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
Skincare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
READ MORE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

Share to:

在「Diversity and Inclusivity」的21世紀字典裡,除了認清所有膚色國籍種族必須平起平坐、共融包容是普世價值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常被忽略的盲點,例如通用設計與無障礙可達性設計的共融、為身體殘障者設想、名人效應的深層訊息、品牌的言行舉措等等。坐言起行前,請先細閱這個A to Z的入門指南。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

在「Diversity and Inclusivity」的21世紀字典裡,除了認清所有膚色國籍種族必須平起平坐、共融包容是普世價值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常被忽略的盲點,例如通用設計與無障礙可達性設計的共融、為身體殘障者設想、名人效應的深層訊息、品牌的言行舉措等等。坐言起行前,請先細閱這個A to Z的入門指南。

A

Accessible Design「可達性設計」泛指一套產品開發方式的設計概念,解除因殘障 而帶來

Accessible Design
「可達性設計」泛指一套產品開發方式的設計概念,解除因殘障 而帶來的連串限制,讓每個單獨個體在不被歧視的情況下擁有使用 產品和服務的權利。

Auric Cosmetics由網紅創立的小眾美妝品牌,態度和主張猶如民心所向,像Samantha Ravndahl掌舵

Auric Cosmetics
由網紅創立的小眾美妝品牌,態度和主張猶如民心所向,像Samantha Ravndahl掌舵的Auric Cosmetics是其中一例。「包容性」是品牌的核心價值,彩妝品需要展現我們真實的肌膚,人氣熱賣品Glow Lust Radiant Luminizer正好展示這種精神,這支提亮應援液除了單塗,也可以搭配日常護膚品或粉底使用。

B

Bobbi Brown2010年與Bobbi Brown女士首次碰面是《Bobbi Brown Makeup Manual》新書發布會。與其說她是彩妝

Bobbi Brown
2010年與Bobbi Brown女士首次碰面是《Bobbi Brown Makeup Manual》新書發布會。與其說她是彩妝大師,她更像一位老師,百寶袋內除了彩妝品,還有大量人生哲理。透過教育實現性別平等、令女性自強的使命感,在她創立20多年的「Pretty Powerful Fund」完全體現出來。2020年,品牌與國際組織She’s the First合作,確保教育惠及全球每一個女孩。Bobbi Brown英國站的年度籌款活動「The Pretty Powerful Campaign」是慶祝三八婦女節的重頭戲,與慈善團體Smart Works合作來到2022年是第九屆,活動至今累積善款超過75萬英鎊。

Body Positivity2020年9月27日,500位模特兒無懼新冠疫情的威脅,雲集巴黎鐵塔下舉

Body Positivity
2020年9月27日,500位模特兒無懼新冠疫情的威脅,雲集巴黎鐵塔下舉行一場前所未見的時裝表演,名為「Body Positive Catwalk」。她們不是代表任何品牌,她們只代表自己,擁抱自己的身材和國籍。美麗不應局限於既定的比例和身形,美麗是大愛和包容。去年7月,一群Body Positive活躍分子穿上內衣拍攝藝術照片,繼續宣揚Body Positivity的訊息。

C

Cocoa Swatches以白人為主旋律的彩妝市場,較深膚色的拉丁裔、非裔人士從來都是

Cocoa Swatches
以白人為主旋律的彩妝市場,較深膚色的拉丁裔、非裔人士從來都是小眾中的小眾,品牌選擇並不多,遑論用家報告。2016年,Ofunne Amaka發表一個名為「Cocoa Swatches」的彩妝應用程式,它是特別為膚色較深人士而設計的虛擬試妝工具。在這個應用程式中,用家可真正預見眼影、粉底與及唇膏的試妝效果。其他內容包括產品比較和彩妝教學視頻,另外增添一個討論區。

D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多元共融、公平包容」不再是口號式的振臂高呼,近年已被納入美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多元共融、公平包容」不再是口號式的振臂高呼,近年已被納入美容彩妝企業的使命宣言,合力創造健康共融的消費市場。L’Oreal早於2014年成立Women of Color Lab,透過科學研究協助旗下品牌調配多元共融的彩妝品;Lancôme於2016年起與歐美奢華百貨店合作開設的Le Teint Particulier個人專屬粉底調配服務是其中一例。Estée Lauder集團去年3月成立Equity and Engagement Centre for Excellence(COE);加拿大美容集團Deciem,最近開設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Board,為員工提供教育和資訊平台。

