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Surviving in Age of Diversity!
Skincare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Surviving in Age of Diversity!
READ MORE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Surviving in Age of Diversity!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Surviving in Age of Diversity!

Share to:

在「Diversity and Inclusivity」的21世紀字典裡,除了認清所有膚色國籍種族必須平起平坐、共融包容是普世價值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常被忽略的盲點,例如通用設計與無障礙可達性設計的共融、為身體殘障者設想、名人效應的深層訊息、品牌的言行舉措等等。坐言起行前,請先細閱這個A to Z 的入門指南。 

Beauty for All,真的可以嗎?Surviving in Age of Diversity!

在「Diversity and Inclusivity」的21世紀字典裡,除了認清所有膚色國籍種族必須平起平坐、共融包容是普世價值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常被忽略的盲點,例如通用設計與無障礙可達性設計的共融、為身體殘障者設想、名人效應的深層訊息、品牌的言行舉措等等。坐言起行前,請先細閱這個A to Z 的入門指南。 

A

Accessible Design「可達性設計」泛指一套產品開發方式的設計概念,解除因殘障而帶來

Accessible Design

「可達性設計」泛指一套產品開發方式的設計概念,解除因殘障而帶來的連串限制,讓每個單獨個體在不被歧視的情況下擁有使用產品和服務的權利。 

Auric Cosmetics

由網紅創立的小眾美妝品牌,態度和主張猶如民心所向,像Samantha Ravndahl 掌舵的Auric Cosmetics 是其中一例。「包容性」是品牌的核心價值,彩妝品需要展現我們真實的肌膚,人氣熱賣品Glow Lust Radiant Luminizer 正好展示這種精神,這支提亮應援液除了單塗,也可以搭配日常護膚品或粉底使用。

 

B

Barrier-Free Design「無障礙設計」概念最初是為了照顧受傷患困擾的美國退役老兵而

Barrier-Free Design

「無障礙設計」概念最初是為了照顧受傷患困擾的美國退役老兵而出現,往後的推進是以便利殘障人士進行日常活動為宗旨。

Bobbi Brown

2010年與Bobbi Brown 女士首次碰面是《Bobbi Brown Makeup Manual 》新書發布會。與其說她是彩妝大師,她更像一位老師,百寶袋內除了彩妝品,還有大量人生哲理。透過教育實現性別平等、令女性自強的使命感,在她創立20多年的「Pretty Powerful Fund」完全體現出來。2020年,品牌與國際組織She’s the First 合作,確保教育惠及全球每一個女孩。Bobbi Brown 英國站的年度籌款活動「The Pretty Powerful Campaign」是慶祝三八婦女節的重頭戲,與慈善團體Smart Works 合作來到2022年是第九屆,活動至今累積善款超過75萬英鎊。

Body Positivity2020年9月27日,500位模特兒無懼新冠疫情的威脅,雲集巴黎鐵塔下舉

Body Positivity

2020年9月27日,500位模特兒無懼新冠疫情的威脅,雲集巴黎鐵塔下舉行一場前所未見的時裝表演,名為「Body Positive Catwalk」。她們不是代表任何品牌,她們只代表自己,擁抱自己的身材和國籍。美麗不應局限於既定的比例和身形,美麗是大愛和包容。

 

去年7月,一群Body Positive 活躍分子穿上內衣拍攝藝術照片,繼續宣揚Body Positivity 的訊

去年7月,一群Body Positive 活躍分子穿上內衣拍攝藝術照片,繼續宣揚Body Positivity 的訊息。

C

Cocoa Swatches以白人為主旋律的彩妝市場,較深膚色的拉丁裔、非裔人士從來都是

Cocoa Swatches

以白人為主旋律的彩妝市場,較深膚色的拉丁裔、非裔人士從來都是小眾中的小眾,品牌選擇並不多,遑論用家報告。2016年,Ofunne Amaka 發表一個名為「Cocoa Swatches」的彩妝應用程式,它是特別為膚色較深人士而設計的虛擬試妝工具。在這個應用程式中,用家可真正預見眼影、粉底與及唇膏的試妝效果。其他內容包括產品比較和彩妝教學視頻,另外增添一個討論區。 

