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安琪:「最日常的事物已經是最浪漫。」
Photo Credit: Man Wai Tai, Instagram, styling Kyle Wu; fashion assistant Samson Ng; wardrobe Alexander McQueen, Fendi, Vintage Hollywood; hair Sing Tam (pi4.hk); makeup Kris Wong ; text & coordination Kenas Kwong; Special thanks to Maison Misiao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她是謝安琪;亦是浦銘心,是知性的香港天后;亦是柔情的理想人妻,這次和Juno麥浚龍合作《廢話》一曲,她亦趁著這機會憑歌寄意,與《ELLE》讀者分享她和另一半相處的藝術。

和Juno合作「廢話」這首歌時,你遇到最大的困難是?

演繹「廢話」這首歌時,我和Juno兩人要好像跳舞一樣留意對方的節奏感,要很懂得和對方配合,雖然我們是分開錄音,但是之前的準備工夫也為時甚長,Juno其實收藏這首歌很久了,我自己亦將這首歌反覆聽了一年時間才正式錄音,這次的確是有很充裕的準備時間。

其實歌詞中的單字不是平常會使用,特別是兩個人溝通和對話時的語氣

歌詞中的單字有令你覺得難消化和演繹嗎?

我們正式錄音時覺得真的要表達到歌詞所說的兩人對話的張力,甜蜜的時候豐富的感情;有磨擦時候兩人的緊張,其實我們都嘗試在演繹和互相配合的時候,希望可以做到想要的效果。

 

我們正式錄音時覺得真的要表達到歌詞所說的兩人對話的張力,甜蜜的

歌詞中的單字有令你覺得難消化和演繹嗎?

其實歌詞中的單字不是平常會使用,特別是兩個人溝通和對話時的語氣,或者一些對話的狀態,我覺得林夕選的字很精準,其實也可以歸納為幾類:感情很甜蜜的時候有一系列的字;大家有磨擦的時候或者爭吵的時候又有一系列的字,我覺得理解不難,但我們的對唱是一個人一個字交錯,要很清楚做到對話的穿插,那種質感不是只靠我們怎麼說那個字,還有編曲和節奏,不是對準這麼簡單,有時可能是快一點 有時可能慢一點 有時可能是等一會兒再說一個字,這些都是經過大家取捨和嘗試,所以這首歌的製作是頗繁複的,但效果非常不錯。

我很喜歡這首歌的創作意念,這首歌起源於Juno和林夕之間的一個話題,其

這首歌有沒有影響你個人的愛情觀?

我很喜歡這首歌的創作意念,這首歌起源於Juno和林夕之間的一個話題,其實和人溝通時我們會說很多「廢話」,例如「吃飯了嗎?」和「你今天工作如何?」,其實很籠統和聽起來很「廢」的東西,其實兩個人相處時常會說這一類說話去建立大家的感情和表示互相的關心,這些「廢」的說話亦都有其必要性,有時這些簡單的說話不是只代表了今日過得如何,而是一份關心。

https://www.instagram.com/p/Bx1rkW8gWUk/

所以我自己在聽這個話題時覺得非常有趣,很甜蜜的時候,可能一句「我很想念你」很難表達想念的程度,言語其實有它不足的地方,我在聽這首歌的創作基石的時候我覺得這首歌有另一重意思,唱出來也好還是說話、文字也好,都是不足以表達人本身很飽滿、豐富、多重質感的情感,當你很愛一個人的時候,其實很難表達多層次的愛。尤其是兩人爭拗的時候,可能說了一些很氣憤的說話,例如「我很討厭你,我以後不想再和你說話。」這一句說話除了表面的意思,可能也代表了你很愛這個人,所以這首歌叫「廢話」很有意思,說了語言和文字其實本身有很多缺陷和不足的地方,人類的情感其實比語言和文字豐富和深厚得多。

https://www.instagram.com/p/Bxju0kjA3e_/

在現實生活,你會寧願吵架還是相對無言?

有時有些人是要透過吵架才表達到真實的感受,可能是那一刻的情緒逼迫到某一極限,你才會把平日講不出口的事情說出來,有時因為這樣互相傷害,但亦有些人要這樣才能坦白表達一些對方一直不知道的感受;相反有些時候可能是,生氣到說不出話來,不說話有時可能更傷害對方的心,傷害對方的感受。所以重點不是吵架還是相對無言,而是大家的心,如果你有一個想了解對方和體恤對方的心,其實說不說話都可以。

https://www.instagram.com/p/BxeJgFUgQap/

浪漫和實際,你本人較偏向哪一邊?

我覺得這兩者是分不開的,100%浪漫其實又好像不夠養分給一段感情走更遠的路,完全地實際和沒談戀愛又沒有分別,所以我覺得浪漫和實際是分不開的,一段要經歷時間的關係,兩者比重要時高時低,有時要刻意營造浪漫的時刻,有時覺得最沒有浪漫、最日常的事物已經是最浪漫,所以兩者不是比較的,而是共存的。

https://www.instagram.com/p/Bd0QU7ohwNF/

伴侶做過最令你覺得最浪漫的事?

其實我覺得我很幸運,我的另一半(張繼聰)是很多小點子的人,我喜歡他的幽默,我覺得他做過最浪漫的事不是做過很大型的事,反而是他經常將無謂或不是重點的事情以很有趣的方式表達,日常生活經常會把一些很尋常的事情變得有趣,這種性格聽起來不是什麼浪漫的元素,但對我來說很浪漫,是一種可以很恆常的浪漫。

https://www.instagram.com/p/BdB21vmBITa/

我要說一個很難忘的事例,有一天我要拍一個護膚廣告,我就說:「我明天要很早起床,我現在要早點睡。」大家都感覺得到我為這個工作的準備工夫,早上我還未起床的時候,他突然很緊急,好像火警鐘響一樣搖醒我,他說:「糟糕了!」 我問他什麼事,他就說:「你能呼吸嗎?因為你皮膚是沒有毛孔的,很擔心你,你這樣究竟能不能呼吸?」那一刻我覺得他要經過整晚深思熟慮設計這個橋段,在我未睡醒時殺我一個措手不及,這招真高!這是近期很出色的例子,那一天我拍廣告時的確很有自信,我簡直覺得自己來自另一個星球,擁有平常人沒有的皮膚。

https://www.instagram.com/p/Bx2G6D2A1L2/

最令你深刻的一次吵架是?

其實我和另一半沒有成功吵過一次架,最接近的一次都是「而家是不是要吵架?」大家相處了10多年只發生過一次,結果大家冷靜後嘗試想回對方的感受,問題就會解決。

https://www.instagram.com/p/Bxb_jhFgRn5/

你覺得最理想的伴侶氛圍是?

理想的氛圍可能是會很富有電影感的,未結婚前我幻想我和我的另一半的空間是這樣的:首先環境比較暗,會點很多香薰蠟燭,很老套但是我是很ok的,大家不知怎的走路的時候猶如在拍MV一樣,肢體動作都是很注重美感,偶爾大家會彈彈琴彈彈結他,平日生活比較寧靜。當然現實生活和我幻想的婚姻生活有少許不同,不是相距很遠,只不過是光線光亮一點,旁邊有很多的人,不想小朋友危險的關係 香薰蠟燭全都沒有了,但是我們的生活依然是如此,嘗試圍繞音樂看看書,比較寧靜的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