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y Feature
母親節前專訪脫北女孩朴研美:「媽媽為我付出的,我無法償還!」
Photo: LEO CHAN; stylist KYLE WU; hair & makeup WENDY LEE at WENDY'S WORKSHOP; wardrobe JIMMY CHOO, MANOUSH FROM RUE MADAME & WHISTLES; Special thanks to INDIGO LIVING for providing the nice furniture and decors.
READ MORE

母親節前專訪脫北女孩朴研美:「媽媽為我付出的,我無法償還!」

Share to:

朴研美攜着母親來到《ELLE》的影樓,她們的手幾乎沒有放開過。當她拍照時 常叮嚀母親:「媽媽你坐吧!」挑衣服時亦先讓母親過目。當我們讚她乖女的同時,可曾想過朴研美母親的偉大——很多人都看過她聲淚俱下地談起母親代她被強暴的影片。天下間的母親都是這樣,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想兒女委屈受苦。她說在脫北過程很痛苦,多番想了結生命,然而支持她走下去的,正是家人的愛。

Photo: LEO CHAN; stylist KYLE WU; hair & makeup WENDY LEE at WENDY'S WORKSHOP; wardrobe JIMMY CHOO, MANOUSH FROM RUE MADAME & WHISTLES; Special thanks to INDIGO LIVING for providing the nice furniture and decors.
母親節前專訪脫北女孩朴研美:「媽媽為我付出的,我無法償還!」
Photo: LEO CHAN; stylist KYLE WU; hair & makeup WENDY LEE at WENDY'S WORKSHOP; wardrobe JIMMY CHOO, MANOUSH FROM RUE MADAME & WHISTLES; Special thanks to INDIGO LIVING for providing the nice furniture and decors.

朴研美攜着母親來到《ELLE》的影樓,她們的手幾乎沒有放開過。當她拍照時 常叮嚀母親:「媽媽你坐吧!」挑衣服時亦先讓母親過目。當我們讚她乖女的同時,可曾想過朴研美母親的偉大——很多人都看過她聲淚俱下地談起母親代她被強暴的影片。天下間的母親都是這樣,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想兒女委屈受苦。她說在脫北過程很痛苦,多番想了結生命,然而支持她走下去的,正是家人的愛。

當問到,今年母親節你最想跟媽媽說些甚麼?朴研美思索了一會然後說:「媽媽對我無條件的愛,我是沒法想像的。她是我的一切,為我付出的,我無法償還,除了感激她,我也將永遠愛她。」此時朴研美的母親在旁,雖然不懂英語,但母女倆溫暖的眼神接觸,已經足夠表達心跡。

有讀過其著作《為了活下去》的話,你會為這個女孩的經歷而揪心。「我有過很多痛苦時刻,如果這樣就得自殺,不知死了多少回,不過現在我反倒會擁抱那些最壞時光。」她說從去世的父親身上,了解到人一生下來就是一份禮物,她亦得尊重生命。

脫北多年,陰影仍如夢魘般跟這位美麗少女糾纏不清。「有時夢見自己在逃脫,但找不到路,只得繼續逃跑,醒來時察覺非身處北韓或中國才釋懷。我想這是所有脫北者都 有過的經驗,包括我母親、姊姊。重讀自己的書,遇上有些章節如描述中國的生活,真的不敢讀下去。」朴研美補充她 最愛讀最後一章,記錄着重遇姊姊的情況。每次遇到衝擊,她重複又重複地讀着那個章節,藉以給予自己力量。

「雖然我現居美國,地理上距離北 韓很遠,仍感到不安全。」朴研美心感無論身處何方,獨裁者都有可能殺死任何一個人。「北韓政府只希望我能閉嘴安靜,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但我不會如他所願,我會為自己的自由而戰。」她堅定地說。

在朴研美眼中,北韓沒有人權、尊重,人民可以因為看 一套荷里活電影就被捕,人命是不值錢的東西。很少脫北者以真實身份站出來,告訴世人北韓的橫蠻,她是少數。「但我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我的敵人金正恩太強大。」

 

脫北後的朴研美瘋狂閱讀,先是從《動物農莊》學懂民主及個人體制。因此,她開始懂得了解自己,儘管自說仍處於一個發掘階段,但她至少知道自己的喜好,亦學懂自我表達。有些香港人花十多年學習英語仍未達標,她經數年苦讀便考上知名的「哥倫比亞大學」。「我想學經濟,了解這個世界的運作,我不知道將來自己會否是一個 business woman,或者從事政府工作也不一定,反正我希望自己將來的工作是有意義的。」眼前的朴研美自信十足,像有個光環掛在頭頂。

談及現時在美國的生活,她卻笑指沉悶。「典型的學生生活:上學、午膳、在圖書館學習,然後回家再學習偶爾跟朋友見見面,這就是一切。」但她至少覺得的自己是幸運 的,不會為未來一年而擔憂。

撇除轟烈的過去,朴研美就跟一般女性沒兩樣,一生只在追求安全感,一份簡單的安逸。「我希望未來過着平靜生活,若問及對未來的願望,我會回答:no more drama!」她莞爾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