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KV
Celebrity Feature
【ELLE 30周年回顧】劉德華:從基本出發
Photo: Da B
READ MORE

【ELLE 30周年回顧】劉德華:從基本出發

劉德華入行多年,獲得大眾好評,他的過去經歷你又了解多少?《ELLE》曾在1998年相約劉德華做訪問,今日讓我們來重溫他成為巨星之路。

訪問當天早上懸着黑色暴雨警告,累得筆者整個早上都忐忑不安,害怕天王會因暴雨而要改期。等了又等,他——劉德華,竟然準時出現,而且狀態良好。打從劉德華第一齣擔任男主角的港台劇集《江湖再見》開始,我已經成了他的忠實影迷。後來他在電視台竄紅,兼為歌手成了天王,看着劉德華的成長也經歷了自己的成長。十多年後,終於有機會和他面對面坐下來,認真的端詳其面容、表情、動作。不再是熒幕上的劉德華,現實中的劉德華魅力依然,我的心不由自控地卜卜跳,差點做不了訪問。近九年的記者生涯,依然解不開少女時代的偶像情意結,可喜的是劉德華,可嘆的是我。

Photo: Da B
【ELLE 30周年回顧】劉德華:從基本出發
Photo: Da B

劉德華入行多年,獲得大眾好評,他的過去經歷你又了解多少?《ELLE》曾在1998年相約劉德華做訪問,今日讓我們來重溫他成為巨星之路。

訪問當天早上懸着黑色暴雨警告,累得筆者整個早上都忐忑不安,害怕天王會因暴雨而要改期。等了又等,他——劉德華,竟然準時出現,而且狀態良好。打從劉德華第一齣擔任男主角的港台劇集《江湖再見》開始,我已經成了他的忠實影迷。後來他在電視台竄紅,兼為歌手成了天王,看着劉德華的成長也經歷了自己的成長。十多年後,終於有機會和他面對面坐下來,認真的端詳其面容、表情、動作。不再是熒幕上的劉德華,現實中的劉德華魅力依然,我的心不由自控地卜卜跳,差點做不了訪問。近九年的記者生涯,依然解不開少女時代的偶像情意結,可喜的是劉德華,可嘆的是我。

越基本越困難

近期劉德華的熱門話題自然是離不開Kenny G一曲《你是我的女人》,唱得街知巷聞。對於和美國知名流行音樂樂手合作,劉德華似乎並不特別顯得雀躍。「最初我對Kenny G並不特別有感覺,只覺得他是一個商業化的樂手,心中也曾懷疑:你(Kenny G)怎樣和大師級的樂手較量呀?但是合作過後,才發現他令人佩服的不是音樂,而是技巧,他的演奏技巧真的足以令人五體投地。」其實Kenny G從來沒有屬於自己的音樂,他只是一名演奏家,吹奏別人的樂曲,但劉德華覺得他的不平凡處,正是從最平凡的地方來着眼。比如說Kenny G可以十分鐘吹一粒音,這便不是每一個吹saxophone的人都做得到了。

「越基本的事其實越難做得好。你穿波鞋牛仔褲,每一個人都可以批評你穿得不好看,但當你一旦穿得古靈精怪出 show或者行catwalk,別人就不懂得批評,反而會想這是不是 trendy!」劉德華形容得絕妙。劉德華和Kenny G合作的緣起其實很簡單,不過是因為兩人同屬一間production house,剛巧Kenny G又想找一個亞洲人合作,於是一拍即合,開展了他們的音樂旅程。「和Kenny G 合作的感覺真的像在做音樂,最初他只給了我們幾個chord,由我們填入音符,大家再互相揣摩、修改,在不斷溝通的過程中創作出來,感覺幾好。」

音樂、電影兩棲的劉德華,還是電影公司的老闆,一齣有口皆碑的《香港製造》似乎為天幕電影公司擦亮招牌,打破一貫天幕電影不討好的論調。「由90年開始我在唱歌方面賺回來的錢,全部都在電影方面蝕了,但我不覺得這是失敗。假使天幕現在倒閉了,才可以計算到我是輸抑或是贏。但我不覺得當初是行錯了,其實我produce的電影在其他國家佔有幾重要的席位,只是香港人還未接受到:你劉德華搞電影?你有幾叻呀?為了製作電影,我曾經接觸過不少圈中人,他們不是開出一個天文數字,就是不相信我會捧他。無他,始終還未接受我製作電影罷了。信心是要儲回來的,唯有慢慢做好自己,再等人家接受。」劉德華說他早期製作的電影如《天與地》,現今仍然在日本上映,他當初投資在電影上的錢不是蝕了,只是遲了五年或者十年才賺回來而已。他更說就算全部蝕了也沒所謂,因為他放在電影上的錢雖然不少,但也絕對不會影響生活。

