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ELLESociety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Photo: Getty Images 及各大品牌
READ MORE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Share to:

試回想自己第一天到幼稚園上學,第一份習作是以腳印紀錄快樂。最後,你畫出五個腳印。一個 是內有數字的,是你現在的的快樂分數;一個是代表快樂的圓形腳印;一個是內有小屋的腳印; 一個是帶有香味的腳印;一個是將腳印畫成亮着的電燈泡。尋找快樂的五個足印,你找對了嗎?

Photo: Getty Images 及各大品牌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Photo: Getty Images 及各大品牌

試回想自己第一天到幼稚園上學,第一份習作是以腳印紀錄快樂。最後,你畫出五個腳印。一個 是內有數字的,是你現在的的快樂分數;一個是代表快樂的圓形腳印;一個是內有小屋的腳印; 一個是帶有香味的腳印;一個是將腳印畫成亮着的電燈泡。尋找快樂的五個足印,你找對了嗎?

你快樂,我就會快樂嗎?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是1997年的粵語流行曲,由王菲主唱。一個人快樂,真的可以1+1等如2嗎?

讓我們從兩個層面來看快樂這回事。第一個是國家級層面,一年一度的《全球快樂指數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就是標準答案嗎?以全球快樂指數計算排名的 World Happiness Ranking 來到今年是第十年,超過 150 個國家或地區上榜,榜首依然是芬蘭 —— 已是五連霸的王者;丹麥緊 隨其後,季軍是冰島。瑞士排行第四,荷蘭第五。北歐五國包攬首八位似乎習已為常。首 20 位的 國家,包括英、美、德、法、加,我們也不感意外。亞洲國家及地區中,快樂指數最高的有兩個, 分別是第 26 位的台灣,以及第 27 位的新加坡。遺憾地,香港的排名比祖國還要低,由 2019 年的第 76 名,下滑至今年的第 81 名。溫馨提示:2022 年的報告是在俄羅斯出兵烏克蘭前完成的。

不知道 2023 年又會如何呢?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未知的快樂,我們無法預知。退一步看,我們知悉的,是量度快樂的指數原來可歸納為六個面向:人 均 GDP、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社會自由(social freedom)、預期壽命(healthy life expectancy)、 慷慨(generosity)和對貪污的觀感(perception of corruption)。評分前,被訪者會以「反烏托邦」(dystopia)作為對照參考,從而對快樂的觀感作出評 估。反烏托邦是一個虛擬的國家,那裡所有生活條件 都是最差,工資最低、預期壽命最短、慷慨度最低、 自由最少、社會支持最少,與烏托邦完全相反。

隨着全球快樂指數報告一年一更新,於 1972 年由 不丹國王 Jigme Singye Wangchuck 提倡的「國民幸福 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簡稱 GNH)近年被 炒熱。這個於 2008 年 7 月正式頒布為不丹憲法,強調 以 國 民 集 體 幸 福 為 治 理 目 標 的「 數 值 」, 體 現 在 善 治 、 環境保護、可持續社會經濟和文化推廣這四大支柱。心理康健、身體健康、教育、時間運用、文化多樣性 與韌性、良好管治、社區活力、生態多樣性和韌性, 以及生活水平是計算 GNH 的九個領域。其實,幸福快樂真的需要一種量化制度嗎?

要堅持幸福,也要快樂生活

「三分鐘快樂,有人練瑜伽,而我的早晨儀典是用 文學和詩集伸展所思所想。閱讀和繪畫是逃逸,埋 首筆枝和紙張,將水晶和寶石的大地紋理用詩意字 句連繫,靈感顫動的快感由指尖傳至靈魂。時尚的 靈感泉源,女性氣質與精心打扮令我自強。將這些 關愛自己的時刻交織,踏上新領域。正如英國女作 家 Virginia Woolf 所言:『快樂是以繩子將物以類聚 的東西繫好。』」- Culture in Architecture 建築師及創辦人 Aline Asmar d’Amman

