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y Feature
【ELLE 30周年回顧】梁朝偉:謎樣的男人
Photo: CK
READ MORE

【ELLE 30周年回顧】梁朝偉:謎樣的男人

Share to:

有多少個女人可以抗拒這樣的一雙眼睛?當他習慣回應你的方式,是整個臉完全的貼近你,然後一雙明亮的眼睛直直的不閃躲、不畏懼、不移、不動,就只是專注的看進你的眼睛裡⋯⋯彷彿一個世紀那麼久的幾秒鐘之後,他的聲音才開始在你的耳邊響起。輕輕的,但是因為太過靠近,而帶着一種低低的回音…… 於是你整個人就籠罩在一種強烈的感覺裡,被一種難以說明卻絕對清晰的氛圍和魅力所包圍。他是巨蟹座的男人梁朝偉。《ELLE》在2001年與這位充滿神秘感的男人進了一次訪問,揭開他鮮為人知的一面。

Photo: CK
【ELLE 30周年回顧】梁朝偉:謎樣的男人
Photo: CK

有多少個女人可以抗拒這樣的一雙眼睛?當他習慣回應你的方式,是整個臉完全的貼近你,然後一雙明亮的眼睛直直的不閃躲、不畏懼、不移、不動,就只是專注的看進你的眼睛裡⋯⋯彷彿一個世紀那麼久的幾秒鐘之後,他的聲音才開始在你的耳邊響起。輕輕的,但是因為太過靠近,而帶着一種低低的回音…… 於是你整個人就籠罩在一種強烈的感覺裡,被一種難以說明卻絕對清晰的氛圍和魅力所包圍。他是巨蟹座的男人梁朝偉。《ELLE》在2001年與這位充滿神秘感的男人進了一次訪問,揭開他鮮為人知的一面。


眼神

我始終沒有忘記,六年前,《ELLE》採訪梁朝偉的那次通告。夜色已深,走進來的梁朝偉一臉倦容。低調、不多話的整理造型、換裝。然而一走進攝影棚,鏡頭對焦,整個以黑布環繞的攝影棚裡立刻一陣強烈的電流亂竄,(甚至彷彿還可以聽見嘶嘶的聲音!)那是由他的眼睛所散發出來的魅力。

許多梁朝偉的影迷也習慣在看他的電影時在表情、對白、肢體之外,尋找他的眼神。那裡彷彿像是一個黑洞般的世界,把你吸進去,然後更深層的感受到角色內心中每一個最細微的波動⋯⋯

連聊到目前最喜歡的作品是《花樣年華》時,他也說:「因為我覺得經歷得越多,蘊藏在你內在的東西也越多,然後你才能演得越好。就好像這次在看《花樣年華》的時候,我就發現其實從前我也演過類似的,話不多,很多東西都藏在眼睛裡的角色。但是,這次我卻看到了一些從前沒有的東西,就是在眼睛裡面多了很多。你要我講出那是甚麼,我又說不出來。可能是這幾年的累積,在這次的表演裡出來了,那個眼神是不同的。」不論戲裡,或者戲外,你最不能、也最無法忽略的,都是他的眼神。


感覺

據說,巨蟹座的人最不虞匱乏的,就是感覺。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是存活在感覺的潮汐之中,或者漂浮,或者被淹沒。得到了康城影帝,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獎項和口碑,在演技揣摩上,越來越受到矚目與肯定的梁朝偉,說自己進入角色的方法,也是「感覺」兩個字。「以前接拍一部戲的時候,我會很想多,蒐集一點資料、想多了解劇本、了解對手、希望跟工作人員多談、多聊、多揣摩。可是現在是,我會在平常的生活裡去習慣角色的習慣。這是你可以設定出來的,比如說你設定他是一個晚上的人,然後他平常都去哪些地方?大部分時間會和哪些朋友在一起?為甚麼他會變成這樣的一個人?」「我發現當我習慣他的生活的時候,就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出來。然後我會完全沒有計劃的,完全隨着我的感覺去走,就像太極舉練到最後,你會忘記所有招式,或者,希望忘掉所有招式。」

 


安定

也許是因為整個人沐浴在亮晃晃的午後日光之下,眼前的梁朝偉,儘管抽着煙,卻少了幾分印象中的頹廢,多了幾許讓人意外的安定。甚至在他自己的口中,這些年來的戲外生活,居然是:「早上六點左右到太平山頂的環山跑步徑慢跑,偶爾看看電影、跟朋友聊天、出海晚上就是看看書,然後早早就睡了。」完全脫離過去時有耳聞的頹廢、沉淪生活,現在真實生活中的他,規律、安定、低調,甚至健康。比如當我們在通告中段休息吃午飯的時候,他居然也是從袋裡,拿出三層裝有清蒸魚、炒青菜和豆腐(不過這一道,他皺了皺眉,說了聲:「豆腐?」就放到一邊了)的便當盒,像個小學生一樣,很安靜、很規矩的開始吃了起來⋯⋯