D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多元共融、公平包容」不再是口號式的振臂高呼,近年已被納入美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多元共融、公平包容」不再是口號式的振臂高呼,近年已被納入美容彩妝企業的使命宣言,合力創造健康共融的消費市場。L’Oreal 早於2014年成立Women of Color Lab,透過科學研究協助旗下品牌調配多元共融的彩妝品;Lancôme 於2016年起與歐美奢華百貨店合作開設的 Le Teint Particulier 個人專屬粉底調配服務是其中一例。Estée Lauder 集團去年3月成立Equity and Engagement Centre for Excellence (COE);加拿大美容集團Deciem,最近開設Diversity, Equity andInclusion Board,為員工提供教育和資訊平台。 

Dove

一句說話,即時產生共鳴,並成為社交平台的通行證,背後的創作團隊Ogilvy 可

一句說話,即時產生共鳴,並成為社交平台的通行證,背後的創作團隊Ogilvy 可說功不可沒。繼2016 年的#MyBeautyMySay,2020年團隊為Dove 推出的Amplified Textures 洗護髮系列創作了#MyHairMyWay 專用hashtag。作為一個大眾化的主流日用品牌,研製一個照顧不同種族人士的髮質,特別是難以駕馭的鬈髮、粟米鬈髮和波浪曲髮的洗護髮產品系列,配合社交平台的分享式宣傳和訊息傳遞,由全民經營出來的形象工程,既正面又有啟發性,難能可貴。 

E

Ellie GoldsteinGucci Beauty 絕對是inclusive advertising 的高手!2020年7月,品牌官方Instagram 轉載一張疑似Mascara L’Obscur 睫

Ellie Goldstein

Gucci Beauty 絕對是inclusive advertising 的高手!2020年7月,品牌官方Instagram 轉載一張疑似Mascara L’Obscur 睫毛膏的廣告宣傳照,主角是患有唐氏綜合症的18歲模特兒Ellie Goldstein。這張照片其後成為最受愛戴的社交媒體帖文。原來,《Vogue Italia 》是幕後主謀,他們在社交媒體遇上Ellie Goldstein及倫敦攝影師David PD Hyde,一張照片,傳遞一個多元包容訊息,感染社會大眾,見證高級時裝品牌的彩妝系列如何一步一步奠定一個大愛形象。 

F

Fenty Beauty不能否定由美國音樂天后Rihanna 牽頭的Fenty Beauty 在2017年誕生後,「Beauty for All」三個

Fenty Beauty

不能否定由美國音樂天后Rihanna 牽頭的Fenty Beauty 在2017年誕生後,「Beauty for All」三個字清脆響亮,其澎湃的感染力與號召力,令全球彩妝市場不得不去改革,不得不重新審視旗下的產品有否真正照顧所有膚色種族人士的需要。Rihanna 將重點着眼於傳統彩妝市場一系列難以搭配的膚色,開發的產品配方必須適用於所有類型的肌膚,並達到全球女性通用的最終目標。五年前初登舞台的Pro Filt’r 粉底系列早已坐擁50個底妝色調,與新登場的26色Eaze Drop BlurringSkin Tint 搭配,已達底妝大師的門檻。最新登場的Fenty Icon 唇膏,The MVP 唇色是Rihanna 的最愛,也是所有膚色通用的完美紅調。

 

G

Gucci Beauty2019年春夏Gucci 高舉「Unconventional Beauty」的旗幟,正式向世界發出震撼彈:美麗是擁抱所

Gucci Beauty

2019年春夏Gucci 高舉「Unconventional Beauty」的旗幟,正式向世界發出震撼彈:美麗是擁抱所有膚色,包容所有身形,尊重所有形式的美麗演繹。美麗不分主流和非主流,最重要是自愛和自我覺醒。

