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女英雄Alicia Vikander:「電影業製造出最美好的幻象。」
Photo Credit: Photo MARK SELIGER; director MARINE BRAUNSCHVIG; styling assistant ELIZA YERRY; hair CHRIS NASELLI; makeup GUCCI WESTMAN; manucure MAR Y SOUL.

Louis Vuitton的靈感女神Alicia Vikander,無論在商業大片或小眾藝術電影中演出,表現也是揮灑自如,她體內擁有一股神聖的藝術之火。今年秋天,她的臉孔將會被印在電影《地震鳥》的海報上。是次訪問中,她由年輕時的舞蹈歲月談到她與演員丈夫Michael Fassbender的多次駕車旅行,斷斷續續地訴說心中的秘密。

我們準備會見的這位女演員,在荷里活是哪個級數呢?

我們準備會見的這位女演員,在荷里活是哪個級數呢?能夠讓荷里活娛樂記者們為其瘋狂。31歲的瑞典女星Alicia Vikander受到美國各大電影製片廠及獨立電影院的歡迎,我們與她的公關經理交換了50多封電子郵件,終約成了一次會面,地點卻更改了三次。最初說一定會在倫敦,然後,是「法國的某個地方」,他們神秘地告知我們——美麗的她實際上正在法國與西班牙接壤的巴斯克地區度假。終於,「麻煩你們去巴黎麗思酒店的海明威酒吧,路易威登之家(Alicia是品牌的繆思,即代言人),這裡包了場來讓她進行這訪問。」因此,我們準備好與一個戴着墨鏡、既傲慢又個性模糊的人物見面,炫耀她獲得奧斯卡金像獎(2016年憑電影《丹麥女孩》獲得最佳女配角)光環的地位,猜想與她破冰閒談並不容易,可是我們都猜錯了。這裡見到的是一個活潑的女人,不玩任何花招,她的臉頰被比利牛斯山脈的太陽曬黑了,我們向她的臉上直接香了兩個吻。服務員打扮得無懈可擊,帶來健怡可樂和一小杯水給她,她快活地說:「要拍攝伏特加的鏡頭嗎?你以為我看來很需要它,對吧?」

珠片裝飾棉質上衣及半截裙、皮革領帶、金屬裝飾皮帶 All from Louis Vuitton 圓形大耳環 Charlotte Chesnais 

Netflix新劇挑戰演技

Netflix新劇挑戰演技

這個Y世代的英格烈褒曼,教我們又喜愛又愉悅。但她的職業不是開玩笑的,談她的演藝之路很快變得繁重而認真。2010年她在瑞典的一些小型製作中開始亮相,並在2012年與Keira Knightley共演《貴族孽緣 : 安娜 ‧ 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在《特務型戰》和《叛諜追擊》(與麥迪文共演)後,她被推上了動作片女王的位置,2018年她頂上了《盜墓者羅拉》中Angelina Jolie的性感冒險家角色——Lara Croft,令她的人氣大爆發。今年秋天,Netflix將上映一部由她主演的時裝劇情片《地震鳥》(The Earthquake Bird),可說是精神分析驚慄片的類型 ,她的角色是在日本的北歐Scandinavia人,她描述:「主角是位性格深沉、孤獨的單身女子,電影描述了她的內心深處。」因為她的朋友和情敵失蹤而被控罪。導演Wash Westmoreland藉電影剖析一切真實或想像中的「帶來罪惡感的事情」賦予的意義。電影裡Alicia有發揮空間運用各種表情,如雙眼諷刺地向上翻、皺眉頭,充滿諷刺味道的似笑非笑表情……有時,我們也不怪她。

繡珠片羊毛女裝上衣、羊毛半截裙、皮革長靴 All from Louis Vuitton 圓形大耳環 Charlotte Chesnais 

日本拍攝三個半月

日本拍攝三個半月

「實在太好了,在鏡頭前和後都有這麼多偉大的人……」她繼續肯定着,「正是在那一刻,當你相信一套電影,並與激發你靈感的人分享時,你真的會覺得自己很有創意。」然後,我們覺得她會以「這個遙遠的地方叫我們西方人迷惑」的方式,向我們介紹日本;這個太陽冉冉升起的國家,她花了三個半月的時間在那裡拍攝。好吧,我們都猜錯了:「你知道,在瑞典,我們吃魚生,吃各種泡菜,我們很清楚如何網上排隊,去人們家中時脫掉鞋子,而且我們超喜歡極簡主義的設計。歸根究底,我與日本人並沒有太大的不同!」此外,不少問題她都以日文回答,並且在表達字詞含義,用法細微差別之處方面,她都滔滔不絕。

當我們說她的語言能力可能有所幫助 —— 她說流利的瑞典語、丹麥語和美式英語——她回答不,不!她仍然在上英語課,她需要老師訓練她的英語,突然間,她說出很有牛津味道的口音,像嘴裡含着熱的薯仔一樣,叫大家笑起來。訪問過程中,我們請她模仿愛爾蘭凱里郡的口音 —— 那是她的演員丈夫Michael Fassbender的故鄉——但我們曾經答應過不會問及「私人生活」的話題,即使只從她的角度出發也不問,但談着談着,她也告訴了我們關於夫妻生活的二三事。