好奇着是甚麼原因,讓他變成現在自己口中「很有方向」、「很積極」的人?「沒辦法,我會覺得總要想辦法去對付自己。就是突然有一天我覺得:『啊!總不能這樣下去,是不是該有計劃一點? 對!沒錯!』就這樣覺得頹廢夠了,就出來了。」「因為我發現如果不是很有方向,如果一直沒有推自己前進的話,你很難發揮自己潛在的能力。既然擁有那麼多的⋯⋯嗯⋯⋯才能吧,也算是一份老天給的禮物,會想用個方法通過自己把它發揮出來。看看自己究竟能在這個行業裡做到多少。」



很多人都在梁朝偉的身上看到一種謎樣的特質。《三輪車夫》的導演陳英雄說:「他給人『虛幻』的感覺。」就連王菲也說他:「親切,可是讓人難以捉摸。」 說自己會用「很小器、很⋯⋯優柔寡斷、很⋯⋯害羞」來形容自己的梁朝偉,聽到這些別人對他的印象時,他說:「我想是因為我很少在別人面前表露我喜歡甚麼,或者不喜歡甚麼。」「小時候爸爸突然離家以後,我就很怕在學校跟同學提到我的家,應該是一種很自卑的感覺吧,所以我開始跟人群有距離、開始很少跟人講話。還有就是不容易在別人面前讓人感覺到我真的感情。這已經成為一個習慣了。」 所以他說,如果用一樣東西形容自己的話,他會選擇「螃蟹」。「因為都躲在自己的殼裡很難出來。」這樣的話,內心的情緒或者感情怎麼辦呢?「還好後來發現,演戲可以把裡面累積很多的東西全部釋放出來,而且人家也不知道哪些情緒是我的。只會說:『啊,你演得真好(笑)。所以我才會那麼喜歡演戲。」他笑着說。

 


死亡

採訪前,筆者幸好還來得及趕上金馬影展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攝氏零度》(電影《春光乍洩》的紀錄片)。在這部紀錄片裡,看見了整部片幕後進行的過程和工作人員們的心情,更精采的,是許多不能在最終版本裡出現,卻一樣精采動人、懾人心魄的畫面。其中一幕黎耀輝(梁朝偉飾)手拿水果刀,往自己脖子上毅然決定畫下,以及另一幕割腕之後鮮紅的血緩慢的在桌上流淌成一幅絕美的圖像⋯⋯

那麼現實生活中的梁朝偉,有沒有在哪個挫折,或者低潮到極點的時刻,曾經有過死亡的念頭?「沒有!」他笑了開來,然後補充說道:「因為我很怕痛!」坦言自己很久很久才會去檢查一次身體,就是因為怕抽血。「我只要看到自己的血頭都會發暈。而且我也很怕打針,每次我都是把頭轉到後面去,然後一直問:『醫生、醫生,打好去沒?』連看都不敢看的那一種。」

就在現場的人聽了都差點笑爆的時候,他又稍微正色的說:「其實從小到大,我都不覺得有甚麼事那麼大不了,沒有甚麼東西會讓我不想活。而且我很怕死,我覺得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如果死掉了我會覺得很不服氣。其實我覺得死是一件很懦弱的事,因為你完全沒有能力去面對,你才會想死。我相信甚麼事情都可以解決,但是最起碼你要敢去面對,而我是不怕面對困難的。」


Rosebud

在經典電影《大國民》中,擁有金錢、地位、權勢的傳媒大亨在臨死前,願意用他的一切去換取他的rosebud。那麼,屬於梁朝偉的rosebud會是甚麼?表示曾經在TVB演員訓練班中看過這部片、並且印象深刻的梁朝偉,沉吟了很久之後說:「家庭吧!」 一個溫暖、正常的家庭?「對!我記得我小時候原本是一個很調皮、很快樂的小孩。差不多每天都跟同學打架,然後媽媽都要到學校見老師。不過,我覺得那個時候的我就是很開心、很活潑。身上如果有一個禮拜的零用錢,會在一天內花光,買東西請所有的同學吃,我一點都沒所謂。但是後來,我就突然不講話了。我記得我爸爸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就走了。當然之前是有徵兆的離開、回來、離開、回來。但是那一天他甚麼都沒說,然後從此就沒有再回來過。他一句話都沒有講,我也多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就這樣一直到現在。」 那時候的你大概幾歲? 「六、七歲。所以我很小就不哭了(笑)。」

他說自己會一直拿出來看的電影是奇斯洛夫斯基的《十誡》。因為喜歡那種很灰的感覺,因為奇斯洛夫斯基的人很灰,拍的電影也是灰灰的,加上波蘭的建築物也是一種冷冷清清的美,融合在一起,給人一種很慘、很淒美的感覺。除此之外,片中第二段父親與兒子的故事,也讓他縈繞在心底,久久揮之不去⋯⋯

在某個程度上來講,梁朝偉給人的感覺也總帶看點淡淡的沉鬱。雖然他常常用眼睛,或者嘴角微笑;雖然他非常親切絲毫沒有任何大牌明星的架子;雖然他很誠懇的回答了所有的問題。但是,最終回想,還是有一種彷彿置身迷霧森林的感覺。霧,時濃時淡;人,忽遠忽近。究竟哪些真實?哪些虛幻?你仍然覺得沒有答案。

Share to:
by 原文:胡慧嫚 (#161 ELLE)
Don’t Miss
立即登記接收
訂閱電子報,獲得更多資訊、體驗及禮遇
SIGN UP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