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祖蓮娜祖莉:「這些女性不會放棄自己的聲音和權利。」
Photo Credit: ALEXI LUBOMIRSKI

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的生活與工作,由始至終體現着獨立性, 不但來得尖銳,速度也很快。今次這位演員兼社會運動家,獨家為《 ELLE 》撰文, 向全球各地所有傳揚言論自由思想的女性致敬。

Stylist ELIZABETH STEWART; hair ADAM CAMPBELL at THE WALL GROUP; makeup TONI G using JOE BLASCO COSMETICS; manicure EMI KUDO using OPI; set design JACK FLANAGAN at THE WALL GROUP; production NATHALIE AKIYA at KRANKY PRODUCTIONS. 

引言:MALEFICENT

引言:MALEFICENT 
形容詞,引起或有能力製造邪惡或傷害;有害的或惡意的「maleficent出自拉丁語maleficus,指惡劣,傾向於邪惡,來自疾病,邪惡。」憎惡:名詞(舊稱)邪惡的行為或魔法。 

身心均自由解放的女性,在歷史上一直被認為是非常危險,這是一種怎樣的力量呢?以往,《聖經》舊約中有這樣的一條命令:「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人們都只領會了字面上的意思。成千上萬的人被控以行邪術的罪名,所謂的邪惡行為都是以魔咒犯罪,因而被處決。從歐洲的搜捕女巫,到美國麻省的塞勒姆審巫案,其中絕大多數是女性。 

就如終極的陰謀論一樣

女性能力或被扭曲

就如終極的陰謀論一樣,從莊稼歉收到孩子生病 ——人們無法解釋的任何事情,都可歸咎於受到一個看似邪惡的女人所影響。這些人常常是貧窮的寡婦,為了維持生計成為治療師,在社會邊緣謀生,或者是年輕女性,她們誘人的能力很容易被歸因於魔法。 

女性可能因為擁有獨立的性生活,對政治或宗教表達自己的想法,或穿着不同的衣服,而被人指控是用了巫術。如果我在更早的時期出生,可能會因為純粹做自己而被燒死很多次。 

在幾乎所有社會以及每個世紀裡,巫術的指控多是用來控制女性,使她們緘默的。在15世紀時的法國,聖女貞德被控以偶像崇拜和傳播異端邪說,因而被燒死,罪名之一是穿着男裝的遊牧民族服裝。最初針對她的指控包括巫術,還有她被指控晚上在一棵童話樹附近跳舞——是教科書上寫的巫術行為。 

這太滑稽了,看上去好像是很可笑

這太滑稽了,看上去好像是很可笑,但如果你知道今天在許多國家中,女人在公共場合跳舞或唱歌仍然被視為非法或不雅行為,你就笑不出來了。伊朗的女孩們在網上分享自己的跳舞視頻,同時正在挑戰該國的法律和宗教教條;在六個世紀後,該國法律仍然認為女性這些行為是無法接受的。 

自遠古時代以來,那些反對社會所謂的正常現象的女性,即使是無意中反對,都被標籤成不自然、怪異、邪惡和危險的人物。令人驚訝的是,幾個世紀以來,神話和偏見持續流傳至今,仍然是我們生活中荒誕的畫面。

努力捍衞人權  

令人震驚的是,在民主國家競逐政務職位的女性,經常被描述成女巫。這是一群堅強的女性,只要她們聚會,很久以前便有人給她們貼上「coven」(術語,指女巫 大聚會)的標籤 —— 顯然是一個晚上見面,與魔鬼交配的女巫聚會。在許多國家,捍衞人權的女性仍然被貼上「叛逆」、「壞母親」、「難以相處」或「散漫」的標籤。 

在我的工作中,如果我知道有些國家是這樣的,我便會多去:如果我是當地公民,我作為女性的信念和行為或會使我入獄或面臨人身危險。世界各地捍衞女性人權的抗爭者因為政治見解,或捍衞自己或別人權益而被監禁,她們擁有我無法想像的勇氣。儘管在現今社會,我們生活上有許多進步,但女性的獨立性和創造力仍被視為危險的力量,經常以宗教、傳統或文化的名義予以控制。 

(上圖:安祖蓮娜和她的狗狗,一隻諾威拿犬和一隻比特犬,均來自動物收容中心,是她的長子挑選的。 ) 

想想看,目前估計仍有2億女性和女孩的生殖器被割去

爭取自由道路


想想看,目前估計仍有2億女性和女孩的生殖器被割去。還有,全世界約有6.5億女性,在18歲之前就被安排結婚。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女性和女孩,被家庭成員以所謂的榮譽殺人為由殺死,作為活出其自由意志的一種懲罰。今年夏天,成千上萬的蘇丹女性走上喀土穆的街頭,要求該國能舉行自由選舉時,政府下達命令要「攻擊這些女孩」,導致數十人被安全部隊強姦。 

以上事情可見,男人和男孩向女性施加的可怕虐待,包括現代關於巫術的指控,是絕對不能坐視不理或輕輕帶過的。然而,環顧世界,我們不得不問:為甚麼要花耗大量精力,令女性處於次要地位? 

從這個角度來看,「邪惡的女人」就是那些厭倦了不公正和受虐待的女人。拒絕遵守自己不相信的規則和法典的女性,對她們自己或其家人來說也是好事。這些女性不 會放棄自己的聲音和權利,即使面臨死亡或監禁的危險,或面對家人和社區排斥時,也絕不退縮。 如果那是邪惡的話,那麼世界需要更多邪惡的女性。 

祝福所有「邪惡」的女人和了解她們的男人們。

—— 安祖蓮娜上 

已獲得儀器飛行執照的安祖蓮娜祖莉, 站在自己的飛機旁邊。

(上圖:她在兒子Maddox還很年幼時就買下它 (機身尾號是兒子名字的縮寫和出生日期)。) 

完整內容刊於《ELLE》香港版2019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