀,他演的《老井》我極喜歡。小時候我喜歡嘉玲(W:嘉玲很 elegant)。林鳳也很好,很美,懂得着衫,但裝扮有時over了。我也喜歡張瑛、伊秋水。

W:伊秋水可說是第一個「無厘頭」。我猜那時代 ,很多明星都要自己「爆」。伊尤其如此,但他爆得來好笑而不鄙俗。我覺得50年代的明星style靚好多(比較60年代),像紫羅蓮,我覺得她最具明星 style。

ELLE:為甚麼William會覺得以前的人比現在的人漂亮?

W:因為現在做「靚人」太容易。那年代的人選擇不多,一樣的長衫、一樣的造型,很難突出自己。

芳:我同意。那年代,沒那麼多時裝畫報雜誌供你參考,也沒那麼多時裝店舖。

 


穿的品味

W:巴黎人穿衣很有品味,他們不像香港明星,把名牌label全show出來,他們可能是一件名貴大褸,配一件廿多塊錢的裇衫,加一條穿得很舊的牛仔褲。他們穿衣的精釆處,就在 combination,不同的price,不同的出處,不同的年份。

芳:You're not what you wear, but how you wear it.

W:倫敦人着衫則很前衞、很癲,但也很精彩。其實即使新界阿婆着衫也可以很好看。上禮拜我返元朗,見一個80多歲的阿婆,黑色唐裝褲、白色長袖冷衫,再穿綠色短袖冷衫,最外還加一件啡色背心。那種grunge look,現在的waif look就是這麼演變過來的。我當時極欣賞她,因她只能用手頭上擁有的束西 reorgamse。

ELLE:芳芳,你作為演員,經常出外見人,你會時常shopping嗎?

芳:我不太喜歡shopping。想買一條裙,就衝進店舖問有沒有。有,就馬上買下,沒有就馬上走。

ELLE:William着衫似乎也喜歡簡單。

芳:我喜歡他的穿衣之道。他有自己的style,不注重名牌,很simple,但穿上身又很好看。

W:我喜歡黑色、藍色。我之喜歡simple,是自出國「走難」學來的。那時16歲便出國讀書,家人替我pack了幾箱衣服,但那些衣服在外國都派不上用場。後來每次搬屋,又要丟一大堆東西。慢慢發覺,最好的生活方式是「乜都冇 」。即使如今出外公幹個多月,也只是hand-carry luggage。(芳:高手。)

我很怕太多的東西。除了新界祖屋不能動外,我中環的studio幾乎都沒有傢俬。香港地方小,最貴的就是space,所以我把房間全拆掉,打開門,就見到大窗外的中環景致,屋內看到的landscape就是最好的傢俬。也沒電視,我不喜歡被洗腦,但喜歡看粵語長片,我會託家人替我錄下,周末返元朗一口氣把它看完。

芳:我也不喜歡太多東西,但我又不像William那般「簡單」。有時喜歡家裡擺些小飾物,但買回來,很快又後悔,因為經常要抹塵。

W:說回服裝,Italian designer在顏色方面比French designer更好,因為意大利陽光很好,尤其中部,色彩很natural,designer經常受到這些顏色的training;但巴黎人穿黑、灰、白色則沒人及得上。

芳:我在意大利的巴士上,看見一些看上去很普通的人,但衣看顏色都配得極好看,他們就有那種sense。甚至街市賣菜的也穿得很好看。

W:我相信這是他們本身環境的色彩所致。你住在那種環境,自自然然就給你的眼睛train得對顏色很有一套。這不是教得來的。現代中國人接觸顏色的機會少,比較artificial,但日本人更差,他們的布料:米、灰、白色都OK,黑色最好,但一接觸其他色彩,他們的顏色便變得dull了,所染的布料顏色總是差了一截。中國的人造纖維很差,但絲質染色則很漂亮,那種顏色日本人是沒有的。

芳:中國方面,我覺得雲南的人穿衣服很好看。像William所說,環境上的色彩,讓你從小培養對色彩的感應、對色彩的敏感度。

ELLE:時間所限,很多謝兩位抽空參加這個「美的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