放眼Gucci Beauty 的廣告演繹手法,2020年3月在紐約市Lafayette Street、墨西哥Avenida de Michoacan、倫敦Brick

放眼Gucci Beauty 的廣告演繹手法,2020年3月在紐約市Lafayette Street、墨西哥Avenida de Michoacan、倫敦Brick Lane和米蘭Largo la Foppa,同步發放一個由英國紀實攝影大師MartinParr 拍攝的「25號Goldie Red 露齒紅唇」大型戶外廣告,主角是紐約Garage Punk 樂隊Dani Miller。品牌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 以「Beauty in Imperfection」一錘定音,一切的瑕疵和不完美,就是美麗的本質。 

H

Haus Laboratories舞台上的Lady Gaga 形象百變,總是令人目不暇給,她將這股凌厲熾烈的才

Haus Laboratories

舞台上的Lady Gaga 形象百變,總是令人目不暇給,她將這股凌厲熾烈的才藝能量,注入她的彩妝世界,於2019年為旗下香水品牌Haus Laboratories 首發彩妝系列。她選擇Amazon.com 作為獨家銷售夥伴,主攻網購,覆蓋九個國家,銷售模式完全脫離主流品牌的方程式,貫徹其行事作風。彩妝是表達自己和不斷創新的工具,她希望善良、勇敢和創意能夠得以宣揚。 

I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美容彩妝品牌一直以來標榜的女權形象,每年的三八婦女節是她們發光發亮的大舞台。除了歷史悠久的主流品牌如Bobbi Brown、Elizabeth Arden、Jo Malone London 和L’Occitane,越來越多的小眾品牌都會藉着推出限量版產品,將一部分的收益作為慈善捐款,進行與女性同行的形象工程。貼地一點,這一天也是英國女士們網購的大好時機,#ChangeAGirlsLife 就是這張通行證。 

J

Jerrod Blandino由彩妝師Jerrod Blandino 於1998 年與丈夫Jeremy Johnson 共同創立的彩妝品牌 Too Faced,以千禧

Jerrod Blandino

由彩妝師Jerrod Blandino 於1998 年與丈夫Jeremy Johnson 共同創立的彩妝品牌 Too Faced,以千禧世代擁戴的紅粉造型及引人入勝的產品名稱,成功在Instagram掀起熱潮。「Born This Way」、「Better Than Sex」、「Hangover」、「Papa Don’t Peach」等一籃子名字,絕對是成功的第一步。2019年,彩妝界YouTuber Jackie Aina參與「Born This Way」粉底的改革專案,為新增色調着墨,Kohl Kreatives 填補深膚色人士所需的色調,令粉底色調增至35色。

 

K

Kohl Kreatives  包容不同膚色種族人士近年是全球熱話,但包容性並不止於此,對於

Kohl Kreatives  

包容不同膚色種族人士近年是全球熱話,但包容性並不止於此,對於常被人們忽略的身體殘障者,我們也需包容和關注。Kohl Kreatives 的誕生是為了讓他們重拾化妝帶來的自信與樂趣。品牌創辦人Trishna Daswaney 特別為動作技能殘障人士開發一套五款的直立式多功能彈性化妝掃Flex Collection,讓病患都可享受化妝的樂趣。品牌為跨性別人士、化療病人、患上拔毛癖、禿髮、白蝕、葡萄酒斑等人士以及身體因意外留下創疤的復康者提供化妝指導。

 

