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isty Copeland:「我的一生中能控制的事不多,唯有時間是我能完全掌握的。」
ELLE Star
【專訪】Misty Copeland:「我的一生中能控制的事不多,唯有時間是我能完全掌握的。」
Photo: Photo MASHA MALTSAVA;text Virginie DOLATA
READ MORE

【專訪】Misty Copeland:「我的一生中能控制的事不多,唯有時間是我能完全掌握的。」

Share to:

她曾是歌手Prince的繆斯女郎、奧巴馬總統的理事會成員,更是紀錄片《A ballerina’s Tale》的靈感來源,又曾於迪士尼電影演出……Misty Copeland是第一位非洲裔美國女性首席舞蹈員。她打破了芭蕾舞伶的固有形象和規範,不論是種族,還是身型方面,也讓舞台有了多樣性。如今,她的虛擬芭蕾舞蹈班在全世界閃耀發光。 因此,對於Breitling選擇她作為首個CHRONOMAT LADIES COLLECTION的代言人之一,絕不會令人感到驚訝,因為 Misty Copeland 演繹了屬於自己的童話。

Photo: Photo MASHA MALTSAVA;text Virginie DOLATA
【專訪】Misty Copeland:「我的一生中能控制的事不多,唯有時間是我能完全掌握的。」
Photo: Photo MASHA MALTSAVA;text Virginie DOLATA

她曾是歌手Prince的繆斯女郎、奧巴馬總統的理事會成員,更是紀錄片《A ballerina’s Tale》的靈感來源,又曾於迪士尼電影演出……Misty Copeland是第一位非洲裔美國女性首席舞蹈員。她打破了芭蕾舞伶的固有形象和規範,不論是種族,還是身型方面,也讓舞台有了多樣性。如今,她的虛擬芭蕾舞蹈班在全世界閃耀發光。 因此,對於Breitling選擇她作為首個CHRONOMAT LADIES COLLECTION的代言人之一,絕不會令人感到驚訝,因為 Misty Copeland 演繹了屬於自己的童話。

Misty Copeland是芭蕾舞家和慈善家,她更是歷史上第一位非裔的美國女性首席舞

Misty Copeland是芭蕾舞家和慈善家,她更是歷史上第一位非裔的美國女性首席舞蹈員。13歲時才第一次認識芭蕾舞,單親的她當時與母親住在一間破舊的汽車旅館房間裡,與五個兄弟姐妹一起在地板上睡覺,但最終在熱情的驅使下,Copeland以自己的足尖改變了命運。只有157cm高的她肌肉突出,與大眾對舞蹈員的印象有點不同,「對我來說,樹立健康形象至為重要。芭蕾舞伶不一定是苗條的白人女性,她可以是世界上任何一種人。」

Copeland是我們所謂的「神童」,15歲獲得了Music Center Spotlight Awards的第一名;18歲加入了位於紐約的美國芭蕾舞劇院的製片公司,成為芭蕾舞團的成員;25歲她成為了團中第二名黑人獨舞員,也是二十年來的第一個;八年後她成為了第一個獲晉升為「首席舞者」的黑人女性。時至今日,她已經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好的舞蹈員之一,時任奧巴馬甚至任命她擔任運動和營養理事會成員,為總統健身;她更擁有以自己為藍本的芭比娃娃,絕對是最終極的認可!

另外,她更吸引了超級巨星Prince的注意,成為他的繆斯女神之一。他教會Copeland擁抱自己的獨特性,並不用擔心如何與外界融合。她一直非常清楚她所面對的因難和障礙,也展露了絕對的決心,才成就了她到達現今的位置。在2014年出版的自傳《Life in Motion: An unlikely ballerina》中,她就告訴了大家她的座右銘:「你的來歷不一定能決定你將來要去哪裡。」

ELLE:雖然你已經是美國的星級人物,但對於那些不那麼了解您的人,可以簡

ELLE:雖然你已經是美國的星級人物,但對於那些不那麼了解您的人,可以簡述你如何開始跳舞嗎?
MC:大約4或5歲,在家中的時候吧!我的母親曾經是堪薩斯城足球隊的職業啦啦隊,因此她接受過少量的芭蕾舞,爵士樂和踢踏舞訓練,她會在房子的周圍跳舞。音樂和舞蹈是我家庭的重要一部分,我指的不是經過正式訓練的舞蹈,只是聽着流行音樂跳舞。作為單親家庭中的六個孩子之一,我們要經常面對沒有家的生活,或是在別人的家、旅館中睡覺,因此音樂成為我逃離現實的方法之一。

