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電影, 媽媽咪呀, 媽媽咪呀2, 媽媽咪呀2018, Amanda Seyfried, 荷里活, Mamma Mia
Celebrity Feature
電影《Mamma Mia 2》 2018新版女主角Amanda Seyfried大爆荷里活黑幕!「易角?我沒所謂!」
Photo: Getty Image, Internet
READ MORE

電影《Mamma Mia 2》 2018新版女主角Amanda Seyfried大爆荷里活黑幕!「易角?我沒所謂!」

Share to:

2018新版《媽媽咪呀!開心再嚟》電影上映前,女主角Amanda Seyfried大爆荷里活黑幕!男女不同酬的制度,令這位剛為人母、蛻變為敢言自信的辣媽,胸中有言,不吐不快。

Photo: Getty Image, Internet
電影《Mamma Mia 2》 2018新版女主角Amanda Seyfried大爆荷里活黑幕!「易角?我沒所謂!」
Photo: Getty Image, Internet

2018新版《媽媽咪呀!開心再嚟》電影上映前,女主角Amanda Seyfried大爆荷里活黑幕!男女不同酬的制度,令這位剛為人母、蛻變為敢言自信的辣媽,胸中有言,不吐不快。

終於,荷里活女星Amanda Seyfried 學

終於,荷里活女星Amanda Seyfried 學懂了說不。憑着電影《媽媽咪呀》漸露頭角,到2018年,足

終於,荷里活女星Amanda Seyfried 學懂了說不。憑着電影《媽媽咪呀》漸露頭角,到2018年,足足15年後,Amanda才開始敢於為自己的權益挺身而出。她認為這股新近發掘的自信大部分源於做了母親—她3月份才生下女兒。「我心內燃起了火,覺得自己有價值。」坐在餐廳的角落,穿着黑色牛仔褲和T 裇的Amanda,語氣和衣飾同樣低調地說:「我現在有了女兒,我要站起來,只有這樣,我的時間才變有價值,也才會得到尊重。」

我生氣得爆粗這種自我

我生氣得爆粗這種自我肯定,當Amanda Seyfried在洽談荷里活2018新版電影《媽媽咪呀

我生氣得爆粗

這種自我肯定,當Amanda Seyfried在洽談荷里活2018新版電影《媽媽咪呀!開心再嚟》(《Mamma Mia!》續集)合約的時候,絕對發揮了作用。事隔足足十年才登場的大片續集,正當人人都以為片商會急不及待鋪出紅地氈籠絡她回歸的時候,實情卻不是這樣。「他們的態度就是:我可以隨時換人。」

事實上,真的有人說出了

事實上,真的有人說出了這句話。「《媽媽咪呀》2018新版要易角?我沒所謂,但這就

事實上,真的有人說出了這句話。「《媽媽咪呀》2018新版要易角?我沒所謂,但這就因為我是女人嗎?」 Amanda Seyfried嘀咕着。特別是當前男友Dominic Cooper(在電影中飾演她男友Sky)無意中向她透露了當年的片酬時,她更是怒翻了天。「我生氣得直爆粗,當下就覺得不可以再讓他們這樣待我,我不會再封口!公平嗎?為何男女演員同工不同酬?Dominic 是一個好演員,他當時可能名氣較我響,但這並不全然。」

Amanda Seyfried在電影《媽媽咪呀!》上

Amanda Seyfried在電影《媽媽咪呀!》上映一年之後,才在Dominic 的口中「意外地」得知真相:「我希

Amanda Seyfried在電影《媽媽咪呀!》上映一年之後,才在Dominic 的口中「意外地」得知真相:「我希望環球不會因為我說出這件事而生氣,但這不是片商的錯,這只是現實,是荷里活長久而來行業制度的漏洞。原則上,每個人都想節省成本來賺得更多,我不怪任何人,只怪這股行之已久的壞風氣,為甚麼人人都害怕爭取更多?就像談2018《媽媽咪呀!》續集合約的時候,片商說他們可以換人,我聽到了,但我不相信,也開始敢於爭取更多。我敢於說『不』,直至我滿意為止。」