L

L’Occitane1824年由Louis Braille 發明的凸字 系統(Braille),開啟失明人士學習知識的橋樑。由Olivier

L’Occitane

1824年由Louis Braille 發明的凸字 系統(Braille),開啟失明人士學習知識的橋樑。由Olivier Baussan 於1976年創立的L’Occitane en Provence,自1997年開始將凸字標識納入產品標籤,令失明或視障人士無障礙地使用護膚品和身體護理產品,直至今天。此後,守護眼睛的承諾成為品牌的社會責任,並於2006年成立Foundation L’Occitane,至今的受助人士超過1,000萬。除了為眼疾人士提供各種支援,基金會致力支援少數族裔女性營商,並開展一系列生物多樣性的保育計劃。

M

M.A.C Cosmetics從1984年開始,M.A.C 已開宗明義,挾着「All Ages, AllRaces, All Genders」的品牌願景,成

M.A.C Cosmetics

從1984年開始,M.A.C 已開宗明義,挾着「All Ages, AllRaces, All Genders」的品牌願景,成為彩妝市場上多元包容的頭號先鋒。同年誕生的Studio Fix Fluid 粉底是長青產品,提供超過63款粉底色調 ( 英國市場甚至提供67個色調),這個紀錄至今還未被其他品牌打破。

Make Up For Ever

於1984年由Dany Sanz 創立的彩妝品牌,多元包容性和獨立個性是植根多年的主張。2008年登場的鎮店粉底王Ultra HD Invisible Cover Foundation 及Ultra HD Concealer 分別提供50個及26個色調選擇,包攬每一種膚色和膚質的需要,經已是前無古人。2022年的HD Skin Undetectable Stay-True Foundation 由全球31位專業化妝師花費三年時間研發,提供40款色調選擇,獨有Flexible Micro-meshed Structure 令粉底不顯紋不卡粉,24小時持妝表現,絕對是承先啟後的話題作。

N

Naomi Campbell她是時尚界多元包容共融的代言人。1988 年8 月,她是首位登上《Vogue》法國

Naomi Campbell

她是時尚界多元包容共融的代言人。1988 年8 月,她是首位登上《Vogue》法國版封面的黑人女性;1989年9月,再下一城的她,登上《Vogue》美國版9月號封面的名人堂,也是首位黑人女性在國際時尚界創造的奇蹟,從此Naomi Campbell 這個名字獨步白人主導的超模界。這些年來,她的獨當一面,努力為有色人種發聲的無畏膽識,已大大超出其名模身份。

 

P

Pat McGrath這位當今世上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化妝大師,由1990年代入行至今

Pat McGrath

這位當今世上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化妝大師,由1990年代入行至今,創意與妝藝備受業界肯定。去年被英女皇冊封為Dame Pat McGrath,以表揚她在時尚美妝界及包容性的貢獻,是首位獲女皇授勳的化妝師。Pat McGrath Labs 是她的同名品牌,創於2015年,媲美精華素質地的SkinFetish 粉底;靈感來自時裝布料、珠片、亮片的眼影盒,讓用家輕巧地沾上天橋妝容的時尚光環。 

Pull Up for Change

Uoma Beauty 創辦人Sharon Chuter 是一位積極倡議在美容彩妝界推行改革和問責性的敢言實幹女性,對市場既定的主流審美觀絕不賣帳,她於2019年發起Pull Up for Change 活動,推動大小品牌公布旗下聘請的黑人僱員百分比。她深信,讓美麗發聲,理應無分種族、性別、性取向、身材和年齡。

R

RihannaRihanna 在音樂上的斐然成就,於世界各地累積數以百萬甚至千萬的忠粉,為Fenty

Rihanna

Rihanna 在音樂上的斐然成就,於世界各地累積數以百萬甚至千萬的忠粉,為Fenty Beauty 奠下強大的客戶群。品牌創立短短五年,便已跟市場一眾經典彩妝老牌子如M.A.C Cosmetics和Make Up For Ever 分庭抗禮,可說前無古人。當中的分別在於從一開始,Rihanna 需要創造一個真正擁有Diversity and Inclusivity 主張的彩妝品牌,持續地推動包容共融的大愛精神。

