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2度流產、破產、分手!不問「最愛是誰」!張衞健和張茜細水長流的15年婚姻
Photo Credit: Instagram

早前「安心事件」擾攘全城,身為男主角許志安的死黨張衞健也被翻陳年舊帳。網上有人拿十幾年前Dicky有段曇花一現的感情出軌事件來大做文章。事實上,張衞健是眾所周知的「愛妻號」,他與張茜於2004年秘密註冊,15年的婚姻不單經歷過2度流產、破產、分手,打風都打唔甩,更是那種細水長流,不必問「最愛是誰」的堅定愛情。

最近國內真人騷《熟悉的味道4》中

最近國內真人騷《熟悉的味道4》中,張衞健夫婦首次真情傾訴他們婚姻生活的真相。由1999年相戀,2004年秘密登記結婚,這對老夫老婆20年來「一直在談戀愛」。觀眾看得出,鏡頭前這對恩愛夫婦並不是「做騷」。二人訴說著過去走過的一個一個痛苦經歷,彼此扶持,建立堅定的愛情。

張衞健和太太張茜由拍拖到結婚

張衞健和太太張茜由拍拖到結婚,曾經歷過兩度分手。最近因為「安心事件」,有傳媒乘機爆料,指Dicky在與張茜拍拖一年後曾「一腳踏兩船」。話說他勁冧當時「有線之花」女主播Monique(歐綺霞),兩人更秘密拍拖幾個月。世上有種惟恐天下不亂的人,把別人上世紀的陳年舊事都翻出來剝花生,就連其他網友都鬧爆指太無謂。

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如90年代熱爆日劇「戀愛世紀」中的金句

是真是假都不重要。如90年代熱爆日劇「戀愛世紀」中的金句 “True love never runs smooth”( 「真愛永不會發展得順利」)張衞健和太太張茜今日的堅定愛情,豈不是因為曾經走過了一些崎嶇的路? 據張衞健自己的描述,分手的原因是對婚姻的恐懼。Dicky有一個拋妻棄子的父親,自己慘痛的家暴經歷,令他對婚姻帶著陰影。

話說回來,張衞健曾自爆自己年輕時對女性的興趣甚大

話說回來,張衞健曾自爆自己年輕時對女性的興趣甚大,笑說自己是個「研究生」,意思是「研究女生」。若不是信仰的力量,他也改不掉這種可惡的性格。

不過,是家庭陰影又好,是好色貪新鮮也好

不過,是家庭陰影又好,是好色貪新鮮也好,在Dicky與張茜第二次分手後,他才恍然大悟,明白到張茜對自己的重要性,所以他就瘋狂地再把對方追回身邊。

當日臨崖勒馬,把張茜追回來

當日臨崖勒馬,把張茜追回來,大概是張衞健一生的福氣。這位江蘇妹妹比張衛健年輕9歲,二人在97年拍《歡喜游龍》時一見鍾情。張茜不單樣子甜美,性格還很好。單純樂觀,不貪慕虛榮。在張衛健瀕臨破產時,張茜一直不離不棄。她就是港男們最羨慕那種可以日日陪自己去麥記捱漢堡包的女朋友。

張茜是那種可以為了老公連自己的身子也不顧的老婆

張茜是那種可以為了老公連自己的身子也不顧的老婆。話說張茜經歷小產後,因為張衞健渴望做爸爸,張茜為了給他繼後香燈,曾經連續3年打排卵針,令到自己老了十年,女神一度變為肥師奶,精神與身體更承受無盡折磨。Dicky怎忍心見老婆受苦? 最後放手「唔再諗做爸爸」,只要兩個人幸福健康地生活也很滿足了。

張衞健在《熟悉的味道4》上分享他和老婆獨特的相處模式

張衞健在《熟悉的味道4》上分享他和老婆獨特的相處模式,原來二人一直維持一種遠距離的婚姻生活。意思是一個在香港、一個在北京「分居式」的生活。

Dicky不希望太太放棄屬於她自己的生活

Dicky不希望太太放棄屬於她自己的生活。他想到太太的朋友、媽媽和一切熟悉的味道都在北京,他就讓太太留在自己的原生地方生活。

20年來分隔兩地,但張衛健表示兩人每次分開不會超過一個月,無論怎樣

20年來分隔兩地,但張衛健表示兩人每次分開不會超過一個月,無論怎樣,他總會堅持飛到北京陪老婆。每一天他們都無數次電聯,對方每一刻在甚麼地方、做甚麼事情、跟甚麼人一起,彼此也瞭若指掌。最重要的是,彼此有絶對的信任。

張衞健和張茜之間是一種怎樣的信任呢?

張衞健和張茜之間是一種怎樣的信任呢? 不少觀眾還記得張衞健曾跟宣萱拍過幾年拖。宣萱當時在無線攀上一姐行列,張衞健卻處於事業谷底,更被媒體嘲笑他吃軟飯。抵不住自尊心的問題,Dicky跟宣萱忍痛分手。提到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時,Dicky竟然能夠在張茜面前坦然承認自己最愛是宣萱!

若是其他人妻聽到如此的話

若是其他人妻聽到如此的話,肯定受不了葡萄酸上腦,大發雷霆,興師問罪。張茜對丈夫的包容、大愛和信任,實在令為人妻的汗顏。張衞健能如此坦誠,面對太太如知己般肝膽相照,這就是他所指絶對的信任。

這樣的女人,甘心命抵地愛著自己

這樣的女人,甘心命抵地愛著自己,甚至不計較丈夫「最愛是誰」,無怪乎Dicky多年來不離不棄駕駛著這艘「愛妻號」。

Dicky曾說過:「我跟張茜在一起很舒服

Dicky曾說過:「我跟張茜在一起很舒服。自己曾經追求轟轟烈烈的愛情,可是有一天我明白到,再轟轟烈烈的愛情,終會回歸到平淡,再漂亮的女孩子,都會找到她的缺點。與其追求轟轟烈烈、愛到死去活來的愛情,倒不如尋找一段讓我覺得是細水長流的姻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