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referrerpolicy="no-referrer-when-downgrade" />
日本王室上演權力的遊戲?公開中傷皇兄、讓皇妃高齡產子:心機親王文仁和天皇哥哥德仁鬥足50年(下)
Celebrity Feature
日本皇室上演權力的遊戲?公開中傷皇兄、讓皇妃高齡產子:心機親王文仁和天皇哥哥德仁鬥足50年(下)
Photo: Getty Image, Instagram
READ MORE

日本皇室上演權力的遊戲?公開中傷皇兄、讓皇妃高齡產子:心機親王文仁和天皇哥哥德仁鬥足50年(下)

Share to:

2020年11月8日,日本皇室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親王被正式立為皇嗣,當地媒體大肆報導之餘,也翻出這導兄弟鬥足50年的「花生」往事。上篇講到文仁暫時贏了德仁一個馬鼻,是否代表他在餘下的權力遊戲裡笑到最後?

Photo: Getty Image, Instagram
日本皇室上演權力的遊戲?公開中傷皇兄、讓皇妃高齡產子:心機親王文仁和天皇哥哥德仁鬥足50年(下)
Photo: Getty Image, Instagram

2020年11月8日,日本皇室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親王被正式立為皇嗣,當地媒體大肆報導之餘,也翻出這導兄弟鬥足50年的「花生」往事。上篇講到文仁暫時贏了德仁一個馬鼻,是否代表他在餘下的權力遊戲裡笑到最後?

1第五回合比孩子:文仁勝

鬥基因、鬥結婚先後、鬥老婆討喜程度,文仁都稍勝一籌。不過說到底,王室宮

鬥基因、鬥結婚先後、鬥老婆討喜程度,文仁都稍勝一籌。不過說到底,皇室宮幃裡的主要鬥爭,還不是取決於有沒有繼承人?德仁和文仁決勝負的賭注,最後都落在兩位王妃的肚子裡面。紀子王妃婚後的5年裡基本滿足了KPI,相繼生了真子和佳子兩位公主,名副其實贏在起跑線;另邊廂93年才成為太子妃的雅子,卻一直沒有子嗣,承受來自朝野的巨大壓力。7年後,好不容易懷上骨肉,卻又生了個女兒愛子公主,至此日本皇室都沒有正統繼承人。

但沒關係,再生就好了吧?偏偏雅子妃生下女兒後即陷入嚴重的產後抑鬱

但沒關係,再生就好了吧?偏偏雅子妃生下女兒後即陷入嚴重的產後抑鬱,更放話不再懷第二胎。王室裡外並未報以同情,反而覺得雅子不識大體,批評聲不絕。眼看太太被圍攻,德仁站出來全力支持妻子,決定把唯一的女兒愛子當作繼承人來培養,並計劃向國會埋手,提出修改《皇室典範》,要求女性也可以繼承皇位。

由於當年日本王室沒有合法繼承人,國會逼於無奈只能順從德仁的意思

由於當年日本皇室沒有合法繼承人,國會逼於無奈只能順從德仁的意思。時值2006年,日本國會已準備好修訂憲法,時任首相小泉純一郎也打算給修正案簽字了,就在那一刻,日本皇室發生一件奇蹟!40歲的紀子,以高齡產婦的身分誕下一個男孩悠仁。

這絕對是文仁的驚天逆轉勝!須知如果修憲成功讓女性有繼承權,原本繼

這絕對是文仁的驚天逆轉勝!須知如果修憲成功讓女性有繼承權,原本繼承順位在德仁之後的文仁立即退到愛子公主之後。當時愛子只有4歲,意味文仁將徹底天皇夢碎。當下悠仁親王及時出生,既可立即停止修憲,保住文仁在德仁身後的皇嗣地位,而悠仁也將成為下一任合法繼承人,變相前一秒輸1比0,下一秒反勝2比1。

想深一層,不得不佩服文仁和紀子的心機,下的賭注也真的很大,畢竟生仔

想深一層,不得不佩服文仁和紀子的心機,下的賭注也真的很大,畢竟生仔生女都是命運使然,就算有傳兩人使用秘方增加產子機會,但結果怎樣也難以說得準吧?再加上當時紀子已經40歲了,高齡產婦的風險不用細表。總言之,他們賭對了,男孩出生後,果然全國上下興奮莫名,連首相都轉成安倍晉三了,修憲的事也自然無人再提起。

