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tagger.opecloud.com/scmpmagazine/v2/noscript-image.gif" />
專訪葉德嫻:潛龍勿用
Celebrity Feature
【ELLE 30周年回顧】專訪葉德嫻:潛龍勿用
Photo: SIMON CHEUNG
READ MORE

【ELLE 30周年回顧】專訪葉德嫻:潛龍勿用

Share to:

時機不到,靜以待時,很久沒有接拍電影的葉德嫻(Deanie Ip)接拍許鞍華執導的《桃姐》,旋即奪得威尼斯影展、台灣金馬獎及愛沙尼亞塔林黑夜電影節的三料影后殊榮,Deanie姐滲入骨子裡的演技,在大家心目中一向毋庸置疑,獲得獎項的肯定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也一再證明,靜候時機所發出的弓箭,才是最矚目炫亮的。《ELLE》在2012年在Deanie獲獎後與她詳談,來到《ELLE》30周年,再閱這篇訪問,來回味她多年在電影業與唱片業中的經營與想法。

曾演出超過60部電影的Deanie,其演員生涯中多以飾演小人物、低下階層的角色為主,今次Deanie同樣放下身段,於《桃姐》一片不惜化老妝、演繹70多歲的老工人鍾春桃,沒有璀璨奪目的場景、華麗服裝,有的只是一幕幕如家常便飯般的主僕情懷,近乎紀錄片式的拍攝手法,反而能將人與人之間的一份珍貴感情凸顯出來。超過十年沒有踏足大銀幕,今次是甚麼因素能打動久休復出的她?「首先我是許鞍華的粉絲,很喜歡她的作品《投奔怒海》、《瘋劫》等,最初我透過另一位圈中導演舒琪接觸許鞍華,其後收到《桃姐》的劇本,那時看的已是分場劇本,一看之下,感覺像一部法國電影的風格。許鞍華最初也說清楚她要的東西不是一般人以為的,如你覺得需要表達悲慘的地方,她卻認為不需要有慘的表現,我放心由她去決定每場戲中角色是否需要有更多表情。二來這是沒有甚麼人會肯開拍的題材,也不會太賣座,不過劉德華卻願意投資,他真的對電影業充滿熱心,我覺得應該支持。還有就是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很吸引,所以就答應了演出。」

Photo: SIMON CHEUNG
【ELLE 30周年回顧】專訪葉德嫻:潛龍勿用
Photo: SIMON CHEUNG

時機不到,靜以待時,很久沒有接拍電影的葉德嫻(Deanie Ip)接拍許鞍華執導的《桃姐》,旋即奪得威尼斯影展、台灣金馬獎及愛沙尼亞塔林黑夜電影節的三料影后殊榮,Deanie姐滲入骨子裡的演技,在大家心目中一向毋庸置疑,獲得獎項的肯定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也一再證明,靜候時機所發出的弓箭,才是最矚目炫亮的。《ELLE》在2012年在Deanie獲獎後與她詳談,來到《ELLE》30周年,再閱這篇訪問,來回味她多年在電影業與唱片業中的經營與想法。

曾演出超過60部電影的Deanie,其演員生涯中多以飾演小人物、低下階層的角色為主,今次Deanie同樣放下身段,於《桃姐》一片不惜化老妝、演繹70多歲的老工人鍾春桃,沒有璀璨奪目的場景、華麗服裝,有的只是一幕幕如家常便飯般的主僕情懷,近乎紀錄片式的拍攝手法,反而能將人與人之間的一份珍貴感情凸顯出來。超過十年沒有踏足大銀幕,今次是甚麼因素能打動久休復出的她?「首先我是許鞍華的粉絲,很喜歡她的作品《投奔怒海》、《瘋劫》等,最初我透過另一位圈中導演舒琪接觸許鞍華,其後收到《桃姐》的劇本,那時看的已是分場劇本,一看之下,感覺像一部法國電影的風格。許鞍華最初也說清楚她要的東西不是一般人以為的,如你覺得需要表達悲慘的地方,她卻認為不需要有慘的表現,我放心由她去決定每場戲中角色是否需要有更多表情。二來這是沒有甚麼人會肯開拍的題材,也不會太賣座,不過劉德華卻願意投資,他真的對電影業充滿熱心,我覺得應該支持。還有就是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很吸引,所以就答應了演出。」

