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Select
專訪唱作人Gareth.T與Moon Tang!情人節向對方示愛:「在對方面前做最誠實的自己。」
READ MORE

專訪唱作人Gareth.T與Moon Tang!情人節向對方示愛:「在對方面前做最誠實的自己。」

Share to:

若要形容Gareth.T,他絕對是一位滿懷自信、目標清晰宏大、喜歡確立願景,以及做事迅速果斷的創作人。至於Moon Tang,生性敏感脆弱、喜歡隨遇而安、重視當下感受、總是能接受各種突如其來的想法。然而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兩位來自不同背景,對音樂均有獨特見解,個性截然不同的人走在一起?還是正正因為彼此的「不同」,以致相吸,成為一拍即合的一對?

專訪唱作人Gareth.T與Moon Tang!情人節向對方示愛:「在對方面前做最誠實的自己。」

若要形容Gareth.T,他絕對是一位滿懷自信、目標清晰宏大、喜歡確立願景,以及做事迅速果斷的創作人。至於Moon Tang,生性敏感脆弱、喜歡隨遇而安、重視當下感受、總是能接受各種突如其來的想法。然而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兩位來自不同背景,對音樂均有獨特見解,個性截然不同的人走在一起?還是正正因為彼此的「不同」,以致相吸,成為一拍即合的一對?

沒有你的影子

談及音樂,既是兩人的共通之處,也是他們最相異的地方。Gareth和Moon,從創作音

談及音樂,既是兩人的共通之處,也是他們最相異的地方。Gareth和Moon,從創作音樂的經歷,到各自對音樂的理解和成就,均可說是迥然不同。

Gareth自小被逼學小提琴,卻從此成為他接觸音樂的橋樑,其後開始投向Hip-hop

 Gareth自小學習小提琴,成為他初接觸音樂的橋樑,其後開始投向Hip-hop與R&B的世界,「那時沒有人教我聽,總之覺得很有型,feel good就繼續愈聽愈多。」漸漸又對寫歌產生興趣,愈寫愈多,赴美國著名伯克利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就讀後,更名正言順地繼續寫歌。埋頭寫了三年,20歲那年,他終於領略到何為好的節奏、好的拍子、好的歌詞,亦找到屬於自己的寫歌方法。於是《Boyfriend Material》油然而生,「完成整張專輯那刻就已經十分相信自己的音樂。」他的推測沒有錯,這首歌發表後可謂唱到街知巷聞,成為許多二次創作的題材。繼後他又推出《Speed Limit》、《勁浪漫 超溫馨》、《December》等作品。這種獨特的音樂創作風格,當初他是如何塑造出來?「我的目標不限於亞洲,我想達到世界的標準。正正因為目標清晰,我很清楚要做甚麼音樂、寫甚麼的歌。」除了個人創作之外,他還會善用自己的音樂觸角,不時為其他歌手親自作曲、編曲、監製,譬如《Master Class》、《鏡中鏡》、《最後的黃昏》等等。

反觀,Moon則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從小較文靜的她,總是把心力放在胡思亂

反觀,Moon則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從小較文靜的她,總是把心力放在胡思亂想上。而過於感性的特質,令她看見拾荒者在她眼前經過,淚水也會不住流下,「我很容易放大身邊一切的感知,正因我在乎。」她成長時獨處時間較多,視音樂為她的玩伴。於是她一直唱一直唱,並逐漸成為她生活一部分。「原來唱自己的感受也可感染別人,不管他人如何解讀,就讓大家自行尋找想要的答案吧。」後來她有太多渴望表達的情感,因而開始學習用筆墨記錄身邊發生的每個當下。一首又一首帶有感染力,同時訴說自身感受的歌曲悄悄面世。無論是《Dear Moon》、《Get Lost》、《How Was Your Day?》,抑或她個人最喜歡的《Floating》,均是她憑歌記錄,當時最真實、或是最糟糕、最混沌的自己,「當你聽見一個人的歌聲,你會知道他唱歌的目的,有些想展現其唱功,有些則着重唱技,而我只想在你面前展現最徹底的自己。」