快活慢活,就是喜活

快活慢活,就是喜活

丹麥人的生活態度,在 2017 年全面走向國際化,甚至榮登「家喻戶曉」的級別。這一年,英國牛津字典正式納入「Hygge」 這個單字。

根據丹麥國家官方網站(denmark.dk)解釋,Hygge是從日 常趕迫的生活中拿走一點時間,與你關愛的人相聚,或是獨處, 好好放鬆並享受生活的安靜愉悅。典型的場景是家中或一個安靜 的地方,可以是夏天的一次野餐聚會。聚會不設日程,沒有時間 限制,各人從容不迫地共享美食,把酒暢談,歌頌生活小小的 喜悅,也可討論更深入的題目。既然是丹麥人的獨家「發明」, Hygge 自然擁有明顯的季節性,在淒冷暗黑的漫長冬季,丹麥人「圍爐取暖」是生活日常。在社會層面上,Hygge 反映丹麥社會 的核心價值:人人平等,人人康健,尋求共釋,正向正面。

快活慢活,就是喜活

丹麥,絕對是快樂生活的烏托邦之一。回到現 實,隨心所欲選擇宜居的國家或城市未必人人可 以,不過我們仍然有得揀。退一步望望天空,選擇 一個快樂的社區是伸手可及、切實可行的事情,對 嗎?國際民意調查機構 Gallup Poll 與美國非牟利組織 Knight Foundation 嘗試為我們引路。在全球 26 個國 家訪問 43,000 位人士後,發現快樂社區由三大因素 組 成 : 開 放 度( o p e n n e s s )、 真 善 美( b e a u t y )、 社 交 機會(social opportunities)。快樂社區能讓人感到賓 至如歸,風景秀麗、綠草如茵,擁有大量綠化空間 的社區令居民活得幸福快樂。一個社區的設計需要 促進社交連繫,四通八達,暢通無阻的社區空間、 公共空間、通道、步行徑會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你現在生活的社區,這三方面能夠令你幸福快 樂嗎?不妨放慢腳步,放下手機,閉目靜思片刻。

關於快樂社區,另一有趣發現是來自美國哈佛 大學一項具有 80 年歷史的成人發展研究,研究對象 是 1938 年大蕭條期間的 268 位哈佛大學二年級生。 研究結果顯示,這些年來,這群被稱為 Crimson men 的校際運動員與摯親保持緊密關係,遠比金錢 或名氣讓他們活得快樂。這些關係形成保護罩,遠 離生活的不快、精神和體力的衰退,比社會地位、 智商或基因更能預測快樂長壽的人生。

這項有關哈佛大學生的研究,證明擁有良好生 活圈子與活動,是活得更快樂更長壽的門票。

快活慢活,就是喜活

Hygge 的香味是怎樣的?這個 金色罐子旅行蠟燭給你黑李子和 蜜柑的濃郁果香,摻雜肉桂、雲 尼拿和木材。

www.candlefolk.com

快活慢活,就是喜活

Hygge Plum Seed Face Oil 冷榨李子核仁油是為熟齡乾燥肌、 日曬過度的皮膚而設,含豐富維 他命 E,質地清爽,是臉部按摩 和刮痧時的理想用品。

www.thewitcherycph.com

快活慢活,就是喜活

「三分鐘快樂,是在我最喜愛的瑜伽老 師課堂上,完成一個最困難的動作或式 子。最近的挑戰是 Peacock Pose。」 - 營養學家 Mellissa Cheung

尋找幸福的燈光

尋找幸福的燈光

不說不知,選購燈具時,十居其九的顧客最關注的一環是:「光暗可否調校?」光暗固然要計較,但更重要的,是找對的照明色溫(colour temperature)。先拿自然光來 解說,白天的色溫較高,黃昏的色溫較低。劃一根火柴,火柴光的色溫參數是 1700K, 蠟燭光是1850K。行將被淘汰的的鹵素燈(Halogen)是3000K。聰明的LED燈,遊走 在 2700 至 2800K 之間,統統落入 3300K 以下的暖色光色溫區。暖色光給人溫暖、溫 馨、健康、舒適的感覺,是居家的理想色溫,歐洲燈具的常設色溫。

