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特, 王室, 結婚, 婚禮, 盧森堡, 王妃, 王冠, 皇室, Kate Middleton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今年即將迎接哈里王子和Meghan Markle,以及尤金妮公主和富商未婚夫的王室婚禮,外國媒體不禁將這兩場婚禮的規模和2011年的威廉王子-凱特婚禮作比較。然而,要數大規模的王室婚禮,絕對少不了2012年的盧森堡大公儲和比利時貴族世家Stéphanie de Lannoy的盛大婚禮,一共動員了21國的王室成員,新娘子的婚紗同樣受人注目,更戴著百年歷史古董王冠出嫁!

成為盧森堡王妃

Stephanie de Lannoy是比利時貴族世家的一員,2012年10月19日,Stephanie與盧森堡大公儲Guillaume結婚,成為盧森堡大公儲夫人,封號為「Her Royal Highness  Princess Stéphanie Marie Claudine Christine, Hereditary Grand Duchess of Luxembourg」。

Princess Stephanie背景:碩士學歷

Princess Stephanie曾就讀比利時的Catholic University of Leuven,之後在德國柏林獲得碩士學位,精通法語、英語、德語及俄語等多國語言,更會彈鋼琴、拉小提琴、游泳及滑雪。

盧森堡大公儲背景

盧森堡大公儲Guillaume亦精通四種語言,他曾在研究所研究哲學和人類學,亦有研究國際政治;Guillaume亦是一名盧森堡陸軍中校,手下有900名士兵,更曾在尼泊爾等國家從事人道工作,真正能文能武。

相戀過程

Stephanie與盧森堡大公儲Guillaume兩家本來就有親戚關係,背景相似的兩人是在表親派對聚會上認識,認識5年後相戀2年,於2012年4月,兩人正式宣佈訂婚。

盛大王室婚禮

2012年10月19日,盧森堡大公儲在市政廳和28歲的Stephanie公證結婚,兩人於20日在聖母大教堂舉行傳統婚禮

最後一位白馬王子

盧森堡大公儲成為歐洲王室中最後一位告別單身的法定王位繼承人,他的英俊外貌和背景也成為不少人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而為了成為盧森堡大公儲夫人,Stephanie還放棄了比利時國籍。

Elie Saab婚紗

婚禮上,Princess Stephanie頭頂白紗、身穿黎巴嫩裔時裝設計師Elie Saab的鏤空蕾絲中袖婚紗出嫁,氣質優雅高貴。

據了解,這襲13尺長的象牙色婚紗花費了4000個小時製作,上面鑲嵌了5000顆珍珠,手工十分精細。

Princess Stephanie佩戴的鑽石王冠是由比利時王室珠寶商Altenloh在1878年打造而成,上面鑲嵌270顆古董鑽石,還有鉑金做裝飾,錯過百年歷史。

這頂古董王冠是Princess Stephanie遵循家族傳統,出嫁時要佩戴一頂來自娘家的王冠而準備的。

盧森堡大公儲Guillaume則穿上全副軍裝,迎娶Stephanie。

可惜的是,Stephanie的母親Alix de Lannoy伯爵夫人於2012年8月26日突然中風離世,當時是在她最小的女兒Stephanie結婚前僅兩個月。作為紀念母親的一種方式,Stephanie在婚禮上將母親的訂婚戒指和自己的訂婚戒指一起佩戴,婚禮開始前也安排了一分鐘的沉默。

動員了21國王室成員

當年這場王室婚禮十分盛大,出席婚禮的賓客也都是重量級人物,英國愛德華王子夫婦、西班牙王儲費利佩夫婦、荷蘭王儲威廉·亞歷山大夫婦、丹麥王儲弗雷德里克、日本皇太子德仁等21國王室成員都前往盧森堡道賀。

這場王室婚禮吸引了美國、俄國、中國與摩洛哥等全球120個國際媒體為報導王室婚禮而湧入盧森堡,就連盧森堡城市觀光局也特地推出三天的婚禮巡禮行程。

據了解,整場婚禮一共花費了50萬歐元,展示了盧森堡王室的財力。

兩人在教堂完成宗教儀式後,一對新人於市中心進行巡禮,然後在大公爵宮的陽台上露面向民眾致意,晚上更有煙火騷與音樂會。

這場婚禮可被看成比威廉王子和凱特的世紀婚禮還要隆重,原因是這場婚姻的本質就是「貴族的結合」!

「門當戶對」的王室婚姻

盧森堡大公儲和Stephanie同樣出身貴族王室,而這種正統王室血統的結合如今在歐洲王室很少見,目前只有3對王儲夫婦皆具皇家血統。

英國威廉王子、摩納哥親王阿爾貝二世、西班牙王儲費利佩及丹麥王儲弗雷德里克迎娶的都是平民出身的王妃,英國的哈里王子的未婚妻Meghan Markle也將是另一位平民出身王妃

盧森堡大公儲和Stephanie至今結婚快6年,雖然一直也沒為盧森堡王室誕下子嗣,但Stephanie並沒有被王室嫌棄。

相反,Stephanie和其他王室成員相處得很好,她曾表示「很享受和丈夫在一起的時光,並不打算當媽媽」。

Princess Stephanie坦言:「我認為自己非常幸運,自從我母親去世以後,奶奶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在盧森堡她就是我的第二位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