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met Sylvia KV
Celebrity Feature
【ELLE 30周年回顧】林憶蓮 X 張艾嘉深情對話
Photo: JASON WU
READ MORE
Sandy met Sylvia KV

【ELLE 30周年回顧】林憶蓮 X 張艾嘉深情對話

Share to:

在1993年,《ELLE》「撮合」了林憶蓮(Sandy)與張艾嘉(Sylvia),讓她倆在小小的錄音室內暢論平生。在《ELLE》的30周年,帶大家重溫這段真情對話。林憶蓮,一個曾經不相信自己、不懂得表達、 怕陌生、既愛哭又害羞的女孩, 經歷過《灰色》、《放縱》及《激情》之後,回首《前塵》,終於向自己、向世人大聲說:《天大地大》、《不如重新開始》。 憶蓮重新開始的第一步,先是1992年底簽約台灣滾石唱片公司,於1993年5月推出專輯;然後又簽約日本唱片製作公司,積極灌錄首張全日語大碟。 除唱片事業外,憶蓮亦在93年在紅館的十場個唱,也是她要「忘記過去,努力面前」的一個突破。 就在憶蓮新的一頁來臨之際,重新翻看過去的自己是有必要的。

Photo: JASON WU
【ELLE 30周年回顧】林憶蓮 X 張艾嘉深情對話
Photo: JASON WU

在1993年,《ELLE》「撮合」了林憶蓮(Sandy)與張艾嘉(Sylvia),讓她倆在小小的錄音室內暢論平生。在《ELLE》的30周年,帶大家重溫這段真情對話。林憶蓮,一個曾經不相信自己、不懂得表達、 怕陌生、既愛哭又害羞的女孩, 經歷過《灰色》、《放縱》及《激情》之後,回首《前塵》,終於向自己、向世人大聲說:《天大地大》、《不如重新開始》。 憶蓮重新開始的第一步,先是1992年底簽約台灣滾石唱片公司,於1993年5月推出專輯;然後又簽約日本唱片製作公司,積極灌錄首張全日語大碟。 除唱片事業外,憶蓮亦在93年在紅館的十場個唱,也是她要「忘記過去,努力面前」的一個突破。 就在憶蓮新的一頁來臨之際,重新翻看過去的自己是有必要的。


兜圈的害羞女孩

艾嘉:你有沒有想過你16歲時會選擇DJ工作?

憶蓮:我沒有想過,那時候我喜歡音樂,我想當一個歌手。當DJ完全是巧合機會——我和一個同學,她拉我一起去玩玩,就這樣開始。其實以前沒有想過當DJ。

艾嘉:我曾經聽過很多人說,Sandy是一個很害羞的女孩子,害羞的女孩走路會兜圈子,頗辛苦。

憶蓮:好辛苦,開始的時候很迷失,不知道做甚麼。

艾嘉:由演電視、電影,到唱歌,這中問,是甚麼支待你做下去?

憶蓮:這問題我一直在問自己。其實當時來講,我自己沒有一個肯定的方向,不知自己希望做甚麼,然後,事情就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便一步步走下去。很多時候好矛盾,我就問自己,這個是不是自己的選擇?是否真的喜歡這個工作?可是,一方面有這個矛盾,一方面我在這個工作裡慢慢學習,慢慢尋找自己,發現很多有關自己的性格、缺點, 然後,唱片合約、電影,一樣樣的發生,我沒一個真正的空間讓自己去想。

艾嘉:你覺得自己面對的最大挑戰是甚麼?

憶蓮:自己。因為我的家庭比較保留,大家都很保守,從來不會很坦白的將自己感受說出來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將自己收起來,不懂得表達。在當一個歌手或演員的過程裡面,便發生很大的困難,就是怎樣打破包住自己的那堵牆。對自己沒有信心,覺得這個不是我,可是你要強迫自己去做。在這個過程裡面,你發現其實自己可以很堅強,可以不停的進步。

艾嘉:你覺得你的童年、家庭對你是否有很大的影響?

