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專訪】劉俊謙:最壞,也是最好的時代
ELLE Star
【專訪】劉俊謙:最壞,也是最好的時代
Photo: Photo VINCENT MA; stylist STEPHANIE LEE; hair NICK LAM@Orient4.com.;makeup CARMEN CHUNG; wardrobe SAINT LAURENT, TUDOR; text & coordination CRYSTAL LEUNG.
READ MORE

【專訪】劉俊謙:最壞,也是最好的時代

Share to:

有人形容香港電影已經沒落,人才流失、製作費不足,80、90年代般的風光大製作不復見, 可是透過近期本土電影的成功,似乎讓人看到一線希望。劉俊謙(Terrance)由舞台走到大銀幕,雖說遇上了香港電影圈最差的年代,但對於他而言,或許這是個電影製作轉型的必經之路,甚或是迎接最好年代的新開始。

Photo: Photo VINCENT MA; stylist STEPHANIE LEE; hair NICK LAM@Orient4.com.;makeup CARMEN CHUNG; wardrobe SAINT LAURENT, TUDOR; text & coordination CRYSTAL LEUNG.
【專訪】劉俊謙:最壞,也是最好的時代
Photo: Photo VINCENT MA; stylist STEPHANIE LEE; hair NICK LAM@Orient4.com.;makeup CARMEN CHUNG; wardrobe SAINT LAURENT, TUDOR; text & coordination CRYSTAL LEUNG.

有人形容香港電影已經沒落,人才流失、製作費不足,80、90年代般的風光大製作不復見, 可是透過近期本土電影的成功,似乎讓人看到一線希望。劉俊謙(Terrance)由舞台走到大銀幕,雖說遇上了香港電影圈最差的年代,但對於他而言,或許這是個電影製作轉型的必經之路,甚或是迎接最好年代的新開始。

劉俊謙 Terrance Lau ELLE 訪問

訪問當天,剛好是疫情另一波爆發的前夕,《幻愛》趕及於電影院重開的短暫時光中上映,雖然只有短短幾天,但觀眾的好評和踴躍程度,讓劉俊謙難掩面上的興奮。這個成績,不但對第一次作為電影男主角的他來說是超乎意料的,他甚至形容自己有如正在經歷一個電影的奇蹟,讓他對創作重燃希望。

Tudor Black Bay Chrono S&G

劉俊謙 Terrance Lau ELLE 訪問

ELLE:《幻愛》的成功和口碑,是否超出拍攝前的預期?你認為電影 為何能引起觀眾如此大的反應? 
Terrance:電影上年已經完成拍攝,但延遲到最近才公映。因為自己很喜歡這套電影,認為是值得大家入場觀看的,所以就在網上寫了一些推介,想不到反應如此好。很多人可能已經很久沒有看香港電影,但即使沒有大明星、大場面,他們卻因為這套電影重新走出來;似乎憑着《幻愛》在一點點改變,可能香港人都想看一些緊貼自己的故事,而電影中的場景、人性和故事能夠和觀眾連接。

Tudor Black Bay 58 Navy Blue

劉俊謙 Terrance Lau ELLE 訪問

ELLE :電影的成功,不但能為你帶來注目度,加上舞台劇出身的背景,讓觀眾對你的期望也相對變高,會不會變成無形壓力? 
T:能夠調節的只有心態,如果想有自由的心去創作,有時是需要去承受失敗;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但這並不代表我會不盡力,而盡力又不代表一定好。對我來說,做戲就如面對世界一樣,有太多的未知數,沒人可以保證未來的事,演員也不能保證這套戲一定會做得好好,唯有期望盡力之後變得更好。

Tudor Black Bay 58 Navy Blue

劉俊謙 Terrance Lau ELLE 訪問

ELLE: 由舞台劇走到電視、電影,三種演出媒介對你來說有何分別?
T:三種媒介性質很不一樣,舞台需要與觀眾有現場連繫,需要在一個指定空間中創作,這些是電視和電影的演員不需要處理的事,所以對我來說,舞台劇仍然是最有難度的一項。像一開始由舞台轉戰電視,拍攝《瑪嘉烈與大衞》時,因為自己不適應鏡頭前演出,覺得自己做得不太好,唯有花更多的時間去研究和適應。香港的舞台演員與電影、電視的演員像分成兩邊,但世界各地的演員其實都是換來換去,為何香港要分得如此清楚呢?我自己就好想成為其中一個打破這個框框的演員。

劉俊謙 Terrance Lau ELLE 訪問

ELLE :在被形容為「電影沒落」的時期加入電影圈,會否覺得自己有點不幸?
T : 我會覺得反而是一個新開始,最近參演的《二月廿九》、《幻愛》等,雖然都是低成本製作,但有年輕創作者掘起,同時年輕的觀眾也正在掘起,現在需要面對的只是交接,我們新一代沒有錢、沒有投資者,就要看有沒有人願意投資、信任有才華的新一代。真的不要再留戀過去所謂最光輝的十年了,就算重拍過去大賣的題材,現在的觀眾也未必會喜歡;以前太平盛世,喜歡的都是娛樂性高的,現在風雨飄搖的日子,會想看與自己有共鳴的電影。

劉俊謙 Terrance Lau ELLE 訪問

ELLE :因為人氣增加而面對接踵而來的工作,可能會相對減低自己創作、消化劇本的時間,你會如何取得平衡?
 T:有錢當然開心,但我想做自己喜歡的創作,遠遠超過我有沒有錢;或許我將使命感看得比較大,以《幻愛》為例,當然自己很喜歡這個角色,但我更希望能透過作品,令人了解到「愛人之前,其實要先愛自己」。對於大家的喜歡,我感恩,但我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身份,讓更多人認識舞台劇演員,我希望能做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