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水不再「廉價」——可持續美妝上被遺忘的戰線
Skincare
當水不再「廉價」——可持續美妝上被遺忘的戰線
Photo: Getty Images 及各大品牌
READ MORE
當水不再「廉價」——可持續美妝上被遺忘的戰線

當水不再「廉價」——可持續美妝上被遺忘的戰線

Share to:

在可持續發展的路途上,人類一一跨過碳足印(carbon footprint)、零殘忍(cruety-free)、反動物測試(against animal testing)、全走塑(plastic-free)、零廢物(zero waste)、支持refillable文化,利用PCR回收物料的崇山峻嶺,盡一己之力身體力行,力求無愧於心,歷盡試煉。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喝下忘情水,竟然忘了水。

Photo: Getty Images 及各大品牌
當水不再「廉價」——可持續美妝上被遺忘的戰線
Photo: Getty Images 及各大品牌

在可持續發展的路途上,人類一一跨過碳足印(carbon footprint)、零殘忍(cruety-free)、反動物測試(against animal testing)、全走塑(plastic-free)、零廢物(zero waste)、支持refillable文化,利用PCR回收物料的崇山峻嶺,盡一己之力身體力行,力求無愧於心,歷盡試煉。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喝下忘情水,竟然忘了水。

我們都是水怪

我們都是水怪
我們都是走運的一代,制水問題對絕大部分土生土長的你與我,像是天空樓閣的「傳說」。愛惜食水,行不通呢,抗疫不是要更加勤洗手嗎?據統計,一間每天接待20名顧客的髮廊,每年耗水量540,000公升。在西方國家,人均每天「消費」的水量是140公升,包括洗潔、沐浴和日常家用。這算是過量嗎?我們無法界定。可以肯定的,是今天全球超過600萬人欠缺安全、潔淨的飲用水源。更可怕的是,到了2025年,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可能會面臨食水短缺。根據聯合國2020年世界水源發展報告指出,2050年52% 的人口會活在水源受壓的地區。這個可預見的水源危機,情況可能比新冠肺炎更糟糕。

國際市場研究所 Mintel 的全球美容與個人護理分析師將水稱為「the new luxury ingredient」,皆因人類的耗水量遠超出地球的供應,在供求失衡下,「水鬼升城隍」,水是矜貴品。然而,我們一向視水如空氣,形象「廉價」,因為它唾手可得,因為它無足輕重,似是無限量供應。

Omorovicza扎根於「國際溫泉之都」布達佩斯,以世代相傳的溫泉浴場為基礎。

細聽流水淙淙
既然水是新奢華的代表,先談談世上的療癒系水源。冰島藍潟湖(Blue Lagoon)從一開始不過是一個國民追捧的天然浴場,那裡獨有的地熱溫泉水、礦物泥和湖鹽近年發揚光大,成為獨當一面的北歐治癒系護膚品牌 Blue Lagoon。扎根於「國際溫泉之都」布達佩斯的Omorovicza,以世代相傳的溫泉浴場為基礎,採用諾貝爾獲獎技術編寫特有的養分導入系統,發展出一系列貴族水療美肌配方,努力鑽研如何將黃金、鑽石成分納入產品之中。走到法國南部的Castéra-Veduzan溫泉勝地,獲得法國衞生局認證的溫泉水是治療牙肉發炎和牙周病的天然水療方,引發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製作一個以Castéra-Veduzan溫泉水為主角的牙膏和漱口水系列。來自韓國濟州的身體護理品牌 Truezyme則盯準濟州火山岩海水(Jeju lava sea water)獨有的礦物成分組合,製作激活頭皮的活髮配方。中國內地的代表是被學界稱為「生命之水」的5100冰川水,出自西藏念青唐古喇山脈,是海拔5,100米的原始冰川水,含有鋰、鍶、偏矽酸三種礦物質和微量元素。

水在美容和個人護理產品配方中擔任「溶劑」(solvent)的角色。

產品成分表的霸主
水在美容和個人護理產品配方中擔任「溶劑」(solvent)的角色,讓絕大部分成分得以溶解,改善配方的一致性,讓產品能夠正常地分布。在化妝品科學裡,水相(water phase)與油相(oil phase)的比例決定配方屬水包油(oil in water)或油包水(water in oil)乳劑的狀態。作為世界通用的溶劑好手,水跟乳化劑(emulsifier)合作無間,能夠與「厚身」的固體油與液態油混合後促進乳液和乳霜的乳劑(emulsion)基底之形成。無論是乳液、沐浴產品、潔膚產品、止汗劑、化妝品、保濕品、口腔護理產品、個人潔淨產品、護膚品、洗髮水、護髮素、剃鬚產品和防曬產品,水以「Aqua/Water」之名永遠位列產品成分表的第一位。