憶蓮:對,很大影響。我爸爸是個很憂鬱、不開心的人,不說話,我跟他有距離,很害怕與他溝通。我覺得一直以來,我在工作上都受到他的影響,我母親則較隨遇而安,她沒有特別要求,是個很傳統的女人。

 


喜歡

在後面

艾嘉:你甚麼時候會覺得自己感到很自信,或者是覺得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是隨自己的心願而做?

憶蓮:大概兩年多以前開始,覺得自己需要找尋自己,很肯定要有自己的空間及獨立,因為我以前一直都是很依賴;依賴我的男朋友,依賴感情。我總喜歡躲在後面,躲在一個男人的後面, 我覺得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其實我一直不開心,因為我沒有找到自己。大概兩年多以前,我開始覺得這樣的生活不對,這樣的做法對不起自己,(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工作方面的發展,除了香港以外,開始到台灣、到其他地方,我開始認識很多不同的朋友,也面對很多不同的挑戰,見很多不同的人,經歷不同的經驗。這幾個月,我開始越來越覺得自己正隨自己的心意做自己的事,知道生命在自己掌握中。

艾嘉:你是否覺得現在的女人在某些時候常常比男人還要強?

憶蓮:我常覺得女人很多時候會很肯定,很堅強。我覺得女人比較能夠承受痛苦。

艾嘉。你覺得誰比較了解你?

憶蓮:我覺得我有很好的朋友,對我有某程度的了解。可是最了解我的還是自己。我想如果能夠找到一個人,你能說他真的很了解你,是頗難的事情。


沒想過當偶像


 

艾嘉:今天我們站在台上,我們需要很多掌聲。其實除了為自己外,也是為大眾去做。有否想過有一天這掌聲沒有時怎辦?

憶蓮:我覺得做一個藝人,身邊有很多人保護你,觀眾的掌聲你平時可能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我很珍惜觀眾與我的交流,但我經常告訴自己不要把它看得那麼真實,因為我覺得,很多時候觀眾看你,只是看他們想看的,可能不是真正的你。如果他們真正的去了解,知道我是怎麼樣時,他們會不喜歡我。我時常照鏡,常常問自己,這個是不是我?之後,我很討厭,我很害怕看自己的錄影帶,有很多地方可以挑剔:這樣不對,那樣不對,對自己的要求很多。明明看到是自己做出來的事情,但又不太肯定那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艾嘉:當你發現你在台上穿的衣服不久後便有很多人模仿你、穿同一類衣服,你會否覺得,其實我們演員在某個時候會影響到觀眾,這會不會對你心理造成 一種壓力?

憶蓮:我從來沒有給自己太多的壓力,我的壓力大部分來自己對自己的要求,覺得可以做得更好。可是我也感覺得到我自己對某些喜歡我的朋友的某種影響。

艾嘉:你有時候會穿很奇怪的衣服,你有否打算創造 fashion潮流?

憶蓮:我是隨自己的心情及歌詞的感覺穿衣服,我沒想過要創造一個怎麼樣的fashion,我沒有想過要當一個idol,或者是一個偶像,或是甚麼樣的巨星。我一直想,唱歌對我來說是抒發我感情的一種方法,我覺得在音樂裡面我跟觀眾能夠有一種分享 ,我把我自己最正面的感受唱出來,可能也是他們的感受;衣服或者形象,一些包裝上的配合,都是能夠把那種感受更有力更強烈的表達出來,我沒有想過要領導甚麼潮流。

艾嘉:在選歌方面,你會否選擇某一類適合自己的歌?

憶蓮:大概來說,每張唱片都會有一種想法,有一種主題,視我自己在那個階段的心情而定。至於想說些甚麼,它不單是我自己想說的,有些是作詞人的話,也有些是觀眾朋友心裡想說的話。

 


衝破害羞的感覺

艾嘉:我真的很好奇,你演戲那時候,心情是怎樣的?因為你那麼害羞。

憶蓮:很痛苦,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走在入電影的世界裡面。到現在我還不知道電影是甚麼一回事。那時候,所有唱歌的都去拍電影,於是你也要去拍。可是, 那些角色都是不知所謂的,在拍戲的過程當中,我覺得很痛苦, 每天都在等,覺得很浪費時間。我想是因為我沒有碰到適合的。

艾嘉:你以前有沒有學過跳舞?

