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訪】劉雅瑟:通向幸福所在
ELLE Star
【封面專訪】劉雅瑟:通向幸福所在
Photo: LEUNG MO; styling KIM AU; styling assistant SAM YEUNG; hair JAMES LEE; makeup 江中平 ; manicure YOLANDA NG at NAIL NAIL; text KO CHEUNG; coordination CRYSTAL LEUNG & KAREN WOO.
READ MORE
【封面專訪】劉雅瑟:通向幸福所在

【封面專訪】劉雅瑟:通向幸福所在

Share to:

「Happiness」(幸福感)之於每個人的定義各不同。跟新科金像獎影后劉雅瑟(Cya) 漫談其自小離家、闖蕩演藝圈十多年的順逆,以至人們常懷緬過去、追趕未來, 忘記感受當下,或渴求成功、抗拒失敗等現象,她別有感悟。「我認為開心或不開心,都是瞬間的感覺,感覺是會改變的,毋須過度執着。 倒不如坦然擁抱眼前悲喜,忠於個人想法做每個決定。等一切過去,經驗內化為成長養分, 你就會從萬千變化之中,體驗到更豐富的人生況味,明白所有經歷都是美好的, 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劉雅瑟寧可歷盡挑戰,也不願無礙地白活一場。

Photo: LEUNG MO; styling KIM AU; styling assistant SAM YEUNG; hair JAMES LEE; makeup 江中平 ; manicure YOLANDA NG at NAIL NAIL; text KO CHEUNG; coordination CRYSTAL LEUNG & KAREN WOO.
【封面專訪】劉雅瑟:通向幸福所在
Photo: LEUNG MO; styling KIM AU; styling assistant SAM YEUNG; hair JAMES LEE; makeup 江中平 ; manicure YOLANDA NG at NAIL NAIL; text KO CHEUNG; coordination CRYSTAL LEUNG & KAREN WOO.

「Happiness」(幸福感)之於每個人的定義各不同。跟新科金像獎影后劉雅瑟(Cya) 漫談其自小離家、闖蕩演藝圈十多年的順逆,以至人們常懷緬過去、追趕未來, 忘記感受當下,或渴求成功、抗拒失敗等現象,她別有感悟。「我認為開心或不開心,都是瞬間的感覺,感覺是會改變的,毋須過度執着。 倒不如坦然擁抱眼前悲喜,忠於個人想法做每個決定。等一切過去,經驗內化為成長養分, 你就會從萬千變化之中,體驗到更豐富的人生況味,明白所有經歷都是美好的, 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劉雅瑟寧可歷盡挑戰,也不願無礙地白活一場。

比封后更珍貴的得着

比封后更珍貴的得着

Diamond Links 鉑金鑽石耳環 Harry Winston 
大衣 圍巾 腰帶 All from Giorgio Armani

人生非痛不可,皆因百般磨難,往往刺激人類求存的渴望,這恰是劉雅瑟封后電影《智齒》 觸及的題旨之一。《智齒》改編自作家雷米的同 名小說,由導演鄭保瑞執導,講述正在長智齒( 亦即「智慧牙」)的年輕警員任凱(李淳飾),隨前輩斬哥(林家棟飾)處理失槍事件,目擊斬哥因怨恨女線人王桃(劉雅瑟飾)吸毒駕駛將其妻 撞成植物人,向對方展開連場私刑以追究責任, 王桃出於內疚甘願服從,以尋求原諒及救贖,故 事刻畫出邊緣的人性掙扎、愛恨與欲望,也啟發 劉雅瑟對「演員」身份的深度思考。

劉雅瑟

Secret Wonder 鑽石、藍寶石及海藍寶石鉑金項鏈 WinstonTM Cluster 鉑金鑽石指環(左) Sparkling Cluster 鉑金鑽石指環(右)