平均而言,一般美容產品的含水量是60%至85%,當中可沖洗配方的產品(rinse off products),如頭髮護理、沐浴露或潔膚乳霜的含水量甚至可高達95%。

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溫泉水牙膏Opiat Dentaire

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溫泉水牙膏Opiat Dentaire,價值在於內含的水分是來自法國西南部Gers地區的Castéra-Verduzan水療區,獲法國衞生部認證具有治療牙齦發炎的功效。

古法美容秘方的一號規條是從種子、堅果冷榨裨益皮膚的營養油。

古法美容秘方的一號規條是從種子、堅果冷榨裨益皮膚的營養油。冷榨植物油、浸漬油以保濕為本,並因應果實和草本構造,治療不同的皮膚問題。Available at 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

Eau de la Belle Haleine將Castéra-Verduzan的溫泉水直接入瓶,添加薄荷茶香。

Eau de la Belle Haleine將Castéra-Verduzan的溫泉水直接入瓶,添加薄荷茶香。Available at 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

Unilever的目標是2030年將製造過程引起對環境的影響,包括耗水量,來個減半。

惜水之心
為600間美國美容和個人護理產品公司發聲的Personal Care Products Council於2019年發表首份創會125年來的「Substainability Report」,推動業界省水惜水是重點之一。PCPC旗下會員生產的美容產品佔據美國市場的90%,他們響應PCPC呼籲,以執行用水分析和風險評估工作開始,減少生產過程中各個程序的耗水量,建立雨水收集系統,減少外來水的需求,改善用水效率為重點。參與機構包括Amorepacific、Burt's Bees、Givaudan、Kao、L'Oréal、P&G和Unilever等。L'Oréal更承諾於2020年在每個完成品單位的耗水量上減少60%;Unilever的目標是2030年將製造過程引起對環境的影響,包括耗水量,來個減半。

數年前在南韓崛起的 waterless beauty是改變世界水規律的一場革命。

洗頭水與洗頭梘
雖說美容和個人護理範疇從來都不是水密集型工業,水只應用於配方研發、生產過程,以及滿足消費者在使用或去掉該產品時的沖洗需要;但隨着可持續發展的一呼百應,想當然「嗜水」的產品需要替代方案,數年前在南韓崛起的 waterless beauty(另一說法是water free beauty)不再是神話,也不是三分鐘熱度,它絕對可以為守護地球水源出一分力,是改變市場定律的變幻球。再神聖一點,是改變世界水規律的一場革命。

究竟無水能夠改變世界,還是可持續性的烏托邦?不含水,不是水造的產品,我們稱為「無水」(anhydrous),它們包括軟膏(balm)、固體油(butter)、油膏(salve)、純油複方(oil blend)、乳液梘("Lotion" bar)。

想了想,其實無水產品是單純的,它以現代技術讓我們回味昔日那動人時光,是「舊瓶新酒」的環保習作。一號選手是當這個世界還未出現液體沖洗配方前,對我們情深一往的潔膚皂。另一種不含水的產品是需要在使用時以水激活的類別,如面膜粉(powder face mask)、磨砂梘(scrub bar)、洗頭梘(shampoo bar)、刷牙粉(tooth powder)、漱口丸(mouthwash tablet)、沐浴產品(浸浴粉、浴油、浸浴球、沐浴啫喱和浴鹽)及粉末類化妝品。

近年,「water-smart」的產品是市場的清泉,先有Unilever推出的Love Beauty and Planet洗護髮系列,標榜快速沖洗技術,減省沖洗時的時間和耗水量。P&G與Henkel則投入洗髮粉的配方研發當中,前者推出的 Gemz 和 EC30不含水洗髮配方。而Shiseido成功研發一種全新沖洗技術,讓泡沫潔面的耗水量減省35%。先不談上述的無水產品是否切合你的個人習慣,或是你對於脫離含水產品仍猶豫不決,你需要搓揉眼睛,閱讀無水產品那一籃子的好處。