憶蓮:我以前沒有,所以剛開始時好辛苦,手跟腳不能配合,不曉得怎麼跳,在台上也不知道怎樣放開自己。

艾嘉:我對你表演的印象卻很深,你蠻有自己的韻味,這方面,很多artist都沒有。

憶蓮:我一直在學,大概是五年前開始學。開始時很痛苦,因為自己不能衝破害羞的感覺,覺得尷尬的動作做了一半就不敢做下去,很難投入。

艾嘉:會不會有很多人在旁邊告訴你Sandy怎樣跳才跳得比較好?

憶蓮:以前學跳舞的時候,舞蹈老師會告訴我。現在沒有。

艾嘉:在你離開之前,你希望留給歌壇一些甚麼束西?

憶蓮:我希望留給觀眾一份很真摯的感情,在我的歌詞裡表達出來:在音樂的影響方面,我每次唱歌、每次進錄音室的時候,我都會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掏出來給觀眾。


音樂力量在湧動

艾嘉:你有沒有害怕過,在你的同行中,總會有新人的出現,別人可能會拿她與你作比較?

憶蓮:我會有一點生氣,因為別人把你跟另一位女歌手比較的時候,可能只是從一些很表面的事情去比較,這時我便會有一點生氣。我跟她完全不一樣,你怎能把我與她比較?我做的事情與她做的事情完全不同。我覺得這對兩個人都不公平,對其他歌手也不公平。

艾嘉:但是,我們面對的觀眾就是這樣——很喜歡拿這人跟那人作比較。你生氣之餘,會怎麼辦?

憶蓮:我是會生氣,生氣完了,我還是會繼續做我自己要做的事,因為我相信,總會有人知道。我覺得,如果你喜歡我,你便會喜歡我,如果你想去比較,那請隨便。但我覺得,我始終是我自己。

艾嘉:我覺得藝人在上台時都會有些恐懼,你怎麼處理?

憶蓮:以前我上台的時候,對自己有很多保留,所以在台上與觀眾有很大的距離,這是別人告訴我的。她說:「你唱得很好,你的舞也跳得很好,可是你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你跟觀眾沒有交流。」我在這兩年裡,我有很多機會作不同的演出,與不同地方的觀眾接觸,我發現我慢慢將這距離打破,我可以很投入,我時常感受得到觀眾給我的反應。有時候你真的會哭,那是很大的力量,因為大家同時間投入在音樂空間裡面,大家的情緒都在湧動,那個力量是根大的。

艾嘉:你認為哪一次是最難忘的?

憶蓮:最難忘的是我第一次在香港開的演唱會,第一場的晚上我緊張得不得了。很大壓力。後來我穿好衣服,戴好了head set咪,站在後台準備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觀眾歡呼的聲音,那一剎那,我覺得他們都是支持我的;我做得好不好都不要緊,他們都是支持我的!我在那時候,眼淚便流出來了,我覺得很感動。

艾嘉:你覺得唱歌是甚麼?

憶蓮:我覺得,音樂具有一種很大的力量,音樂能表達人不同的情緒。我有很多不同的情緒,每一種來得都比較強烈,唱歌對我來說,可以把我壓抑的情緒全部都表達出來。

艾嘉:以前唱歌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技巧的問題?

憶蓮:我覺得,如果你時常太過顧慮技巧的話,就會在意唱腔是否完美、咬字是否清楚。那麼,你的感情便不能發揮出來。我想,最好把技巧忘掉,然後將整個人投入melody裡面,把你的整個身體融人裡面。


沒有愛會乾涸

艾嘉:在錄音室裡,有沒有哭過?

