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
【專訪】周家怡:變形記
ELLE TV
【專訪】周家怡:變形記
Photo: VINCENT MA; Instagram@kayeechau
READ MORE

【專訪】周家怡:變形記

Share to:

她是《導火新聞線》的方凝、《瑪嘉烈與大衞系列——綠豆》的瑪嘉烈,又是《無雙》的何蔚藍督察, 外表看來硬朗的周家怡(Catherine Chau),卻體現了「上善若水」的境界, 渾忘自身,化作不同形態,投入有血有肉的角色,所謂「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最近憑《無雙》獲提名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對她而言已是一大鼓勵,她擁有不爭名利、能容天下的胸襟與氣度。 

Stylist KYLE WU; wardrobe SANDRO,SWAROVSKI;hair VINCENT YEUNG; makeup HERMAN NG;eyelash KITTY EYELASH BEAUTY LTD; manicure HAND AND FOOT NAIL‧SPA; special thanks to HOMELESS for the homeware.

Photo: VINCENT MA; Instagram@kayeechau
【專訪】周家怡:變形記
Photo: VINCENT MA; Instagram@kayeechau

她是《導火新聞線》的方凝、《瑪嘉烈與大衞系列——綠豆》的瑪嘉烈,又是《無雙》的何蔚藍督察, 外表看來硬朗的周家怡(Catherine Chau),卻體現了「上善若水」的境界, 渾忘自身,化作不同形態,投入有血有肉的角色,所謂「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最近憑《無雙》獲提名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對她而言已是一大鼓勵,她擁有不爭名利、能容天下的胸襟與氣度。 

Stylist KYLE WU; wardrobe SANDRO,SWAROVSKI;hair VINCENT YEUNG; makeup HERMAN NG;eyelash KITTY EYELASH BEAUTY LTD; manicure HAND AND FOOT NAIL‧SPA; special thanks to HOMELESS for the homeware.

周家怡:當然很開心

ELLE :首次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你的心情如何

周家怡: 當然很開心,覺很多人愛惜我,我踏入電影圈時間不長,得到業內人士認同演技,是開心的,但保持平常心,明白獎項是獎勵,獲提名讓更多人認識我,令我更想用心演戲。問我想不想攞獎?想,但不會很緊張,如真的得獎是感恩,要感謝別人多於一切。 

周家怡:我會從角色、劇本角度出發

ELLE :你在《無雙》飾演警察,造型需要扮醜及穿三點式,為演戲有否底線 ?

周家怡: 我會從角色、劇本角度出發,考慮醜化角色、穿泳衣是否合情合理?何蔚藍這人物外表很頹,因角色真的需要,拍攝時看playback,我也很驚訝,樣子都幾恐怖,但演的時候很開心,造型表達到角色的個性,加分的,讓人感覺有血有肉。我覺得做戲不只是一種外表的模仿,外形及內心是由內到外的演繹,如遇上好的劇本,我可以沒底線,我相信角色有生命,當角色需要,即使對我來說很大膽,我也可接受,關鍵在於角色有沒有底線,而不是周家怡有冇底線,這也是好玩之處。 

周家怡:我會代入角色寫日記

ELLE :你會有特別習慣讓自己更易入戲嗎

周家怡: 我會代入角色寫日記,做很多心理前設,想像角色以往發生的事,劇本上,寫好了角色的人生決定,作為演員,要深思為甚麼她會有這樣選擇,研究為甚麼行到這一步,行為背後總有原因,也與導演一同傾談,找出方向投入進去。想像力也滲入生活,如我看到警車,我會覺得莫名的親切感,因我代入角色覺得自己屬於警隊。 

周家怡:《歎息橋》還在拍攝中

ELLE :新劇《歎息橋》與林保怡再合作,可透露劇種及角色是怎樣

周家怡: 《歎息橋》還在拍攝中,是一套要思考的愛情劇,不是一般的拍法,拍時也跳來跳去,我的角色是個很喜歡林保怡的人,但不敢再踏前一步,因與對方自小認識,怕失去了友誼,連曖昧也不會,只將感覺收於心底,像兄弟。 我覺得與林保怡的默契是由上幾世積下的,在TVB已覺得他厲害,與他合作很enjoy,感覺很真實,演《瑪嘉烈與大衞系列——綠豆》 時,我真的當了他是男朋友,而他也好愛瑪嘉烈,沒有了她不行的,默契很強。新劇的編劇也是《綠豆》的黃綺琳,監製是林保怡, 是他第一次做監製,導演都沿用《綠豆》的,是肥波及25,導演說 故事方法我很喜歡。 

周家怡:我不會去想被人低估

ELLE :入行超過 20 年,由訓練班起步,近年才擔正女主角,有覺得一直被低估嗎 ? 是甚麼信念令你堅持

周家怡: 我不會去想被人低估,我不太在意別人怎樣評價,當然別人意 會聽,我相信所有東西源於自己,別人說你不是,不等於一定是錯,我不會怪別人,我經常提醒自己,enjoy做自己喜歡的事,投入開心就好,只要開心,別人怎樣說自己都賺了,所以這廿多年來, 也不太在意別人。做主角或配角,都應enjoy,而女主角過的戲癮又多些。曾有段日子會想過要不要行下去,由做主角到無工開,拍《導火新聞線》後半年,劇集未播出,再重新去casting、做閒角,但我發現在片場一埋位,除了喜歡演戲外,對製作過程也充滿興趣, 如燈光、攝影、剪接,我是喜歡整個團隊,大家同心協力去完成一 件事,有很多開心回憶,就堅持下去。

周家怡:這幾年的體會是:多了機會,多了人認識

ELLE :離開大台後,演出的《導火新聞線》及《瑪嘉烈與大衛系 —— 綠豆》都大受歡迎及得到認同,這幾年你經歷了怎樣的轉變

周家怡: 這幾年的體會是:多了機會,多了人認識,更懂得感恩。曾試過失去,當機會再出現,會很珍惜,多謝別人找我做女主角,以及上網看到觀眾留言讚賞,我會很珍惜每個留言,無論是好是壞,以前別人根本都不留意我,現在至少是一個talking point,我是喜歡瘋狂工作的人,當然身體會辛苦,但辛苦包含開心。以前在TVB時也開心,不會想太多,我很幸運,很多監製也很疼我,enjoy演戲已夠 好。現時心態是將事情交給上天,我沒有任何宗教,但我相信宇宙存在一股力量,它製造人出來,不會輕易讓你死的,只要你自己不讓自己死,要多愛惜自己。

周家怡:有次我在國內拍戲

ELLE :演員生涯中,有過令你很感動的事情嗎

周家怡: 有次我在國內拍戲,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事情,劇組之間出問題,整個香港團隊撒走了,而我繼續留下拍攝,心情受影響,替他們不值,在送別香港團隊走那一天,我從橫店去了杭州,正安靜地吃飯時,眼前突然看見經理人及好朋友包括王宗堯、《導火新聞線》 的編劇潘漫紅等,他們想給我驚喜,我感動到立即爆喊,事後看回 他們在途中拍的片段,更為感動。

周家怡:我對演戲的熱愛好像吃飯

ELLE :可形容你對演戲的熱愛程度好比…… ?
周家怡: 我對演戲的熱愛好像吃飯,因我很喜歡吃飯,我試過跑完步吃了五碗飯,所以養我很容易,只要給我白飯加腐乳或豉油!想到都好好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