潔膚皂可說是最符合可持續發展的身體護理品。

如果只能夠帶一件最符合可持續發展的身體護理品上路,潔膚皂的碳足印、水足印完全達標,對環境零負擔,源頭減廢它最強。Savon Superfin from 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

粉狀的護膚品和化妝品,重量有限,保質期卻無限。

粉狀的護膚品和化妝品,重量有限,保質期卻無限。放眼餐桌,你會發現不少食物素材都可用來磨砂去角質、清潔排毒。將色彩艷麗的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牡丹粉加入面膜泥粉內,添加適量水和護膚油,調配個人專屬的天然面膜。牡丹粉的粒子細滑,洗掉面膜時發揮溫和去角質功效。

洗髮粉和潔膚粉的保存期限是液體版本的五倍,而且不用添加防腐劑。

無水之美德
從一開始,南韓品牌當年研發無水化妝品的初衷是避免因為水的存在而稀釋了配方的活性成分,終極目標是提升產品表現。由於無水配方一般採用較大量的天然和有機成分,如各式植物油、固體油或水基底萃取,故在整體配方混合時可減少加水。有時候,即使需要加水,也可以植物來源的天然水取代,如椰青水或玫瑰水,甚至是植物汁液,如蘆薈汁。

固體產品以其超濃縮的本體配方,重回主流彩妝、護膚和護髮市場,蛻變成「all-in-one」的多功能作品,可用於身體、面部和頭髮。固體 rinse-off 產品的功德無量是從此跟塑膠包裝說再見,乾手淨腳,其包裝物料可簡化成可回收物料如卡紙盒,或可循環再用的鐵盒或木盒。成功走塑走水後,固體產品的體積和重量是「有限公司」,運輸成本比液體版本節省多了。再者,包裝廢物是零,碳足印隨之減低。

在產品保質期上,無水產品決定再下一城了!不說不知,洗髮粉和潔膚粉的保存期限是液體版本的五倍,而且不用添加防腐劑。

來自荷蘭的Flower and Spice於2018年創立,以各式天然花草香料為創作靈魂。

來自荷蘭的Flower and Spice於2018年創立,以各式天然花草香料為創作靈魂,第一款作品是Midnight Beauty Serum。修護油竟然以價值連城的超級抗衰老高手──仙人掌果油為基底,以玫瑰精油作為香調。Available at CNE Charm&Easy

無水化妝品與護膚品業界大刀闊斧與水割席,努力善待環境。

水足印與可持續發展
越說越興奮,無水化妝品與護膚品業界大刀闊斧與水割席,努力善待環境,一點一滴為水源保育發光發熱。Susteau創辦人Kailey Bradt倡議業界建立無水的產品宣稱,一起計算水足印(water footprint),並希望有一天如零殘忍般的Leaping Bunny認證般具有認受性。根據Water Footprint Network的定義,水足印是「量度我們使用的服務和貨品在製造過程的耗水量」。除了水足印,這些品牌的可持續發展願景與世界接軌,他們並不單純滿足於減省耗水量,下一步是為成分表增加透明度,由成分採購、製造和運輸,以至最終怎樣回歸大自然,每一環都能理直氣壯說故事,透徹了解每個成分的來龍去脈。

扎根柏林的Merme以「Minimal Ingredient Philosophy」為立足點。

扎根柏林的Merme以「Minimal Ingredient Philosophy」為立足點,每個產品配方都是點對點式原汁原味呈現,飛走隱藏的填充劑、人工合成物或化學成分,真正做到百分百草本成分,一心一意推動無水美容的未來生活趨勢。Available at CNE Charm&Eas

冷靜地作出選擇,反思水的日常,當一個負責任的美容消費者。

一己的水足印
無水化妝護膚品牌的創辦人貫注無比熱情孕育的創作,讓我們冷靜地作出選擇,反思水的日常,當一個負責任的美容消費者。最後,英國 Water Services Regulation Authority給我們幾個可持續每天實行的惜水習慣,就看我們如何造化吧。
• 以五分鐘花灑浴取代浸浴
• 收集雨水以作灌溉植物之用
• 刷牙時關掉水喉
• 在洗手間安裝省水裝置

Savethewater.org提供的美容三部曲,鼓勵我們探索最愛品牌的替代方案。
• 停止使用一次即棄產品
• 選購可持續發展的品牌
• 正確回收塑膠物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