All from Harry Winston

外套
長褲
Both from Giorgio Armani

「憑《智齒》榮獲最佳女演員,我好開心呀!」劉雅瑟以廣東話由衷表達謝意,「金像獎 是神聖的電影盛會,有幸獲提名及參與典禮,已 經難能可貴,沒想到最後竟然獲獎,簡直不可 思議!當夜我站在台上,開心得超越了『喜極而 泣』的程度,既不想哭泣也超級冷靜,只想好好 感受那份滿足感 ⋯⋯ 哪怕一生人只有這一次, 也夠圓滿。因為憑這角色被業界認可,是對我作 為演員的莫大肯定。」

惟肯定無關走紅與否,「許多人提醒我獲獎 後要把握機遇,小心地經營往後的演藝生涯等。 但自問對演戲沒野心,要不是遇上《智齒》和王 桃,也不敢確認自己是個演員,過去參與的演出 都要花心思,但極致度不及《智齒》,完成這戲 才知道將身體和靈魂全情投放的威力,也開闊了 對演員生涯的想像。比起怎樣紅下去,我更在乎 怎樣延續王桃的啟迪,在將來繼續盡力演好其他 角色。」

不要偶像光環 迎向現實

不要偶像光環 迎向現實

Sparkling Cluster 鉑金鑽石耳環 Harry Winston 
裇衫 胸衣 半截裙 高跟鞋 All from Fendi

這番感言其來有因。話說,劉雅瑟於 15 歲時跟同學因好奇,參加了湖南經視的選秀節目《明星學院》, 誤打誤撞獲得「觀眾票選獎 」,從偶像歌手出道 。「 那時我曾紅過一陣子(笑),但自知歌舞才藝不厲害,每次看粉絲在台下歡呼,心裡蠻不適應,也 會自我質疑憑甚麼值得被追捧?」她誠懇的說。

疑惑之際,劉雅瑟巧遇主演青春片《十三棵泡桐》的機會。「雖然我從小常跟兄姐去戲院,但坦白說沒特別喜歡電影,更不曾立志當演員。第一次演戲,我如小孩子初 學繪畫,沒想美不美、好不好,也不抱任何負擔或期望,只是輕鬆去享受跟劇組的合 作。」純粹地投入,讓她得以細味戲劇的樂趣及魅力,「於大銀幕欣賞成品,深深被每 格畫面所感動,原來電影的力量這麼偉大!加上我喜歡觀察人性,電影正是好渠道去 體驗不同生命。我開始想當演員,以努力提煉影像作品,尋求那踏實感。」

劉雅瑟

決斷的劉雅瑟,隨心意棄歌從影,轉攻演員之路。帶着《十三棵泡桐》的口碑, 她以為會在影壇有新發展,奈何本非藝術院校科班,欠缺任何人脈或家世等條件,其當紅日子不長久,很快如本名「 劉欣」的普通話諧音「流星」般,轉眼墜落。「那時我年輕稚氣、外形嬌小,除了演出青春片,市場沒甚麼適合的角色,試鏡更常被人拒 絕,一耗就耗上很多年。」那段浮沉歲月,她走遍各省各市找機會,既要借住不同朋 友的家,也得跑龍套及兼賣服裝維生,委實不易過。

「低潮中,難免有人勸退、有事打擊,我曾費勁地消化紛紜感受及意見。幸好, 我的個性特別倔強和理智,日子再苦也不曾絕望,也甘心在憂患中積極繼續尋看機 會。」劉雅瑟回看來時路毫無怨懟,「人始終會長大。那些等待的日子,也非白白在空等,只要校正心思,亦可累積有用的經驗。」

每刻等待皆有價值

每刻等待皆有價值

西裝外套 裇衫
長褲
All from Gucci

當劉雅瑟立定決心挺下去 , 就將本名改成藝名 「 劉 雅 瑟 」 , 寓意做人理當「 優雅地瑟 」( 得戚 ),任世道艱難亦可自我欣賞 。「 另 外 , 有 感 自 己 屬 於 觀 察 及 體 驗 型 演 員 , 就 從 不 浪 費 任 何 時 光,特別喜歡到處流浪,增進閱歷。每次住進不同城市,我都會到處察看當地民生與風情;遇 見各路背景的人,若對方願意傾訴,亦會細心聆聽他們的故事或秘密;每晚臨睡前,我又愛聽新聞,自問很樂意接受真相,討厭被欺瞞,真實事件有助我了解社會及不同群眾的處境,也觸發後來喜歡演出城市邊緣人的取向。」