繡珠片花呢絨及真絲連身裙 Louis Vuitton ; 圓形大耳環 Charlotte Chesnais  

芭蕾舞蹈員到荷里活

芭蕾舞蹈員到荷里活

所有事情都叫我們認為,在刻苦耐勞的Alicia身上,即使賭上運氣和直覺,她的榮耀也不會完全消失的。她想要的東西,她在哪個地方也不是偶然的,除了身體力行努力外,甚麼也不做。這種自我超越的感覺,可能歸因於她當芭蕾舞演員的歲月:來自哥德堡的小女孩已經看到自己將會是顆明星,是的,但是在古典舞上。她所有的課餘時間都投放到阿拉貝斯肯舞(Arabesque)和蹦蹦跳跳上,每天跳七個小時,直到她15歲那年離開老家,加入瑞典皇家芭蕾舞團。她的母親Maria Fahl Vikander非常了解演藝行業,她是一位舞台劇演員。她的父親Svante非常了解人類的靈魂,他是一名精神科醫生。「但最重要的是,他擁有世界上最會聆聽的耳朵。他是一個熱愛人類創造之謎的人。」因此,父母在她小時候就讓她恣意閱讀,從小時候到今天,她一直在閱讀準備演出的所有文本。如此 ,女演員的職業慢慢在她體內孕育並誕生了。她13歲時,獨自一人在家中,把Michael Haneke的《鋼琴教師》DVD放進光碟機,她的母親禁止她看,但她和朋友們聊天,都說這是代表作。「好吧,我很快就明白她們為甚麼這麼說。」Alicia大笑着,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場景,挖掘內心暗角處想窺探的慾望——洋溢在整套電影中。「但無論如何,我看見的是Isabelle Huppert扮演的角色,如此複雜,如此受傷,如此極端,令我想進入她的腦袋看看。」

珠片裝飾棉質上衣及半截裙、皮革領帶、金屬裝飾皮帶 All from Louis Vuitton 圓形大耳環 Charlotte Chesnais 

我對自己說:「嘩,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我對自己說:「嘩,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我覺得這位女演員(Isabelle Huppert)奮不顧身地把自己投入角色之中,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天分有多少。」這個念頭是她的秘密——她有點害怕舞蹈團趕走她,但也偷偷地去了當地電視連續劇《莫爾斯》的試鏡;她被取錄了。她喜歡這種經歷。然後她受了重傷,成為芭蕾舞女演員的理想幻滅了。她從中看到了人生反彈的機會,並嘗試考入戲劇學校 ,但兩次都失敗。這也沒關係,接着她成功得到第一部長劇情片的角色,電影《純》中她扮演瑞典籍的Lisa Langseth,21歲年紀輕輕已經領銜主演。但是對於Alicia來說,這種前進速度不夠快:「我拍攝自我介紹的片段。用相機拍攝自己的片段,花幾小時將短片下載到電腦上,然後用軟件載入和剪接 …… 我錄製了20條片,我真的沒有說謊,我用了整整兩個月時間拍攝,然後把短片發送給很多人。在Joe Wright的《貴族孽緣 : 安娜‧卡列尼娜》塵埃落定要找我來演,讓我在英語電影世界亮相前,沒人打過電話給我!」享受簡單夫妻生活從此以後Alicia就是如此努力地在荷里活工作,努力地了解電影拍攝的學問,勤力得可算是刻苦——她承認自己很少在同一個地方停留三個星期以上 —— 並且已經目睹她所有的夢想都成真了 ——十多歲的時候,她調好鬧鐘,在美國加州時間看電視直播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她盡一切努力確保節目的配樂不會叫自己過分沉迷。

她說:「電影業製造出最美好的幻象,令人覺得戲院是個迷人的國度。」她分析說,「我喜歡做演員的工作,我喜歡留在洛杉磯或紐約,那裡我有很多朋友,但是電影一拍攝完畢,我就最喜歡回家!」她如今的「家」在葡萄牙里斯本。那是一個「狗仔隊不存在」的城市,她與老公可安靜地「逛市場,去海灘或乘渡輪,在塔霍河的另一邊吃沙甸魚」。這對小夫妻還喜歡在野外露營,他們駕着小貨車穿越鄉村和大西洋沿岸,只要找到了可過夜的森林,他們就會「睡在後座」。她說:「我仍然很幸運,能夠接觸到各式各樣的美人美事。一天,我參加了一次令人難以置信的Louis Vuitton時裝騷;另一天,我在巴黎麗思酒店;第二天,我在自然環境中看着日落,烹調自己的食物。」她肯定是荷里活一顆明星,但她的雙腳肯定是踩在地上的。

羊毛西裝外套 棉質飾花邊連身裙、皮革領帶 All from Louis Vuitton 圓形大耳環 Charlotte Chesna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