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是時候另作別論!探討新興「無性別」美容文化
Skincare
性別,是時候另作別論!探討新興「無性別」美容文化
READ MORE
性別,是時候另作別論!探討新興「無性別」美容文化

性別,是時候另作別論!探討新興「無性別」美容文化

Share to:

近年成功起革命的「無毒美容(clean beauty)」,有意無意地叛逆起來,自建小宇宙。它跟零殘忍(cruelty-free)、純素成分(vegan)、無麩質(gluten-free)和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 合力建構的美好護膚願景,與無性別文化接軌後更能如實地面向群眾,育成一套新世代的普世美容價值觀。這群革命先鋒漸漸從小眾走向大眾,成為掙扎在性別取向人士的知音,真誠貫徹user-friendly的包容大愛之道。只懂善待用家,並不足夠,品牌還需要與時並進,立場鮮明。在這片所有聲音都聽得到的新大陸裡,甚麼都變得可能,甚麼都可以放膽一試,也不用介懷性別,男士女士性別中立人士都一樣可以無差別迷上護膚品,追求零毛孔零乾紋、膚色健康均勻、飽滿柔彈。在化繁為簡的大環境裡,護膚根本不需要有性別分野。

性別,是時候另作別論!探討新興「無性別」美容文化

近年成功起革命的「無毒美容(clean beauty)」,有意無意地叛逆起來,自建小宇宙。它跟零殘忍(cruelty-free)、純素成分(vegan)、無麩質(gluten-free)和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 合力建構的美好護膚願景,與無性別文化接軌後更能如實地面向群眾,育成一套新世代的普世美容價值觀。這群革命先鋒漸漸從小眾走向大眾,成為掙扎在性別取向人士的知音,真誠貫徹user-friendly的包容大愛之道。只懂善待用家,並不足夠,品牌還需要與時並進,立場鮮明。在這片所有聲音都聽得到的新大陸裡,甚麼都變得可能,甚麼都可以放膽一試,也不用介懷性別,男士女士性別中立人士都一樣可以無差別迷上護膚品,追求零毛孔零乾紋、膚色健康均勻、飽滿柔彈。在化繁為簡的大環境裡,護膚根本不需要有性別分野。

重新定調的21世紀性別關於「性別(gender)」這議題,從前好像只有性別歧視,「去到

重新定調的21世紀性別
關於「性別(gender)」這議題,從前好像只有性別歧視,「去到盡」才會獲得世人關注。時光可變,世界每分每秒都在變,從前主張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為女性發聲的步伐縱然從未止息,然而世人對於性別的着眼點大大拉闊,當「unisex(中性)」一字無法包攬所有需要探討的社會議題,也不足夠解釋Y世代(Millennials)和Z世代(Gen Z)對個人性別身份的認同時,於是乎「性別中立(gender neutral)」、「性別流動(gender fluid)」、「跨性別(transgender)」、「agender(無性別)」的取態漸漸成型,在性別議題上越見多元,個人主義前所未有地清脆嘹亮。

時裝界是最快作出反應的行業,早於2007年已有獨立時裝設計師Rad Hourani創立性別中立的同名品牌,靜觀其變的時裝零售王國要到2015年才有Selfridges發表無性別概念專案「Agender」;芬蘭百貨店Stockmann接力於2018年增添「One Way」無性別購物樓層;2019年初於巴黎開設的「L’Insane」目標明確,衝着性別流動和非二元性別的時尚路線而來。

來到美容這塊土地,彩妝和護膚兩大界別的發展似乎活在兩個年代。當彩妝界身體力行地緊貼性別中立的社會趨勢,開墾多元共融的產品界別(編按:專文刊見4月號),來到護膚界,一直以來似乎無必要「走得太前」,數十年來在市場供求下約定俗成的男女賓式護膚體系主宰市場潮流,行之有序,顧客群按性別年紀被合理分割,被對號入座。

20世紀男女有別論
在跳進新領域前,究竟傳統的皮膚性別論如何壓倒性地植根在一代又一代的消費者心裡?男女大不同固然是人類進化定律,男性皮膚特性的背後推手是睾丸素,他們臉上毛髮既粗壯又濃密,剃鬚是日常作業,令皮膚受壓或刮傷是平常事。一般來說,男性天生「厚臉皮」,厚度比女性高20%至25%,膠原蛋白量自然較多。有趣的是,男士的膠原蛋白量隨着年齡增長而逐步減少,是規律性的進程;然而女士們的膠原蛋白卻會在更年期後一下子暴跌,皮膚「薄化」得既急且快。男性皮膚的油脂分泌是女性的兩倍,這為男性護膚品牌主攻控油提供理據。談到衰老,男人甚至擁有先天性優勢,他們的皮膚年齡比女人年輕15年,全因膠原蛋白的密度較高,衰老速度相對較慢。看到這裡,各位女士稍安無躁,男人的防曬意識沒你們敏銳,疏於保養,女人一追再追,憑後天努力後來居上是定律。男士護膚原來離不開是為了剃鬚和控油,對抗衰老大多隨遇而安。