然而問題來了,暖色光對於上一輩人而言 是 太 黃 太 暗 , 他 們 老 是 埋 怨 不 夠「 光 猛 」, 黃 光 看起來面黃很不好。原來,長輩們是 4000K 冷 白光的忠粉。他們將白光等同光猛,對商舖、 醫院、辦公室的白光情有獨鍾。

對燈具設計有所堅持的,在燈膽的搭配要好好把關。色溫不對時,燈具難以「發光發熱」,也不能原汁原味忠於原著,兩頭不到岸,注定不快樂。家是讓我們休息放鬆的地方,配套 抑 制 褪 黑 激 素( m e l a t o n i n )分 泌 的「 戰 鬥 格 」照明燈光是大錯特錯。

近年流行的美顏燈,又是甚麼東西?它是 LED 燈的一種,內置的芯片呈現特定的顯色度。顯色度以顯色指數(CRI)來決定,最高數值為 100,即太陽光。CRI 越接近自然光,還原度越真實,區分物件顏色的能力便越好。

由現在開始,摒棄抽象籠統的黃光、白 光,以 3000K 作為尋找幸福燈光的基準吧。

尋找幸福的燈光

來自丹麥品牌 Menu 的 Carrie LED 枱燈,出自 Norm Architects的手筆。鍍黃銅鋼製拱形手挽與燈盤盛着蛋白色圓球燈罩,簡約而逗趣。可攜帶的設計令它輕易配合任何空間和用途。

尋找幸福的燈光

英國燈具品牌 Curiousa &Curiousa 的琉璃燈具以全手工吹製,Glowbules系列是與著名英國設計師 Adam Nathaniel Furman 的合作企劃,以充滿童趣的粉彩糖果色調為色盤,像是 jelly bean 某日紛紛變成龐然大物,一個又一個串連起來。每一個半透光燈罩組件都是藝術創作,任由工匠發揮 free-blown 的功力。

尋找幸福的燈光

「拆開一塊全新的畫布,在白色 畫布上隨意上色,填滿空白的 地方。每一個筆觸都有驚喜, 帶來意想不到的可能。將不同 顏色、媒介混合,好好觀察,用心欣賞,令我感到快樂。」- 表達藝術治療師 Maggie Ip

快樂時,只談化學訊號

快樂時,只談化學訊號

快樂時,只談化學訊號 我們平日是不自覺地運用嗅覺多於運用思考的。因為嗅覺感官在五感當中最會走捷徑。當我們感到快樂或恐懼時,身體會產生不 同的味道,這些稱為化學訊號(chemosignals)的味道實質是無味 的。大腦內的嗅體(olfactory bulb)負責處理這些化學訊號,它直 接與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連繫,控制我們記憶的形成,管理 情感反應。而其餘的四大感官,味覺、聽覺、視覺和觸覺,需要腦 部其他位置先行處理,然後才可與邊緣系統接軌。嗅覺靈敏可說是 天生吧!

意大利比薩大學教授 Prof. Scilingo 指出,如果我們能夠找到一 種誘發快樂狀態,或令人感覺正面的氣味,便可造福大眾。這對於 處理後新冠疫情帶來的影響,特別是在年輕群組呈上升趨勢的抑鬱 症尤其重要。「如果我們能夠將快樂的氣味加入恐懼症和抑鬱症的 治療當中,療程的成效便得以提高。」這就是 Prof. Scilingo 於 2021 年3月發表的「POTION」研究專案的大前提。他透過收集人類的汗 水,分析我們在表達每一種情感時,身體釋出的化學複合物。

科學家的假設是,讓我們感到快樂的味道基本上是一樣的。 但對於法國香氛師 Francis Kurkdjian 而言,人人的嗅覺感官都是獨 一無二,實在難以一概而論,遑論與別人分享感到快樂或喜悅、 恐懼、悲傷、平和的香氣。不過,某些特定的水果花卉香調, 2 在延綿數千年的香氛歷史裡已建立一種個性,觸動特別的情 緒。柑橘類果實會令心情變好,讓快樂加分。日本研究發 現,嗅聞柚子讓快樂心情長達 30 分鐘。薄荷是清新的化 身,充滿活力。薰衣草具有寧神平和的功效,安頓紊亂 的心情。迷迭香是療癒和養潤,令記憶更好。玫瑰、依 蘭依蘭和茉莉與女性氣質是絕配。

