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
Photo Credit: Screen Media

《返校》是近日台灣上映的恐怖片,票房勁收甚至開畫票房創下台灣電影八年來最佳紀錄,更被讚為必奪本屆金馬獎最佳影片。一部恐怖片竟然如此好評,當然不只是驚嚇過度,而是拍出一些弦外之音,讓大家知道有些東西比鬼魂更恐怖⋯⋯

《返校》由同名電子遊戲改編,以1962年的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山區一間名為

《返校》由同名電子遊戲改編,以1962年的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山區一間名為翠華中學的校園裡,高三女生方芮欣因為面對家庭及學校問題,接受輔導老師張明暉的心理輔導,兩人也意外地產生了感情。

 

《返校》看似是愛情故事,但這段師生戀卻揭示台灣戒嚴時期學校的白色恐

《返校》看似是愛情故事,但突然有一夜,方芮欣和高二男生魏仲廷,在暴雨中的空無一人的校園中甦醒,二人被困於學校,嘗試逃出和尋找失蹤的張老師,卻發現學校的各種事物與場景,都有着不為人知、深埋已久的歷史恐怖真相。

 

《返校》的時代背景為1962年的台灣,女學生與男老師發展師生戀,在問題叢生

《返校》的時代背景為1962年的台灣,女學生與男老師發展師生戀,在問題叢生的家庭及學校中,他成為她的唯一出路。同時,老師與其他師生組織禁書的讀書會,而這段師生戀揭示出台灣戒嚴時期學校的白色恐怖,讀禁書者被判叛國罪,言論自由受監控,但他們冒著生死風險,渴望一線的呼吸空間。

 

《返校》將「校園鬼故」的陰森傳統發揚光大,但電影不只呈現恐怖,而是直接道

《返校》將「校園鬼故」的陰森傳統發揚光大,但電影不只呈現恐怖,而是直接道出校園恐怖的根源,正是校園裡殘留最多黨國符號、最多威權痕跡。身處台灣的學校,每人都必先經歷一場小型戒嚴,有不可挑戰的權威、有無法動搖的權力關係、有鼓勵告密的文化,有排除異己的橫蠻橫教條⋯⋯

 

《返校》之所以叫好叫座,它能夠借恐怖愛情故事,說出昔日台灣的不自由戀

《返校》之所以叫好叫座,它能夠借恐怖愛情故事,說出昔日台灣的不自由戀愛關係;能夠借校園的陰森,說出政治恐怖陰魂不散;能夠借以往的歷史故事,說出現今某些地方毫不正常的荒謬境況。 

《返校》的說故事方式,穿梭於夢境與真實之間,故事不算複雜,卻帶來不少懸

《返校》的說故事方式,穿梭於夢境與真實之間,故事不算複雜,卻帶來不少懸疑感及壓迫感。別忘記,《返校》本身是遊戲,電影也像冒險遊戲一樣,玩家/觀眾先跨過部分躲避敵人關卡,然後蒐集情報與物品,直到收集完畢,才能找出進入下一章節的線索。而當中不少「彩蛋」卻暗藏對真實歷史的影射。

 

《返校》從這一角度來看,其實不算是一般嚇人的恐怖片,要是有人抱住一心

《返校》從這一角度來看,其實不算是一般嚇人的恐怖片,要是有人抱住一心求嚇的心態入場,也許有點失望。同時電影帶點文藝片的色彩,多少因為遊戲也有著類似感覺,如此多元色彩,足以令更多人好奇想知它的內容。

 

《返校》是一部政治色彩濃厚的電影嗎?未必!近年韓國拍過很多《逆權》電影,開

《返校》是一部政治色彩濃厚的電影嗎?未必!近年韓國拍過很多《逆權》電影,開宗明義都是逆權抗爭,但不少人如我,看完《返校》後卻有股熱血,很想了解當時發生甚麼事,而不是以旁觀者的角度看歷史。

 

說到尾,《返校》能夠在台灣開畫大收,更被喻為本年度甚至近幾年來的最佳

說到尾,《返校》能夠在台灣開畫大收,更被喻為本年度甚至近幾年來的最佳台灣電影,真的不無道理,即使你是歷史白痴或是討厭政治,都能吸引任何人士入場觀看,而看完又有點坐立不安。

 

當然,《返校》發生於五十多年前的戒嚴時期,當年的環境、氣氛與運作,大多觀

當然,《返校》發生於五十多年前的戒嚴時期,當年的環境、氣氛與運作,大多觀眾都未經歷過,甚至可能看不明白。不過,就算你看不明白當中白色恐怖,電影本身的恐怖緊張,以及年輕人追尋愛情與自由的情節,都足以令人看得投入。

 

只可惜,《返校》原定於10月17日在香港上映,但後來因「技術性延遲」原因暫緩

只可惜,《返校》原定於10月17日在香港上映,但後來因「技術性延遲」原因暫緩上映,現在映期未定,但早前用作宣傳的facebook專頁「返校 Detention 電影-香港」已被刪去,到底是甚麼原因,實屬未知之數。香港觀眾急不及待的話,相信要飛到台灣入場,或者要再等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