Dove一句說話,即時產生共鳴,並成為社交平台的通行證,背後的創作團隊Ogilvy

Dove
一句說話,即時產生共鳴,並成為社交平台的通行證,背後的創作團隊Ogilvy可說功不可沒。繼2016年的#MyBeautyMySay,2020年團隊為Dove推出的Amplified Textures洗護髮系列創作了#MyHairMyWay專用hashtag。作為一個大眾化的主流日用品牌,研製一個照顧不同種族人士的髮質,特別是難以駕馭的鬈髮、粟米鬈髮和波浪曲髮的洗護髮產品系列,配合社交平台的分享式宣傳和訊息傳遞,由全民經營出來的形象工程,既正面又有啟發性,難能可貴。

E

Ellie GoldsteinGucci Beauty絕對是inclusive advertising的高手!2020年7月,品牌官方Instagram轉載一張疑似Mascara L’Obscur睫

Ellie Goldstein
Gucci Beauty絕對是inclusive advertising的高手!2020年7月,品牌官方Instagram轉載一張疑似Mascara L’Obscur睫毛膏的廣告宣傳照,主角是患有唐氏綜合症的18歲模特兒Ellie Goldstein。這張照片其後成為最受愛戴的社交媒體帖文。原來,《Vogue Italia》是幕後主謀,他們在社交媒體遇上Ellie Goldstein及倫敦攝影師David PD Hyde,一張照片,傳遞一個多元包容訊息,感染社會大眾,見證高級時裝品牌的彩妝系列如何一步一步奠定一個大愛形象。

F

Fenty Beauty不能否定由美國音樂天后Rihanna牽頭的FentyBeauty在2017年誕生後,「BeautyforAll」三個字清脆

Fenty Beauty
不能否定由美國音樂天后Rihanna牽頭的FentyBeauty在2017年誕生後,「BeautyforAll」三個字清脆響亮,其澎湃的感染力與號召力,令全球彩妝市場不得不去改革,不得不重新審視旗下的產品有否真正照顧所有膚色種族人士的需要。Rihanna將重點着眼於傳統彩妝市場一系列難以搭配的膚色,開發的產品配方必須適用於所有類型的肌膚,並達到全球女性通用的最終目標。五年前初登舞台的 Pro Filt’r粉底系列早已坐擁50個底妝色調,與新登場的26色Eaze Drop Blurring Skin Tint搭配,已達底妝大師的門檻。最新登場的Fenty Icon唇膏,The MVP唇色是Rihanna的最愛,也是所有膚色通用的完美紅調。

G

Gucci Beauty2019年春夏Gucci高舉「Unconventional Beauty」的旗幟,正式向世界發出震撼彈:美麗是擁抱所

Gucci Beauty
2019年春夏Gucci高舉「Unconventional Beauty」的旗幟,正式向世界發出震撼彈:美麗是擁抱所有膚色,包容所有身形,尊重所有形式的美麗演繹。美麗不分主流和非主流,最重要是自愛和自我覺醒。放眼Gucci Beauty的廣告演繹手法,2020年3月在紐約市Lafayette Street、墨西哥Avenida de Michoacan、倫敦Brick Lane和米蘭Largo la Foppa,同步發放一個由英國紀實攝影大師Martin Parr拍攝的「25號Goldie Red露齒紅唇」大型戶外廣告,主角是紐約Garage Punk樂隊Dani Miller。品牌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以「Beauty in Imperfection」一錘定音,一切的瑕疵和不完美,就是美麗的本質。

H

Haus Laboratories舞台上的Lady Gaga形象百變,總是令人目不暇給,她將這股凌厲熾烈的才

Haus Laboratories
舞台上的Lady Gaga形象百變,總是令人目不暇給,她將這股凌厲熾烈的才藝能量,注入她的彩妝世界,於2019年為旗下香水品牌Haus Laboratories首發彩妝系列。她選擇Amazon.com作為獨家銷售夥伴,主攻網購,覆蓋九個國家,銷售模式完全脫離主流品牌的方程式,貫徹其行事作風。彩妝是表達自己和不斷創新的工具,她希望善良、勇敢和創意能夠得以宣揚。

J

Jerrod Blandino由彩妝師Jerrod Blandino於1998年與丈夫Jeremy Johnson共同創立的彩妝品牌Too Faced,以千禧

Jerrod Blandino
由彩妝師Jerrod Blandino於1998年與丈夫Jeremy Johnson共同創立的彩妝品牌Too Faced,以千禧世代擁戴的紅粉造型及引人入勝的產品名稱,成功在Instagram掀起熱潮。「Born This Way」、「Better Than Sex」、「Hangover」、「Papa Don’t Peach」等一籃子名字,絕對是成功的第一步。2019年,彩妝界YouTuber Jackie Aina參與「Born This Way」粉底的改革專案,為新增色調着墨,填補深膚色人士所需的色調,令粉底色調增至35色。