最難忘一幕

一個專業演員,甚至導演,如真心喜愛電影,其出發點也不會只是為了賣座而拍些甚麼。Deanie在挑選劇本方面,也以故事本身為重。「《桃姐》的故事很正氣、不商業,回想自己當年也接拍過不少商業片,覺得也夠了。」說到《桃姐》當中最難忘的一幕,原來也是被刪剪了的一幕,「電影末段,我在喪禮中瞓在棺材內,華仔看着我,將一些桃姐生前的物件逐一放在我的身上,那棺材很窄,並且有一種我從未聞過的味道,雖然我扮過死很多次,但第一次瞓入棺材的經驗很難忘。還有我第一次正式參觀老人院,由於戲中拍攝的場景有部分在老人院取景,我連續20多日到訪,見到一些身患疾病的老人家,在一個很狹小的空間內躺下來,他們幾乎失去活動能力,所有大小二便也在床上進行,經過時會嗅到一股異味,我即時的反應是我不希望將來的自己是這樣子。」

面對生老病死,上天對我們也是一視同仁,無論你年輕時多麼有活力,到了晚年,一切也會緩慢下來,人生的節奏也有另一番的調息。「當人老了,體力衰退,出現有心無力的情況,有depression也是正常的。但如果晚年身患重病,我支持政府將安樂死合法化,走到最後,人的生存要有尊嚴,如有一些息有癌症的病人,他們在治療時所承受的痛楚不是任何人也可以承受的,有時安樂地離開反而是一種舒緩、解脫。」

合作的默契

劉德華也憑着《桃姐》一片奪得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項。與華仔做對手戲Deanie又怎樣看待二人之間的演出?「在戲內華仔演繹的角色Roger是個不太表達自己的人,而老工人鍾春桃自13歲便到梁家當工人,一做便是幾十年,直至有病,不能再照顧自己才肯搬到老人院居住。一般的老人都不願搬離自己的comfort zone,但桃姐因不想連累Roger、不想成為負累才立定決心作此抉擇,當中是很有愛的表現。而與華仔最難忘的一幕是他用輪椅推着行動不便的我,我正在流口水,而他很細心地為我抹走流出來的口水,那一幕演繹很自然,也令我很感動。」Deanie更稱讚現實中的華仔非常聰明、EQ很高,他們的合作默契不是一朝一夕建立的,而是透過多年來的合作而產生。

從觀察鑽研演技

化演技於無形才是演技的最高境界,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輕輕皺眉也是演技的一部分,越不刻意才更有說服力。演技入木三分的 Deanie用心去對待每個角色,也跟我們分享了揣摩角色的心得。「拍電影時,我會從劇本中由頭到尾去了解一個角色,清楚其背景,再去揣摩如何演繹。我家中有很多紀錄片的DVD,當我要演繹悲情、低下階層的角色時,我也會從中觀摩他們的真實反應,幫助我去演不同的角色。平日各類型的電影片種也會觀看,不過科幻片就沒有太大興趣,卡通片也會看的,如《踢躂小企鵝》,早前也很喜歡印度電影《作死不離三兄弟》,導演的處理手法很聰明,也令人充滿驚喜。」過去曾參演的眾多電影作品中,Deanie印象最深刻的角色又是哪一個?「有一個角色我覺得很好玩的,就是我在《黃蜂尾後針》中飾演的護士,那個角色性格陰險惡毒,表面上卻沒有甚麼異樣,其實現實生活中這類人也大有人在。結局也有點悲慘,雖然她遇到喜歡的人並結了婚,可是最後也沒有好下場,呈現出黑色戲劇效果。

唱出歌曲神髓

擁有獨特磁性聲線的Deanie,膾炙人口的首本名曲包括《明星》、《幸運是我》、《赤子》、《千個太陽》、《你留我在此》等,每次聽她的歌聲都能觸動內心,筆者更認為華語樂壇中,沒有人能複製其演繹,只因歌曲的神 、味道也是只此一家,獨一無二。說到唱歌時投入感情的方法,Deanie認為與拍電影也有共通點,「唱歌也有戲,當一接到歌詞,我腦海便會浮現出MV的畫面,有故事picture,我也會用心去鋪排演繹,如第一段與第二段的唱法也會不同。」Deanie表示以往曾跟隨外國的歌唱老師學唱歌,也有跟早前因《超級巨聲》節目而為觀眾所熟悉的周小君老師學習。外間留意到每次Deanie唱《赤子》一曲都會不禁流淚,其實她又是否一個容易因親情而感觸的人?「對於親情,我看得很開,覺得如不能共處也不可勉強,舉個例,如一個媽媽是吸毒的,他的兒子不愛她,又是否可以接受呢?生活上不與某人在一起,其實不代表不關心對方,而是大家不能共處便不會勉強罷了。而《赤子》一曲描述一位母親對兒子的感受,令我有不少感覺。」