奢華分子無性別,也無差別先看看奢華護膚品市場的走勢,近年的新進品

奢華分子無性別,也無差別
先看看奢華護膚品市場的走勢,近年的新進品牌像是約好了摒棄男女有別的定位,頭也不回地以技術性擊倒先入為主的皮膚性別論。Dr. Barbara Sturm本是德國的骨科醫生,專研關節衰退的醫學療程,在過程中她迷上美容醫學,以非手術性抗衰老療程享譽國際。20年來,她醉心前瞻性的分子科研護膚研究,發現天然成分馬齒莧(purslane)可激活人體細胞內有「青春酵素之源」綽號的端粒酶,抗氧化抗發炎得以並行,結果是鞏固皮膚的屏障功能,激活細胞再生,循序對抗衰老。縱使品牌着眼於分子科研,結合科學和自然的所長,Dr. Sturm於2014年品牌創立之初亮出#SturmGlow的戰書,以簡單淺白的日常程序真誠照料皮膚,性別和膚色從來不會左右她為皮膚斷症。她主張摒棄所有不切實際的產品宣稱和物質,塗上臉的,塗最好最有效的就足夠。

在名人堂裡,怎能少得諾貝爾獎的份兒?先有匈牙利水療護膚品牌Omorovicza與諾

在名人堂裡,怎能少得諾貝爾獎的份兒?先有匈牙利水療護膚品牌Omorovicza與諾貝爾醫學獎(1937年,因發現維他命C)得主Albert Szent- Györgyi所設立的布達佩斯大學實驗室合作,成功研發Healing Concentrate
TM,讓匈牙利溫泉水的療養功效直接被皮膚底層吸收,成為產品導入的契機。 2019年,另一個「諾貝爾」品牌出現了,他是2016年的化學獎得主Fraser Stoddart爵士,創立以獲獎技術Organic Super Molecular Vessels TM(OSMV)為靈魂的Noble Panacea。OSMV的革新科技成就撼動了整個護膚界,它有效保護並將配方內一籃子的矜貴優質活性成分,按時在皮膚表面釋放。簡而言之,每一款產品的智能成分都懂得在最佳時刻發揮表現,護膚流程全天候地執行。Noble Panacea將醫藥級的純度配合精準的活性成分,封存在Active Daily Dose的獨立包裝設計。一個以Think Beautifully®為口號的高端護膚品牌,集科研、美學和環保於一身,旗幟鮮明。

忠於成分的責任未能每天追逐奢華護膚的烏托邦、怕泥足深陷者,可採貼

忠於成分的責任
未能每天追逐奢華護膚的烏托邦、怕泥足深陷者,可採貼地攻略,向重點成分入手。在美容護膚的世界裡,某些成分的原身外觀和香氣習慣性地分別取悅女性或男性,育成消費者男女有別的觀念。思考良久,有甚麼美容成分是左右逢源、無差別地吸引兩性的呢?其中一個關鍵字必然是「咖啡」!由三位法國大男人Alexandre、Poulad和Salem於2015年共同創立的無毒美容品牌Terre de Mars,是一個有關咖啡的童年回憶。小時候Salem覺得祖母是來自火星的訪客,每天幹着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的童年回憶裡滲着濃濃的咖啡香,原來是祖母常常拿咖啡豆渣來敷面。這位祖傳美容咖啡師就這樣成為品牌繆思,並啟發三人創造一系列以咖啡為本、性別中立的有機認證美容餐單,配合珍貴護膚油,生物活性和益生菌成分,利用傳統智慧和現代科學 守護身體和頭髮。往北歐方向走,來到丹麥,有2016年創立的Grums,同樣是一個取材自咖啡豆渣的護膚品牌,招牌作是富含維他命B3的咖啡豆渣身體磨砂軟膏,也有為臉部和雙手調配不同粒子幼細度的配方。Grums的可持續性美容觀是身體力行的香醇作業,他們從丹麥第二大城市Aarhus的咖啡店和餐館收集有機咖啡渣,經風乾後再分類,配合其他天然原材料製成各款100%天然無添加致敏成分的磨砂產品。