K

Kohl Kreatives包容不同膚色種族人士近年是全球熱話,但包容性並不止於此,對於

Kohl Kreatives
包容不同膚色種族人士近年是全球熱話,但包容性並不止於此,對於常被人們忽略的身體殘障者,我們也需包容和關注。Kohl Kreatives的誕生是為了讓他們重拾化妝帶來的自信與樂趣。品牌創辦人Trishna Daswaney特別為動作技能殘障人士開發一套五款的直立式多功能彈性化妝掃Flex Collection,讓病患都可享受化妝的樂趣。品牌為跨性別人士、化療病人、患上拔毛癖、禿髮、白蝕、葡萄酒斑等人士以及身體因意外留下創疤的復康者提供化妝指導。

L

L’Occitane1824年由Louis Braille發明的凸字系統(Braille),開啟失明人士學習知識的橋樑。由Olivier

L’Occitane
1824年由Louis Braille發明的凸字系統(Braille),開啟失明人士學習知識的橋樑。由Olivier Baussan於1976年創立的L’Occitane en Provence,自1997年開始將凸字標識納入產品標籤,令失明或視障人士無障礙地使用護膚品和身體護理產品,直至今天。此後,守護眼睛的承諾成為品牌的社會責任,並於2006年成立Foundation L’Occitane,至今的受助人士超過1,000萬。除了為眼疾人士提供各種支援,基金會致力支援少數族裔女性營商,並開展一系列生物多樣性的保育計劃。

M

M.A.C Cosmetics從1984年開始,M.A.C已開宗明義,挾着「All Ages, All Races, All Genders」的品牌願景

M.A.C Cosmetics
從1984年開始,M.A.C已開宗明義,挾着「All Ages, All Races, All Genders」的品牌願景,成為彩妝市場上多元包容的頭號先鋒。同年誕生的Studio Fix Fluid粉底是長青產品,提供超過63款粉底色調(英國市場甚至提供67個色調),這個紀錄至今還未被其他品牌打破。

Make Up For Ever於1984年由Dany Sanz創立的彩妝品牌,多元包容性和獨立個性是植根

Make Up For Ever
於1984年由Dany Sanz創立的彩妝品牌,多元包容性和獨立個性是植根多年的主張。2008年登場的鎮店粉底王Ultra HD Invisible Cover Foundation及Ultra HD Concealer分別提供50個及26個色調選擇,包攬每一種膚色和膚質的需要,經已是前無古人。2022年的HD Skin Undetectable Stay-True Foundation由全球31位專業化妝師花費三年時間研發,提供40款色調選擇,獨有Flexible Micro-meshed Structure令粉底不顯紋不卡粉,24小時持妝表現,絕對是承先啟後的話題作。

N

Naomi Campbell她是時尚界多元包容共融的代言人。1988年8月,她是首位登上《Vogue》法國

Naomi Campbell
她是時尚界多元包容共融的代言人。1988年8月,她是首位登上《Vogue》法國版封面的黑人女性;1989年9月,再下一城的她,登上《Vogue》美國版9月號封面的名人堂,也是首位黑人女性在國際時尚界創造的奇蹟,從此Naomi Campbell這個名字獨步白人主導的超模界。這些年來,她的獨當一面,努力為有色人種發聲的無畏膽識,已大大超出其名模身份。

P

Pat McGrath這位當今世上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化妝大師,由1990年代入行至今

Pat McGrath
這位當今世上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化妝大師,由1990年代入行至今,創意與妝藝備受業界肯定。去年被英女皇冊封為Dame Pat McGrath,以表揚她在時尚美妝界及包容性的貢獻,是首位獲女皇授勳的化妝師。Pat McGrath Labs是她的同名品牌,創於 2015年,媲美精華素質地的Skin Fetish粉底;靈感來自時裝布料、珠片、亮片的眼影盒,讓用家輕巧地沾上天橋妝容的時尚光環。

Pull Up for ChangeUoma Beauty創辦人Sharon Chuter是一位積極倡議在美容彩妝界推行改革和問責

Pull Up for Change
Uoma Beauty創辦人Sharon Chuter是一位積極倡議在美容彩妝界推行改革和問責性的敢言實幹女性,對市場既定的主流審美觀絕不賣帳,她於2019年發起Pull Up for Change活動,推動大小品牌公布旗下聘請的黑人僱員百分比。她深信,讓美麗發聲,理應無分種族、性別、性取向、身材和年齡。