一名好演員、好歌手必須有感性的基因,否則對事情麻木也不能投注豐富的感情。「我本身是一個很sensational及emotional的人,小時候我聽到街上的消防車聲便會哭起來,因為我媽媽的屋是用木造的,我那時聽過木材一旦燒着便很易燃,心想如果發生了火警便十分危險。還有如我在快餐店看到有些人一個人吃飯,我又會想對方是否沒有家人陪伴,是否很難過,現在我也絕少看報章,不想接收太多負面的訊息。我對任何事都很有感覺,也喜歡抱小朋友,看他們天真的一面。」

 

遺憾會過去的

不少人也希望時光可以倒流,回到過去再重新選擇人生一次,可是Deanie卻沒有這樣的想法,她認為當下及將來更為重要,沒有留戀過去的必要。「我沒有想過要時光倒流,因為那些過去的日子都已經成為歷史,人生的遺憾會有很多,但對我來說,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現階段的Deanie仍然對生活充滿熱情,有各種的嗜好,當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喜愛觀星。那麼她最希望過一種怎樣的生活?「我想有多些機會觀星,也希望學懂演奏樂器,我想學彈琴,不過現階段也比較忙,可能要過了《桃姐》的宣傳期才可抽時間來學。也想去南極旅遊。我喜歡觀星因為那是真實存在,又不用錢,而且很浪漫,我覺得沒有甚麼比看到漫天繁星更為震撼了。不過觀星也很講求運氣,天色不好、有雲、大霧也不能清晰看到。」而對於獎項,在乎也好,不在乎也好,Deanie也沒有刻意的強求,當做好自己的本分,獲獎與否也是其次。「我覺得獎項是對電影的認同,是一個team work,任何一個崗位也缺一不可,角色做得出色,背後也是一大群人的努力成果,也要人家肯給你機會,是所有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我記得這套電影在威尼斯電影節放映後,有記者走來告訴我,他看後立即打了個電話回家問候親人,那刻我更加感受到香港人平日太過健忘,甚至忘記了如何去關心自己的家人,這問題也很值得我們反思。」

放眼演藝事業

相信這是很多人也曾問過的問題,Deanie會否再出唱碟?「現在也不想這問題,我的要求或者需要太高的成本,我希望製作的音樂全用真的樂器演奏,而不是用電腦合成的,相信賣碟的收入也未必可平衡成本,所以只有想而沒有實行。」在演藝事業上,Deanie還想有甚麼新嘗試?「我心目中仍然想開演唱會,不過形式是只唱少許自己的歌,而大部分時間是唱別人的歌,原因是我想將那些我很喜歡的歌重新演繹,就像為它們配上一件新衣一樣,將它們改良後再給聽眾,如我很欣賞張惠妹、黃小琥,本地的則有陳潔靈、林憶蓮、羅文、梅艷芳、許志安等的作品,而幕後音樂人則很欣賞Wyman、林夕、倫永亮、趙增熹及已故的林振強等。」叫對於現時的娛樂圈,有甚麼現象是她最看不過眼的?「平日我甚少看電視、流行雜誌的,但我也留意到現今樂壇有很多歌手是不懂唱歌的,不走音是基本的要求,但有些人也經常犯這樣的毛病。我不知道這是大眾的接受能力、空間闊了,還是大家都傻,聽眾竟然覺得沒有不妥。」作為真正的唱家班,Deanie說出這一番話也用心良苦,她希望看見的是樂壇歌手的不斷進步。

 

要求盡善盡美

「我很少會看回自己的表演片段,因為有很多東西可以挑剔,會令我睡不著。」Deanie除了對自己的演出要求高外,每次出鏡也會力求盡善盡美,像今次的拍攝,Deanie更出動到她一批私伙珍藏的手套,這些帶來現場的20多對手套原來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一問之下得知Deanie已有20多年儲手套的習慣,她在家中更會將各種手套掛起來,並不時為它們清潔保養,非常細心。每次出席活動時化妝、髮型的班底也跟隨她多年,形象設計師Andy Daniel更自2004年與她合作,那年在許志安演唱會中,他首次幫Deanie做形象設計。「作為藝人,有時我也未必有這麼多的念頭,都要靠身邊的人去提供點子。我很想做出不同的東西給大家看。」今時今日,Deanie對工作的專業精神絕對值得後輩藝人學習。

Editor's Choice
Share to:
by 原文:KELLY LAI
Don’t M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