精簡與極簡,要懂得揀上世紀80年代,將沐浴與洗髮、洗髮與護髮合二為一

精簡與極簡,要懂得揀
上世紀80年代,將沐浴與洗髮、洗髮與護髮合二為一,可說是skincare minimalism的初試啼聲,然而消費者並未照單全收。大抵是品牌捉錯用神,將精簡之道錯放在美體系列,而非一張臉上。隨着成分科學和研製技術的演進,一步到位、一瓶走天下的護膚好物不再是平平無奇的話題作;相反這些品牌背後遵循的精簡之道,看待用家如朋友的取態,更切合年輕世代的生活方式。扎根美國賓夕凡尼亞洲(Philadelphia)、由1997年開始便以一身復古藍調用心經營的Jao Brand,只需14款產品便足以征服所有年齡、性別、膚色種族的消費者,成為反對過度消費的中堅分子。被譽為「Your Portable Sink」的消毒潔膚噴霧Jao Hand Refresher是打頭陣成名作,精選薰衣草、茶樹、尤加利葉、天竺葵和鼠尾草組成消毒抗菌精油複方,添加65%的Ethyl Alcohol、蘆薈、洋甘菊和金盞花精華,以及植物基底甘油。這瓶Hand Refresher不僅是隨身攜帶的洗手液,也是鬚後水、身體噴霧和腋下清爽劑。2008年登場的Goe Oil由28款植物、水果和花卉油調配而成,是濕疹、化學磨皮肌和爆拆肌的及時修護,也可卸妝、軟化硬皮,還可以為頭髮塑型。Seed Face Oil精選九款抗氧化種子油專心修護一張臉,Coiffette Bomade是潤手美甲和頭髮塑型的多功能軟膏。

自私與自肥,要自己話事練功32年,一身好武功自有其用武之地,是mtm labo「量

自私與自肥,要自己話事
練功32年,一身好武功自有其用武之地,是mtm labo「量膚定制」護膚方案給世人的訊息。他們從東方對草本植物的應用中吸取靈感,甄選植物精萃,製作原液調配庫,在這個基礎上解放皮膚,奉行非主流的護膚之道。從前的我們甚麼都要最快最新,以當第一手用家為榮耀,自願投入新產品新品牌話題作的生態裡。始料不及的新冠肺炎疫情與全世界同呼同吸兩年多,身不由己的不知所措,工作生活作息的速度回不到從前,懷緬過去常陶醉不可行。今天的我們需要「me time」讓自己回回氣打打氣,自私地護膚,自肥式的唯我獨尊,以custom-blend的精準之道照料皮膚,安頓心情,實踐自己皮膚就自己話事的自主態度。

說到練功,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的May Lindstrom是另一位醉心練功的天然美容配

說到練功,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的May Lindstrom是另一位醉心練功的天然美容配方師。本業為廚師的她,將自己多年來對食材的鑽研和造詣延伸到護膚品的天然成分素材,用心「烹調」塗抹在「自己」皮膚上的美肌食療。功力日見深厚的她,在一眾好友用家的推波助瀾下,於2012年創立May Lindstrom Skin,將多款自創美容食療公諸同好。她將產品研發作坊化身Kitchen Lab,每一款美容品堅持全人手製造、小批次生產、天然有機成分、無毒無害、溫和不致敏;產品繫上一個又一個浪漫心動的名稱:Blue Cocoon、Clean Dirt、Happy Galaxy,是給皮膚送上的窩心祝福。

來到止汗這課題最後,終於來到止汗這課題。從來止汗香體產品的男女之

來到止汗這課題
最後,終於來到止汗這課題。從來止汗香體產品的男女之分都是市場推廣的招數,早已根深柢固。近年市場一窩蜂冒起一股像包裝藝術展覽品的stick deodorant,它們無分性別,標榜以植物草本為主角的中性木香和果香,讓消費者像挑香氛蠟燭般療癒。若要正本清源,這股無性別的止汗產品潮流是於2016年由德國Fine止汗乳霜(deodorant cream)掀起的。品牌專攻止汗產品的決定完全出於偶然,話說創辦人Judith Springer既是藝術策展人,又是瑜伽導師,同時是博士研究生。某日她與曾任職Aesop的好友Jessica討論到品牌的止汗產品,二人單純喜愛的是香味,至於止汗效果就一般般。在好友循循善誘下,Judith竟然自己動手製作第一批手工止汗乳霜,一次就成功了。Fine於柏林設計,德國製造,Vetiver Geranium是原創香氣,無分他或她。有機止汗乳霜的基底是椰子油、可可脂油、梳打粉、甘油、乳木果油和高嶺土組成,不含基因改造、鋁鹽和有害填充劑。今天的Fine依然以止汗產品為主軸,在成分選材上更加深度鑽研;另有限度地添加身體精華素、香氛油、眼周精華素和面膜。

當我們發現以性別區分護膚需要已成為生活的羈絆,甚至不合時宜,零售

當我們發現以性別區分護膚需要已成為生活的羈絆,甚至不合時宜,零售商是否清楚聽見我們的聲音呢?本地有機護膚選物店Beautysaur Organics創辦人Chris的看法倒是一針見血,品牌針對的性別群組從來都不是他們的着眼點,反而是品牌的成長故事、創辦人的心思及產品特色等這些DNA才是最重要。「我們不能抹煞男性需要護膚的權利,他們不只為了控油和剃鬚才觸碰護膚品。他們習慣性地遠離百貨店的beauty floor,純粹是因為主流護膚品牌的既定氛圍令他們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