久而久之,劉雅瑟通過以上方法,將等待期間的無助、孤獨或無聊等渾沌情緒,轉換成求知、求進的動力,「沒戲拍的日子可沒荒廢,還讓我學到挺多新奇事。就算待在家百無聊賴, 那些微不足道的感受,亦讓我領略到生活閒情。所有的歷程和轉折,練就出我更成熟的身心狀 態 , 日 後 也 可 放 諸 於 角 色 中 應 用 。」默 默 付 出 近 十 年 , 她 終 於 憑 堅 持 迎 來《 致 我 們 終 將 逝 去 的 青 春 》第 二 女 主 角「 朱 小 北 」, 為 事 業 開 出 久 違 的 曙 光 , 後 又 陸 續 參 演《 匆 匆 那 年 》及《 失 孤 》等 電 影 , 亮 相 《 我 就 是 演 員 》 等 勵 志 綜 藝 節 目 , 甚 至 南 下 香 港 參 演 了 《 幸 運 是 我 》 及 《 麥 路 人 》, 漸 為 觀眾記住,走出更遠的路。

「感謝所有高低起伏,使我有能力抓住跟《智齒》的緣分。」劉雅瑟分享,「《智齒》前期籌備 極保密,我甚至沒參與試鏡,但因對故事無限好奇,嘗試跟經理人提出可否跟導演會面,足足 等上兩個多月,大家終於抽到時間在北京一聚。過程中我們談了甚麼?好像喝了半小時咖啡, 細節卻不記得了。那我何以得到王桃一角?或是我忽悠了導演,才騙到角色吧(大笑)!」說是忽 悠,也不盡然,「其實後來我請教過導演,據他解釋,是從我的眼神中察覺到對演戲、對生存的 渴想,挺接近角色的生命狀態,才選上我。」

真實體驗 活現人物生命

真實體驗 活現人物生命

外套

長裙 高跟鞋 All from Saint Laurent

對於導演的說法,劉雅瑟有感 。「 不演戲的時候 ,『 劉雅瑟』是個有點社交恐懼、不太常思考又惜命的女生 。 但 一旦演戲了,她會變得截然不同,既喜歡跟每個人討論故事,絕不逃避各種任務,也願意為角色拼盡命。導演或覺得我不放 棄 的 狠 勁 , 跟 王 桃 為 求 贖 罪 跟 斬 哥 糾 纏 的 強 悍 本 質 類 似 吧 ? 」 待 開 鏡 之 後 , 她 也 慢 慢 發 掘 到 跟 王 桃 相 似 之 處 ,「 我 早 年 的 飄泊對應了王桃的無依,拍攝時,我會嘗試放大對前景及命運的不安,快速而深入地揣摩角色心境。但畢竟我的生活跟 王桃又非百分百相同,總有難以掌握的部分,當時拍攝周期共三個月,我的戲分約一個月,就得多耗元氣接近她、感受 她,盡可能投入王桃的世界。」

說着,劉雅瑟不禁搖頭苦笑,「我非技巧型演員,不懂太多專業技法,也不愛刻意設計角色,劇本多數只看一遍, 怕背太熟,真的變了『演』戲,不是『活』出角色。此外,我也傾向運用實際經驗,摸索角色的心情及處境。所以那時 我對自己挺狠,把生活過得很慘,為了展現王桃的羸弱及可憐,開工前後我完全不會吃飯,任由自己極度飢餓、累得崩 潰;拍動作戲,又盡量堅持不用替身,自行上陣及反覆試戲,就算從二樓拉威吔跌下,或被家棟哥拳打腳踢,我都主張 真打實拍,以調整戲劇所需的張力及畫面,也建立身體記憶活出王桃的人生,而非單純地將她的遭遇演出來。」

完整訪問刊登於ELLE HK 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