2最終回比地位:德仁勝

屈指一算,文仁這個心機王弟已勝過哥哥好幾回合了。產下悠仁親王後,氣

屈指一算,文仁這個心機王弟已勝過哥哥好幾回合了。產下悠仁親王後,氣勢更是一時無兩,據說當時皇室給文仁家的員工一下子由24人增加到51人;紀子弟弟結婚時日本皇室亦破格給這家平民賀禮;每年悠仁生日,皇室都給他大肆慶祝,每年都向外發布生日照和片段,長公主愛子和真子、佳子兩位公主都沒有這種待遇;另邊廂的雅子再一次千夫所指,一來因抱恙甚少出席公共場合,二來不像雅子生下男嗣,故此被毒舌的日本網民罵作「花瓶」、「廢物」、「不爭氣」。

人生有幾多個十多?一冕眼便來到2016年,德仁方終於迎來一次高光時刻。當

人生有幾多個十多?一冕眼便來到2016年,德仁方終於迎來一次高光時刻。當年明仁老天皇因年事已高,萌起生前退位的念頭;到2019年正式讓位給德仁,年號由「平成」改為「令和」。文仁自覺離天皇之位又近了一步,只因若德仁駕崩,皇位鐵定落在自己家裡頭,於是他膽大了,竟在記者會上發話,說政府出錢辦德仁即位儀式並不合適,哥哥應該自己出錢,變相「背後捅刀」罵德仁浪費納稅人金錢。

也許文仁的評論酸味太濃,政府和媒體不買帳,不但政府表示會繼續出錢

也許文仁的評論酸味太濃,政府和媒體不買帳,不但政府表示會繼續出錢,更警告文仁「皇族少摻合政治」。另邊廂「勝利二人組」的紀子也被比下去,只因休養近10年的雅子上任皇后後「華麗復出」,年輕時外交官的魅力統統歸位,大眾都記得她接待特朗普參加晚宴時風采醉人,談吐得體又妙語連珠,紐約時報也讚她「外交能力高尚,是王室新女性的象徵 。」

更令紀子生氣的,是雅子成為皇后後出任日本紅十字社名譽會長,這是作

更令紀子生氣的,是雅子成為皇后後出任日本紅十字社名譽會長,這是作為紅十字社名譽副總裁的紀子一直夢寐以求的頭銜,她甚至氣得說自己再也無力從事皇室工作了。說到底,德仁和雅子才是名正言順的王室繼承人,文仁和紀子即使如何機心如何拼命,要真正「勝利」,也得耐心等待德仁離世或讓位。即是說,文仁暫時只得跟哥哥「鬥長命」。

3終極輸家:日本皇室的女人

德仁文仁兩兄弟鬥足50年,暫時可算告一段落,文仁的勝利遲早會來,但說

德仁文仁兩兄弟鬥足50年,暫時可算告一段落,文仁的勝利遲早會來,但說德仁「輸了」也不準確,畢竟天皇之位他還是坐得穩穩的。唯一真正的輸家,是這場權力遊戲裡的女人,只因日本皇室最後都錯過有女性合法繼承人的機會。

其實古代日本統治階級絕不像今天男尊女卑,反而早在中國漢朝時已載

其實古代日本統治階級絕不像今天男尊女卑,反而早在中國漢朝時已載有一位卑彌呼女王。直到近代明治維新時期發布了《皇室典範》,才正式剝奪女性繼承權。看看每位皇室裡的女性,美智子太后、雅子王后、紀子妃、愛子、真子、佳子三位公主,無不是才德兼備,非常優秀的女性,卻無人擺脫得了皇室花瓶的命運,要不努力生孩子,要不混混噩噩變成國民茶餘飯後的閒話對象,如果想跟平民結婚,甚至連貴族身分都會丟失(明仁天皇的長女清子、侄女典子都因婚姻失去皇族身分,真子公主將是下一位)。

當然,「王室」這塊古老化石值不值得保存,本身有待商榷。但女人在權力遊戲

當然,「皇室」這塊古老化石值不值得保存,本身有待商榷。但女人在權力遊戲裡一直當輸家,對於「一子難求」的日本皇室而言卻不見得是好事。說穿了,文仁跟哥哥鬥足幾十年,真正鬥倒的,是日本皇室改革、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