人們不再害怕這位《媽媽

人們不再害怕這位《媽媽咪呀》2018新版女主角,Amanda Seyfried感到女人在荷里活可以

人們不再害怕

這位《媽媽咪呀》2018新版女主角,Amanda Seyfried感到女人在荷里活可以變得更有影響力。「人們不再害怕,#MeToo 和Time’s Up 等反性侵運動予人說出真相的勇氣,不要害怕反響,因為這就是事實。從前人們害怕會失去工作、理智和聲譽,但現在我們可以說出事實而又不會失去一切。現在沒有人會沉默,不用感到不安或遭受暴力。」

15 歲參演美國肥皂劇,2004

15 歲參演美國肥皂劇,2004年的《辣妹過招》令Amanda聲名鵲起,其後的《孤星淚》(Les Mis

15 歲參演美國肥皂劇,2004年的《辣妹過招》令Amanda聲名鵲起,其後的《孤星淚》(Les Misérables)、《賤熊2》(Ted 2)、《深喉女神》(Lovelace)的多樣化角色令人刮目相看。Amanda 說現在做了媽媽,讓她對工作有新看法:「別人開始待我不同,這是一種尊重。從前少不更事,別人不需要認真看待我,現在他們會覺得可以信任我,或者相信我會準時上班,儘管我從來沒有遲到,就算15 歲時也沒有。曾經有人對我很壞,也許因為我看起來年輕又不是抗爭型。我現在學懂了一件事:不要把事情個人化,因為這只會浪費時間。」

美國要更好管制槍枝照

美國要更好管制槍枝照顧孩子可會影響Amanda 的休息時間?她笑說:「也許你會

美國要更好管制槍枝

照顧孩子可會影響Amanda 的休息時間?她笑說:「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壞,我們的保母就是我的媽媽。她退休後和我們住在一起,神奇地,她來了之後我睡得很好。」

她口中的「我們」,包括了演

她口中的「我們」,包括了演員丈夫Thomas Sadoski。去年他們低調結婚,Amanda 將之歸功於Donald

她口中的「我們」,包括了演員丈夫Thomas Sadoski。去年他們低調結婚,Amanda 將之歸功於Donald Trump:「這個世界真的瘋了,其中一個證明是Donald Trump 竟然當選。我感到就像是處身在一場不會清醒的夢境,既然如此,不如結婚吧。」

他們將注意力轉移至組

他們將注意力轉移至組織家庭,Amanda認為家庭比結婚更意義重大。出身於賓

他們將注意力轉移至組織家庭,Amanda認為家庭比結婚更意義重大。出身於賓夕凡尼亞州的典型美國家庭,母親是職業治療師,父親是藥劑師,Amanda對現行美國的槍械法例感到十分憂心。「到底在保護着誰?我不禁要問,為甚麼超市可以出售突擊步槍?為甚麼普通市民需要步槍?教師也要配槍?教師不是護衞,他們是教師啊!他們的任務是教育!孩子被射殺了,政客竟然仍不斷堅持不是手槍殺人,是槍手有精神病!」

不像荷里活其他女演員

不像荷里活其他女演員,Amanda不介意公開她患有情緒病,當中包括長期作戰

不像荷里活其他女演員,Amanda不介意公開她患有情緒病,當中包括長期作戰的強迫症和憂鬱症。19歲開始,她已經服食精神科藥物。「我服用的劑量不是很大。這些藥物可以是良藥或毒藥,要看每個人服藥後的化學反應。藥物對強迫症很有效,醫生說30%靠藥物,餘下70%要靠個人努力。」

「藥廠在某些方面很邪惡

「藥廠在某些方面很邪惡,但我們需要藥物。關鍵是誰在管理藥廠?誰有決定

「藥廠在某些方面很邪惡,但我們需要藥物。關鍵是誰在管理藥廠?誰有決定權?又是誰決定給你甚麼藥物?這是我憂慮的地方。現在人人都在吃藥,但有些人其實不一定需要用藥的。我有些朋友的醫生便說他們不需要吃藥,只需要曬太陽。」她皺着眉說。無論是否同意Amanda 的觀點,她對敏感話題的敢言也應該得到讚賞。

 

完整內容於《 ELLE 》香港版 9 月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