憶蓮:我經常哭,有時哭得無法錄音。我一哭就走音。可是,我最喜歡哭的時候的那種感情,通常要唱好幾遍才能掌握得到。掌握得到時便哭,哭到不成樣子,之後便把它唱出來。那種感覺很奇妙。

艾嘉:現在你工作這麼忙碌,你對「愛」又覺得重不重要?

憶蓮:我一直都覺得很重要。如果沒有愛的感覺,那我整個人會覺得很乾涸。我想我們都是很敏感的人,對身邊的人的反應 、感受,都很敏感。尤其在我們的歌裡面,如果沒有愛情感覺,那些歌聽起來會沒有味道。我以前會很大方,有男朋友就公開講,可是我不喜歡講太多,因為,一般人都喜歡聽這些是是非非。

艾嘉:你這麼有理想,有沒有想過你將來的丈夫應該怎麼樣?或者是跟他怎樣一起去創造明天?

憶蓮:沒想太多,但我想,有一天我會等到一個人,不知道是從甚麼地方來的,他會敲我的門。他一定會經歷過很多東西,一定是個很堅強的人,比較成熟 ,也很樂觀。

艾嘉:如果很不幸,你現在碰上一個很喜歡的人,你真的很喜歡他,怎麼辦?你會不會在這時候放棄事業?還是說,他應該遷就你?

憶蓮:即使現在碰到這樣一個人,我一定不會放棄我目前擁有的,因為這是我的生命——唱歌不單是我的事業,也是我的生命,靠着它我掌握到自己想要甚 麼。一定要走完這條路,然後我才能是個比較完整的人、我才能跟「這個人」建立一些東西。

艾嘉:你覺得你找男朋友的時候,他們是不是都會有些共同點?

憶蓮:我發現我喜歡的或者是追求的,可能是一種很有理想的男人,往往在現實裡變成我男朋友的都是在我比較脆弱的時候。我發現身邊有這樣的一個人,他給我很多照顧,給我很多安全感。

艾嘉:你對愛的定義會不會有點⋯⋯?

憶蓮:一開始的時候我可能「被保護」的感覺所感動,或者是我會覺得他對我那麼好,我跟他一起我好像可以看到將來。我的性格我應該不會,但我以為我自己會:如果我喜歡一個人,就算沒有明天,我都會跟他一起。我以為自己會這樣子。但事實上,我可能不會。

艾嘉:你多數分手的原因是甚麼,除了由於事業上的問題?

憶蓮:我多數分手的原因,是發現他愛我比我愛他更多。我覺得是自己給自己一些誤會、一些錯覺,就是一開始的時候,覺得這個男人真的照額我,他真的有誠意,希望能跟我有將來。

艾嘉:那你是不是很容易投入?

憶蓮:很多時候我是投入在那感覺裡面,我會很容易被那感覺感動,然後我就以為那是愛情。如果我進入一個關係裡面,我一定會很堅持,我不是很隨便就會決定跟某人在一起的。


生命尚在遠方

艾嘉:是否有很多人說你蠻性感?

憶蓮:我想性感可能就是你流露出來一種願意被人保護的感覺,或是脆弱的感覺,很女人、很女性的。我覺得每個女人都有她性感的時候,就看在甚麼人面前才會流露出來。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是跟一個很愛的男人到一個陽光與海灘的地方,完全沒有工作壓力,然後每天在海灘上談我們的理想、談我們的要求,有一間白色的屋,有很多新鮮的水果。

艾嘉:你現在生命中最大的期待是甚麼?你對自己的生命,你覺得要付出甚麼責任,或者期待它帶給你甚麼?

憶蓮:其實我覺得快樂應該由自己去創造。我覺得生命是不停去尋找、不停去嘗試,不要坐着等甚麼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

無論是開心或不開心、成功或失敗,我覺得都是很好的考驗。生命有很多東西我想去把握、想去嘗試,很多地方我想去,很多地方我想去,很多也方我想去,很多人我想接觸,還有無窮無盡的事情,我可以去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