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備受愛美女生追捧的高能聚焦超聲波HIFU(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 的確可以無創拉提緊膚,有瘦面效果。跟其他醫學美容技術一樣,只要用得其所,HIFU 確實可以令我們重拾青春,獲得緊緻的輪廓,但HIFU 一旦用不得其法,便會出現一些大家不想看到的事故,例如燒傷並留有疤痕等等。一直活躍醫學美容界的鄭曉蔚醫生撰寫了以下文章,透過真實個案及行內一手資訊,揭露醫學美容界的黑暗面,提醒大家提高警覺。

HIFU 線數及能量越高越好?

有人以為,既然HIFU是超聲波,就是孕婦照BB那種吧!BB都可以照,應該很安全的,為何會燒傷呢?上文提到HIFU全名是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即高能聚焦超聲波,與檢查BB影像的超聲波完全是兩回事!

HIFU 可以產生極高溫,原理類似用放大鏡匯聚太陽光的方法,把能量高度聚焦在一小點上,令深層皮膚或筋膜層受熱收縮,並刺激骨膠原增生,達到拉皮緊膚的效果,而又不會傷及皮層,情況有如隔山打牛!

但若操作不當,便會造成灼傷、留下一條條的烙印。因此線數及能量並非越高越好,應該恰當安排,否則不但可能燒傷表面,亦有機會出現臉部脂肪萎縮,導致凹陷,甚至傷及神經線,弄得嘴也歪!

其實,超聲波是一種人耳聽不到的聲波頻率,屬於機械波的一種,醫學用途的超聲波可以分為診斷式與治療式兩大類,診斷式超聲波就是用來檢查胎兒形態、肝臟、腎臟等影像的;至於治療式超聲波多為聚焦超聲波,可用來治療多種疾病。自1940年代起,高能聚焦超聲波技術逐漸被應用於非侵入性的醫學治療,例如微創標靶手術。HIFU於醫美上的應用是這幾年的一大突破,為無創拉提領域帶來新境界!

HIFU 後自救提議花樣百出

其實HIFU也有燒傷肌膚的風險,當這情況真的發生時,有些人的處理方法竟然不是看醫生,而是「自己皮膚自己救」,討論區內大家花樣百出,例如有人提議搽除疤膏,或用無酒精的Skin Care and Mask,或用美容院介紹的Mask等等。這些「偏方」,任何一位醫生聽了都只會一頭霧水,並且會反問:「有什麼Mask可以治療燒傷這麼厲害?」

我也有接收過一些在其他醫美中心或美容院做HIFU的出事個案,有時候是醫美中心故意推卸責任,不去跟進;有時候是美容院根本不懂如何善後處理,也沒有主動尋求醫護方面的專業意見,只是輕率了事;亦有時候見燒傷的表面範圍不算太大,便以為是小問題,只要自療一下很快會好起來。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見疤痕產生,情況沒有好轉,才懂得擔心和正視問題;有時候在自行處理的過程當中,並未能針對問題所在,白白地延誤了救治的黃金時間;更甚者是用錯方法,令病情惡化,越救越差,這是更糟的事!

HIFU 瘦面不成,最終變了Balloon 臉

還記得當HIFU 進入香港市場時,廠方建議面部的治療線數大約為500線,可以一年進行一次,但竟然有病人於兩天內共打了2100線,結果她的臉變成了一個Balloon,眼睛也腫到剩下一條線,頸部亦起了幾個大水泡,最後連婚也結不成!

總括而言,凡醫美療程都有一定的風險,正所謂「有Effect必有Side Effect」,任何副作用或反應都不能掉以輕心,適可而止最為妙,切記貪字得個貧,凡事不能去得太盡,也不是越多越好,但求恰到好處,才能把醫美的優點發揮得淋漓盡致!

正因醫學美容日漸普及,令大家輕視了這類醫美療程的風險,直至意外發生,報導出街,才有所驚覺!鄭曉蔚醫生就著作《拆解黑心醫美》 一書,將自己在行內的所見所聞,以及近年發生的數宗醫美事故,作一次完整「拆解」,令大家更了解醫學美容行業的光明與黑暗。

鄭曉蔚醫生 《拆解黑心醫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