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y Joe原來只是假象?拜登愛情經典50年:橫刀奪走朋友妻?
Celebrity Feature
Sleepy Joe原來只是假象?拜登愛情經典50年:橫刀奪走朋友妻?
Photo: Getty Image
READ MORE

Sleepy Joe原來只是假象?拜登愛情經典50年:橫刀奪走朋友妻?

Share to:

拜登(Joe Biden)作為新一任美國總統,但原來除了特朗普反對後,最大反對的聲音可能是候任美國第一夫人Jill Biden的前夫Bill Stevenson,他較早前就大爆,原來拜登的半世紀愛情故事,是以橫刀奪愛來開始!

Photo: Getty Image
Sleepy Joe原來只是假象?拜登愛情經典50年:橫刀奪走朋友妻?
Photo: Getty Image

拜登(Joe Biden)作為新一任美國總統,但原來除了特朗普反對後,最大反對的聲音可能是候任美國第一夫人Jill Biden的前夫Bill Stevenson,他較早前就大爆,原來拜登的半世紀愛情故事,是以橫刀奪愛來開始!

拜登以78歲高齡即將上任美國總統,全球不少人都對他的故事很有興趣

拜登以78歲高齡即將上任美國總統,全球不少人都對他的故事很有興趣,其中家庭及愛情極富戲劇性,不用看他的二子Hunter曾經與大嫂一起,單單拜登的愛情故事,原來一樣極具追看性。

1兩段婚姻

拜登人生中有兩段婚姻,早於1966年就讀法學院時,他娶了第一任妻子Neilia,並

拜登人生中有兩段婚姻,早於1966年就讀法學院時,他娶了第一任妻子Neilia,並育有三名孩子大仔Beau、二仔Hunter及初生女兒Naomi。

2家庭好景不常

拜登的家庭好景不常,當他在1972年成為參議員後,他的妻子和當時還是嬰

拜登的家庭好景不常,當他在1972年成為參議員後,他的妻子和當時還是嬰兒的Naomi發生交通意外,不幸離世,而當時兩名年輕兒子Beau及Hunter亦受了重傷,幸好最後康復。

拜登當時在兒子的病床邊作就職宣誓,雖然他曾經為了兒子而一度想過

拜登當時在兒子的病床邊作就職宣誓,雖然他曾經為了兒子而一度想過辭掉公職,但他最終被說服留任,否則未必能夠踏上總統之路。

3五度向Jill求婚

拜登在妻子Neilia死後5年,迎娶第二任妻子Jill,再添一名女兒Ashley,組織一個天

拜登在妻子Neilia死後5年,迎娶第二任妻子Jill,再添一名女兒Ashley,組織一個天主教家庭至今,Jill亦即將成為候任美國第一夫人。拜登曾經透露,當年曾經五度向Jill求婚,才能娶得美人歸。

4Jill讓他重獲新生

拜登回憶往事時提到,歷經喪偶之痛,他偶然認識當年正在打離婚官司的

拜登回憶往事時提到,歷經喪偶之痛,他偶然認識當年正在打離婚官司的Jill。碰巧拜登大仔Beau鼓勵父親再婚,於是經歷第5次求婚,成功娶得Jill。其中,拜登在2007年的回憶錄中寫道,Jill讓他重獲新生,再次感到家庭完整的溫暖。

5橫刀奪愛

只不過,拜登即將登上全球最具權力的位置之際,一連串醜聞接踵而來。早

只不過,拜登即將登上全球最具權力的位置之際,一連串醜聞接踵而來。早前,Jill的前夫Bill Stevenson踢爆,當年自己是拜登的好友及競選助理,卻想不到拜登竟然搶走朋友妻子,橫刀奪愛!

6四十多年前的真相

較早前,Bill說自己無意傷害任何人,卻希望揭穿拜登當年的陰謀,告訴大家

較早前,Bill說自己無意傷害任何人,卻希望揭穿拜登當年的陰謀,告訴大家這個四十多年前的真相。一直以來,拜登都說看到Jill的相片一見鍾情,其後相約見面,時值Jill婚姻失敗之後的1975年。Bill卻指控,早於1972年,當時仍未與自己離婚的Jill與拜登經已相識。

Bill提到1972年,他與當時的妻子Jill一起為參選特拉華州參議院的拜登助選

Bill提到1972年,他與當時的妻子Jill一起為參選特拉華州參議院的拜登助選,夫妻二人更到過拜登家。同年,拜登贏得選舉後不久,其妻子Neilia不幸發生交通意外與女兒身亡,拜登忙於議會工作,拜託Jill幫忙照顧拜登兩位倖存的幼子,女方連忙答應,更經常以照顧人家的孩子為由,疏遠自己老公。兩年後,Bill開始懷疑Jill出軌,女方閨密看不過眼Jill與拜登過從甚密,便告訴Bill一切帽事,但同樣忙於工作的他依然半信半疑。

直至1974年10月,一位車主突然向Bill索取賠償,指控對方撞壞了他的車,後來

直至1974年10月,一位車主突然向Bill索取賠償,指控對方撞壞了他的車,後來Bill發現原來是拜登開了Jill的車,於是他找上門並終於證實二人的外遇。他隨即要求Jill搬走,並提出離婚,沒想到Jill急不及待完成離婚手續,火速搬進了拜登家中,甚至完婚,自從幸福快樂至今。

說到這裡,半世紀前的事情,如今實在難以知道誰是誰非。只能夠說,拜登與

說到這裡,半世紀前的事情,如今實在難以知道誰是誰非。只能夠說,拜登與Jill的幸福故事發展至今,更即將搬入白宮,但拜登原來由始至終都不是特朗普所言的Sleepy Joe,其兒子Hunter的風流史也有跡可尋,一切只是遺傳於父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