快樂時,只談化學訊號

Philosophy Hope in a Jar 實現保濕、抗皺和光澤的願望,成為 瓶子裡的柔亮多效面霜,給你透明質酸、高純度乙醇酸和維他 命原 P。

快樂時,只談化學訊號

香氛的名字,概括了我們抗疫近三年的複雜心情。Byredo Mixed Emotions 以馬黛茶的舒心香調結合黑加侖子的爽勁果 甜,中調是紫羅蘭葉和錫蘭黑茶,樺木和紙莎草的木香是基調。

快樂時,只談化學訊號

「每天都是一個三部曲。第一部是對三件事情表 達感激,嘗試當面感謝對方;第二部是收集快樂 的時刻;第三部是找一個方法回饋社區或當事 人。當天完結後,對此進行自省,這是我的三分 鐘快樂。快樂不應單單維持三分鐘,它是持續不 息的追求。」- 香港四季酒店水療中心資深營運總監 Tania Bardhan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在新冠肺炎重擊歐洲的 2020 年,德國香氛製造商 Symrise 動員旗下的 19 名香氛師,一人挑選一款成 分,製成向前線醫護人員致敬的香氛 Hero Cologne。透過這款屬非賣品的古龍水撫慰身心,為他們打氣, 輸送正能量,振奮士氣。Hero Cologne 以馬達加斯加蜜柑、佛手柑結合薄荷和生薑為初調,中調是黃葵 籽、鳶尾蘭和玫瑰,基調是癒創木、檀香木、馬達加斯加香根草、絲柏和可再生香蘭素(vanillin)。可圈可 點之處,是這瓶中性古龍水的焦點成分之一 ── 萃取自雲尼拿香草的香蘭素。

Symrise 集團的原創辦人 Haarmann & Reimer 可說是香蘭素之父。1874 年,二人成功發明人工合成的 芳香香蘭素,並在德國 Holzminden 建立首間生產香蘭素的工廠,也成為今天 Symrise 總部的所在地。2005 年,他們更上一層樓,通過收購 Aromatic S.A.S,建立可持續發展的雲尼拿香草產業鏈。

不少科學測試結果已證實,香蘭素擁有人令心情鎮靜平和的能力。原因是香蘭素的味道令人聯想起母乳 或香甜的蛋糕,可減少動物的「驚跳反射」(startle reflex),緩和不安情緒。在壓力高企的地方如醫院的磁力 共振和電腦掃描區域,或是一些醫護用品如膠手套,你會隱約發現淡淡的雲尼拿香氣。

Symrise 集團高級副總裁 Ricardo Omori 說:「我們相信香氛的力量,它觸動我們的感官、靈魂和世界。」 全球最大獨資香氛製造商 Firmenich 全球香氛總裁 Ilaria Resta 進一步解釋,香氛讓人們在身處受壓環境時, 令安全、鎮靜和愉快感得以鞏固。於 2020 年 10 月發表的消費者研究報告指出,在新冠疫情的禁足期間,欣 賞香氛的人士增加 56%。消費者對於香氛的觀感也有所改變,喚起安全、潔淨和寧靜的香氛是民心所向。 這一連串期望從香氛得到的情感訊號,Firmenich 取名為 Sereni-Clean。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An Atlas of Natural Beauty》是一本輔以 復古 botanical art 插畫的 A to Z 植物圖鑑, 介紹種子、果實、花卉、香草的歷史故事 和現代美容用途,附加大量天然手工美容 秘方,鼓勵我們多花時間閱讀美容成分的 本質,自主快樂的美容時光。(Available at OfficineUniverselle Buly Hong Kong)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來自加州的 Earth Tu Face 多用途雲呢拿香 草快樂鼠尾草軟膏,以椰子油為靈魂,使用 時需要配合手掌溫度先行軟化才塗上皮膚。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匈牙利老牌有機手工護膚專家 Eminence 的 Super Vanilla Day Cream SPF40 是一款適 合秋冬使用的滋潤礦物防曬乳霜。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瑞典品牌 Estelle & Thild Softening Body Lotion 在乳木果油、荷荷巴油和蘆薈的滋潤 保濕基底下,添加雲尼拿蜜柑香氣。