R

RihannaRihanna在音樂上的斐然成就,於世界各地累積數以百萬甚至千萬的忠粉,為Fenty

Rihanna
Rihanna在音樂上的斐然成就,於世界各地累積數以百萬甚至千萬的忠粉,為Fenty Beauty奠下強大的客戶群。品牌創立短短五年,便已跟市場一眾經典彩妝老牌子如M.A.C Cosmetics和Make Up For Ever分庭抗禮,可說前無古人。當中的分別在於從一開始,Rihanna需要創造一個真正擁有Diversity and Inclusivity主張的彩妝品牌,持續地推動包容共融的大愛精神。

S

Sephora每次走進Sephora的大觀園,眼前數之不盡的大小品牌,應該從哪裡開始呢?若

Sephora
每次走進Sephora的大觀園,眼前數之不盡的大小品牌,應該從哪裡開始呢?若果你特別愛發掘一些非歐美原創的小眾品牌,必定不會空手而回。在香港專門店裡,你會找到本地品牌OMG、Pretty 5、Skin Need、Natasha Moor;亞洲原創品牌則有Nonfiction和Skin Inc.,少不了的是一籃子的black-owned cosmetics,包括Fenty Beauty、Fenty Skin、Briogeo和Pat McGrath。美妝零售巨人的包容性,就是為不同膚色國籍的消費者帶來選擇性。

Skin Match Technology由瑞士人Estella Benz編製的人工智能美容軟件,為美容彩妝品牌和零售

Skin Match Technology
由瑞士人Estella Benz編製的人工智能美容軟件,為美容彩妝品牌和零售商提供色調索引;皮膚、頭髮和身體護理程序索引及成分解碼的知識,協助品牌發掘顧客需要。在Foundation Finder裡是一個包容112種不同膚色的資料庫,協助顧客選配與膚色搭配的粉底色。在這個網購主導的後疫症時代,加入AI人工智能的美容購物體驗必然是主流。

T

Tactile Feature2018年10月,Herbal Essences發表的全新洗護髮產品包裝設計以照顧視障人士需

Tactile Feature
2018年10月,Herbal Essences發表的全新洗護髮產品包裝設計以照顧視障人士需要為大前提。品牌在瓶背底部加添觸覺特徵,方便視障人士識別產品款式。據知這個貼心考慮是來自一位效力公司18年的失明員工Sam Latif,她是集團旗下主責Inclusive Design的特別顧問。

U

Universal Design「Universal Design」一詞由美國建築師及產品設計師Ronald L. Mace於1985年率先倡議,這位

Universal Design
「Universal Design」一詞由美國建築師及產品設計師Ronald L. Mace於1985年率先倡議,這位「通用設計」之父主張產品設計和生活環境需要結合美學和可使用性,毋須調適修正便可放諸四海,以最大的包容性為所有用家提供便利,成就一個更便於使用的世界。2003年於日本成立的國際通用設計組織每年舉行「IAUD International Design Award」,表揚建築和設計單位發表的通用設計專案。

Uoma Beauty一個將膚色分為六組Skin Kins,一口氣推出51種色調選擇的粉底液,售價

Uoma Beauty
一個將膚色分為六組Skin Kins,一口氣推出51種色調選擇的粉底液,售價39美元,無法抗拒了吧?再來看看品牌的價值觀和信念:表達真我、色彩人生、以非裔為傲、自強一族、包容性、美麗叛逆,一如其創辦人Sharon Chuter的一言一行,同樣不容忽視。品牌創立不足三年,去年底的盈利已達到1,000萬美元,並非易事。

V

Viva Glam在M.A.C Cosmetics 歷史裡,Viva Glam最初是一個於1994年誕生的慈善唇膏企劃專

Viva Glam
在M.A.C Cosmetics 歷史裡,Viva Glam最初是一個於1994年誕生的慈善唇膏企劃專案,當時正值愛滋病肆虐全球。20多年來,隨着多位炙手可熱的巨星名伶先後出任年度系列代言人,包括2018年的Sia、2010及2011年的Lady Gaga、2008年的Fergie、2006年的Dita Von Teese和2004年的Chloe Sevigny,Viva Glam早已成為慈善唇膏的代名詞,Viva Glam Fund累積籌得超過五億美元的善款,支持弱勢社群是重心所在,由婦女和女孩、LGBTQ+以至那些活於HIV/AIDS陰霾並受影響的高危社群,都是受助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