S

Sephora每次走進Sephora 的大觀園,眼前數之不盡的大小品牌,應該從哪裡開始呢?若

Sephora

每次走進Sephora 的大觀園,眼前數之不盡的大小品牌,應該從哪裡開始呢?若果你特別愛發掘一些非歐美原創的小眾品牌,必定不會空手而回。在香港專門店裡,你會找到本地品牌OMG、Pretty 5、Skin Need、Natasha Moor;亞洲原創品牌則有 Nonfiction 和Skin Inc.,少不了的是一籃子的black-owned cosmetics,包括Fenty Beauty、FentySkin、Briogeo 和Pat McGrath。美妝零售巨人的包容性,就是為不同膚色國籍的消費者帶來選擇性。

Skin Match Technology

由瑞士人Estella Benz 編製的人工智能美容軟件,為美容彩妝品牌和零售商提供

由瑞士人Estella Benz 編製的人工智能美容軟件,為美容彩妝品牌和零售商提供色調索引; 皮膚、頭髮和身體護理程序索引及成分解碼的知識,協助品牌發掘顧客需要。在Foundation Finder 裡是一個包容112種不同膚色的資料庫,協助顧客選配與膚色搭配的粉底色。在這個網購主導的後疫症時代,加入AI 人工智能的美容購物體驗必然是主流。

T

Tactile Feature2018年10月,Herbal Essences 發表的全新洗護髮產品包裝設計以照顧視障人士需

Tactile Feature

2018年10月,Herbal Essences 發表的全新洗護髮產品包裝設計以照顧視障人士需要為大前提。品牌在瓶背底部加添觸覺特徵,方便視障人士識別產品款式。據知這個貼心考慮是來自一位效力公司18年的失明員工Sam Latif,她是集團旗下主責Inclusive Design 的特別顧問。

U

美國建築師及產品設計師Ronald L. Mace 是「通用設計」之父。

Universal Design

「Universal Design」一詞由美國建築師及產品設計師Ronald L. Mace 於1985年率先倡議,這位「通用設計」之父主張產品設計和生活環境需要結合美學和可使用性,毋須調適修正便可放諸四海,以最大的包容性為所有用家提供便利,成就一個更便於使用的世界。2003年於日本成立的國際通用設計組織每年舉行「IAUD International DesignAward」,表揚建築和設計單位發表的通用設計專案。

美國建築師及產品設計師Ronald L. Mace 是「通用設計」之父。

Uoma Beauty

Universal Design「Universal Design」一詞由美國建築師及產品設計師Ronald L. Mace 於1985年率先倡議,這位

一個將膚色分為六組Skin Kins,一口氣推出 51種色調選擇的粉底液,售價39美元,無法抗拒了吧?再來看看品牌的價值觀和信念:表達真我、色彩人生、以非裔為傲、自強一族、包容性、美麗叛逆,一如其創辦人Sharon Chuter 的一言一行,同樣不容忽視。品牌創立不足三年,去年底的盈利已達到1,000萬美元,並非易事。 

V

Viva Glam在M.A.C Cosmetics 歷史裡,Viva Glam 最初是一個於1994年誕生的慈善唇膏企劃專

Viva Glam

在M.A.C Cosmetics 歷史裡,Viva Glam 最初是一個於1994年誕生的慈善唇膏企劃專案,當時正值愛滋病肆虐全球。20 多年來,隨着多位炙手可熱的巨星名伶先後出任年度系列代言人,包括2018年的Sia、2010及2011 年的Lady Gaga、2008年的Fergie、2006年的Dita Von Teese和2004年的Chloe Sevigny,Viva Glam 早已成為慈善唇膏的代名詞,Viva Glam Fund 累積籌得超過五億美元的善款,支持弱勢社群是重心所在,由婦女和女孩、LGBTQ+ 以至那些活於HIV/AIDS 陰霾並受影響的高危社群,都是受助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