香蘭素的幸福種子

「朝早對我是很重要的。我喜歡清晨深沉的恬靜,赤腳走到露台看 日出破曉,深呼吸幾下後思考這一天。之後,我會喝點熱水,為自 己準備可口的早餐,叫醒孩子。早上的首三分鐘是快樂時光,喝過 咖啡,吃完早餐,稍作閱讀之後的 15 分鐘是 pure bliss。」- 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 創辦人 Victoire de Taillac-Touhami

圓是快樂

圓是快樂

一個世紀前,瑞典心理學家 Helge Lundholm 的研究找來一班人來劃線,他 們 面 前 是 一 組 描 述 不 同 情 緒 的 形 容 詞 。 結 果 發 現 , 描 述「 g e n t l e 」、「 q u i e t 」 和「 m i l d 」的 形 容 詞 紛 紛 以 曲 線 代 表 , 相 反 描 述「 h a r d 」、「 h a r s h 」和「 c r u e l 」 是起角的線條。

「與稜角的形狀相比,人類更會被曲線的形狀所吸引。」這是 University of Toronto Scarborough 已故心理學系教授 John N. Bassili 的發現。研究同時發 現,圓形是快樂的象徵,三角形代表憤怒。我們一般會將圓形與地球、太陽 和月亮相提並論,圓形和橢圓形是熟悉且具安全感,代表信任與安穩。圓形 的家具,為房間注入友善和平易近人的氛圍。英國老牌地氈生產商 Britons 深 信,圓形地氈在室內設計中發揮着起承轉合的作用,提升整體視覺效果。

圓是快樂

來到字體的選擇,1968 年由心理學家 Albert Kastl 和 Irvin Child 進行的研究 指出,人們對於彎曲、輕巧和無襯線字體(sans-serif typefaces)的觀感是正面 的。某程度上,這解釋了為何漫畫字體 Comic Sans MS 如此盛行。

圓是快樂

「每個早上要做的事: 打開窗簾、把門拉開、走出露台,感受當日第一道陽光,第一口新鮮空氣。 我喜歡花幾分鐘,讓大自然的氣味、聲音、溫度喚醒自己。」- BeCandle 創辦人 Xavier Tsang

圓是快樂

仍然覺得百思不得其解嗎?好的,認知心 理學家 Moshe Bar 和 Marital Neta 拋下了震撼 彈:鋒利的稜角物件激發腦內杏仁核更高的運 動量,傾向引起驚恐。我們抗拒植物的刺針、 動物的鋒利牙齒、石頭的尖銳邊緣,從曲線、 圓渾的物件找到安全感、平和而放鬆,如卵 石、果實、樹幹、盛放中的繁花。

圓是快樂

在營營役役的日子裡,嘗試將令人心情變 好的圓形植入生活的不同範疇,一個圓形小錢 包、一個圓形蠟燭杯、一隻圓碟子、一面圓形 鏡子、一塊圓形地氈 ⋯⋯ 總之是生活中的一點 圓,就是快樂的起點。

圓是快樂

「無論多忙碌,或身在何方,總有一本書在身 旁讓我隨時看看。閱讀一直都是我的慰藉,特 別在最吵鬧最大壓力的時候。閱讀帶給我的快 樂,是唯一可以凌駕我和貓咪相處的時間。不 管是三分鐘或是三小時,以他人的字句陶冶靈 魂是珍貴的時光。」- 暢 銷 書 作 家 、《 C o n d é N a s t T r a v e l e r 》撰 稿 人 L i n d s e y T r a m u t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