ELLE:當你還是小女孩的時候, 你是怎樣的?
MC:我討厭說話!我很害羞而且性格內向,跳舞是我表達自我的一種方式,也讓我意外地讓芭蕾舞加入了我的生命,當年我大約是13歲。

ELLE: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MC:我想跟隨媽媽的腳步,所以參加了學校舞蹈隊的試鏡,當時教練告訴我,我很有才華,她又建議我到社區中心《Boys and Girls Club》參加免費的芭蕾舞課,而接下來的就是歷史了!

ELLE:當你被稱為「神童」時,你的心態是什麼?容易去接受嗎?
MC:我只知道這是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有適合我的事情,我感到很高興,所以對於「神童」這個詞,基本上是左耳入右耳出了, 我不認為自己真正理解當中的意思,直到我成為了專業人士,情況突然變成相反了;我從被告知「你是注定要做這些」到「你的一切都錯」、「你太多肌肉了」、「你太矮了」、「你的膚色太棕」,「你沒有足夠的訓練」……我不知道為何我的世界當然顛倒了,但是這也讓我真正了解到芭蕾舞中的種族主義。我知道我不會突然之間變成專業芭蕾舞標準中的完美,「我能夠成為專業芭蕾舞蹈家,這已經不對了。」

ELLE:您與Charlize Theron、姚晨是Chronomat女士系列的新代言大使,這是第一款完全為女性而

ELLE:您與Charlize Theron、姚晨是Chronomat女士系列的新代言大使,這是第一款完全為女性而設的系列,作為第一代全女性的代言人,對您有什麼意義?
MC:與兩位不可思議、堅強而且多樣化的女性一起,我想這正正代表着我所堅持的理念。我不會為了成為品牌的代言人,而破壞自己的理念。這個系列非常高端和有魅力,但同時也有休閒隨意感,這絕對是我的風格和生活方式。

ELLE:系列有兩種尺寸,大號和小號,你所戴的是哪一個?
MC:我的手腕很小,但我喜歡大號的款式。這款手錶能夠代表女人不只是一個面向,可以拼搭着不同的配襯方式。它於美麗又優雅的同時,我亦看到了一點陽剛之氣。

ELLE:你認為手錶是可以傳給下一代的家傳之寶嗎?
MC:作為一名藝術家,我是這樣看待藝術品的:不論是用以收藏的藝術品,還是精美的設計師服飾、鞋子、珠寶,其價值都是永恆的。背後的傳統故事和歷史當然對我有着很深的意義,但能夠將具有故事意義,而且有價值的東西傳承給下一代,更是別具意義。尤其是作為美國的黑人婦女,我們通常無法獲得這些東西,因此能夠擁有可以傳給我後代的東西,我感到自豪。

ELLE:你記得你的第一隻手錶嗎?
MC:記得,小時候我迷上了向日葵和葵花籽。我記得媽媽給我買了一隻畫有一個大向日葵的手錶,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我不曾擁有貴重物品,但我不知道它在哪裡了。

ELLE:去年你推出了芭蕾技巧網上課程,讓大家以另一個方式去接觸專業舞蹈。你認為這能吸引更多的人進入此領域嗎?
MC:絕對是!我從不同的機會中獲取經驗,無論是為Breitling代言,還是通過網上大師課程,讓我接觸到不同的觀眾。我們從網上課程獲得的反應是令人雀躍具難以置信的,所有人都有機會去接觸芭蕾舞,這可能是探索和學習新事物的窗口。

ELLE:什麼時候會回到舞台?
MC:ABT計劃進行一個虛擬的秋季演出,但我決定不參加其中,因為我背部的傷患仍在康復中。我現在可以跳舞了,但是我仍未能回復到ABT的水平。目前還未有開放劇院的時間表,我們可能需要6個月,或更長時間才能真正的回復到舞台上表演,才能恢復這種狀態。

進行店鋪預約或查詢: https://bit.ly/3fOcZBg

發掘Breitling最新女裝腕錶系列: https://www.breitling.com/hk-en/watches/chronomat/

Don’t M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