完成理想要錢

劉德華說他喜歡錢,但他不是那種用五年時間賺一筆錢然後慢慢花的人,他喜歡細水長流,長搵長有。「錢對於我來說,是可以完成理想。理想真的是需要錢的。」目前,劉德華的理想就是製作出全世界都可以看到的香港電影,是香港電影,不是劉德華,所以他願意支持一些有才能、有理想的電影人,《香港製造》即是一例。

猶記得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一眾電影人都將香港電影業的不景氣歸咎於翻版VCD,甚至公然要求特首打擊翻版光碟,以免令香港電影業陷入絕境。身為電影公司老闆的劉德華卻另有看法:「香港的市道不是很壞,只不過是越來越和其他國家的生活模式接近而已。世界各地的電影業從來上電影院都不過是一個kick of event,真正賺錢的是外埠。現在外埠市場萎縮了,香港拍的電影賣不了埠,所以才賺不到錢。香港電影院的入座率其實沒有下跌過,不關翻版碟的事,最多翻版碟的電影應該是《鐵達尼號》,但其入座率卻是同期上映電影之冠。」翻版碟影響市道?倒不如直接說是否有值得買票入場的電影好了。

精心策劃前路

近來曝光頻頻的劉德華笑言自己要從新人做起。事實上,他一直是圈中最勤力的藝人之一,每逢要宣傳他必定出席所有大小活動,由《婦女新姿》到《歡樂今宵》皆可以見到他的蹤影。「基本上我是一個甚麼工作都接的藝人,我喜歡那個節目,去到覺得開心我就會去,別人常說我不需要做這些做那些,為甚麼要分需要和不需要?是否在EYT出鏡就會顯得你cheap了?」劉德華覺得身份和習慣可以是兩回事,大牌不會因出席小節目而變成小牌,正如他說唱片公司,他是所有大cast中人工最低的一個:「我不是說笑的,我真的是最平的一個,我不要甚麼minimum guarantee,要minimum guarantee代表你信心不足。我的合約很簡單,我的唱片賣一張,我便分一張的花紅。」

在旁觀者眼中,劉德華每行一步都像經過縝密計算,少有走漏眼的時候。比如說他比一眾高官更早「表態」。一首《中國人》紅遍神州,奠下打進大陸市場的基礎,而這正是劉德華擊敗一眾天王對手、穩奪據聞以千萬酬勞計的手提電話廣告之撒手鐧。中國人唱《中國人》,有何不妥?曾經笑他唱得肉麻的人還不是要步他後塵,北望神州!

從未失去自信

在娛樂圈多年,劉德華也曾經歷起落跌宕,但他說從未有覺得迷惘的時候。「我也曾經試過在當紅的時候遭公司雪藏,銀行存款只有3,600元卻要用足一整年。既然沒錢就唯有去搵,只要是正經的事情我都覺得可以去做,當時沒有城市電腦售票處,於是我去幫人賣票,在酒廊唱歌,去伴舞。我不會因為名氣而不做一些我覺得應該做的事,當然有人會笑你,但也有人會讚你呀。名氣對於我說,從來都不是負擔。」劉德華說他當初在電視台的月薪是1,600元,當時麥當勞的工資也是1,600元,所以他根本不怕沒事可做。

其實當年劉德華的會考成績不俗,入了一間頗有名氣的中學讀預科,極有機會考入大學。話說回頭,當初他加入娛樂圈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在班中我不是最好的一個。」劉德華說當年他的預科班共有26人,他排名20以外,而且知道自己讀書實在不夠別的同學專精:「他們讀書真係讀到瘋狂的,A-level只需要考四科,但光是在我班也已經有三個人拿四個A!」

劉德華說他有兩件事最緊張,一是很想每件事都做得好,二是害伯給人家看扁。於是他很努力,別人用一日時閒做好的事,他不介意花十日,但水準最起碼不能讓人家比下去。「從前我跑步,每次跑一百公尺都不能跑第一,有時也會想為甚麼自己怎樣跑都贏不了?只好盡量訓練自己。忽然有一天,我發覺自己單項贏不了,但卻可以在十項全能中勝出,於是我便知道要選一些自己精於做的事來做。」正如他的事業。劉德華說他從沒想過自己唱歌要得冠軍,也沒有夢想過自己主演的電影部部會收得,但他一直都努力地維持自己的穩定性。「你會發覺有些人有時會在我之上,有時會在我之下。別人上上落落但我一直都會保持自己在一定level,steady地穩步上揚。」

朝着十項全能的目標,劉德華成就他的天王事業。

 

Don’t M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