「當我創作《勁浪漫 超溫馨》,就知這首歌一定會引起共鳴。」Gareth說。「那首《floating》,究竟是

「當我創作《勁浪漫 超溫馨》,從來沒有質疑過它的可能性。」Gareth說。
「那首《floating》,究竟是否真的能唱出我討厭派對的真正原因嗎?」Moon說。

單是從兩人對自己作品的看法,常人大概已無法想像兩人的相知相遇。看似難以交疊的人生軌跡,卻未能阻止兩個截然不同的靈魂最終碰面。

成為你的影子

「還未一起之前,其實我們早已知道彼此的存在,在我留學期間,更專注音樂

「還未一起之前,其實我們早已知道彼此的存在,在我留學期間,更專注音樂創作時,他便突然闖進我的生命。他說覺得我創作得不錯,便邀請我一起創作。」Moon同時也承認,早就知道對方與自己的個性相差甚遠,她續說:「先說做事方式,他每月都會逼自己完成一定的作品量,甚有規律,也講求效率;我則需要憑感覺創作,緩緩地用自己的步伐創作。所以他常形容自己為職業球手,我則是業餘。」Gareth續道,兩人全然不同的行事作風:「我很想把所有事情做到精確無誤,做一個出色的人,而她卻從來不多想如何成為一位『出色』的人,反倒只想成為一個『有血有淚』的人。」無疑,他們各自擁有對方無法仿效的獨特魅力,Moon那空靈輕柔的聲線、對周遭事物的敏銳;Gareth對音樂的前衛觸角、懂得發掘別人的特點而創作。

雖然諸多矛盾,兩人卻漸漸懂得放大對方的優點,「若然你問我最欣賞哪位

雖然諸多矛盾,兩人卻漸漸懂得放大對方的優點,「若然你問我最欣賞哪位本地歌手,我會毫不猶豫地答你是 Moon。同一首歌,問不同人的意見,朋友會答『出色』,她卻說『一般』。那時我會選擇相信她,因為她有good taste。所以我視她為我唯一的敵人,唯獨她才能制衡我。」然後Gareth更發現,她能保持恣意的態度做音樂、做一個好人,不需爭名奪利,卻仍能創作出好音樂,令他不禁佩服,也開始反思平日的做事方式。轉換心態,自在地做音樂,放任一下也無防。

基於信任與欣賞,Gareth找了Moon一同創作《Honest》,他說:「過程中我們互相啓發與寫歌

相反,Gareth則教曉Moon如何保持堅強,她分享:「他讓我看見自己的脆弱,教懂我不可以為同一件事哭三次,大膽一點面對。」加上Gareth直接敢言的個性非常有感染力,相處日久,Moon也開始學習改變,大膽做自己。一凹一凸的狀態,讓他們將彼此的缺點變成優點。一直相互學習,也一直陪伴在彼此的路上。

基於信任與欣賞,Gareth找了Moon一同創作《Honest》,他說:「過程中我們互相啓發與寫歌

基於信任與欣賞,Gareth找了Moon一同創作《Honest》,他說:「過程中我們互相啓發與寫歌,雖然最終我也堅持了自己想表達的東西,由我接力寫下去,但確實地,我真的很喜歡與她創作,她能給予從未經驗過的視覺去看待事情與音樂。」的確,Moon總有堅定的信仰,讓人不會忽視這顆低調、而隱隱發亮的光芒:「有天爸爸發現丟失了眼鏡,一直找尋,尋遍每個角落,也終究找不回來。道理如同《Get Lost》,我們一生好像都在尋找某樣東西,卻永遠也找不到。因此你一生依舊在尋找的過程中,可能這就是所謂生命的原動力。」Moon說。「有些人總說服你做某些決定,或說服你這個決定是錯的。但如果你如此深信那件事是對的,那為何要容許別人說服自己,你要說服的人,從來都只有自己。」Gareth說。透過音樂,兩人從彼此的眼睛逐漸理解世界。為自己尋找合適的位置,同時學懂與社會的平庸對抗。堅守自己的一套方式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