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belle
Photo Credit: Facebook, Getty

在一般人眼中,風水師是萬能而且無所不知的。簡單如拜神應該用蘋果還是橙,到複雜如捉鬼驅鬼都應該一清二楚。在這裡我跟大家講,我不會捉鬼,就算會也不做。然而天生八字純陰的我,自小就有不少「奇怪的經歷」。趁農曆七月鬼門關大開,跟大家分享一個勘察風水期間遇到一件畢生難忘的奇怪經歷。

傳統上靈異事件只會在晚上發生,我想應該最少佔99.99%吧!然而這趟遭遇,相反地在白天發生。或許,風水師都有「時運低」的時候。

某年夏天某個星期六的下午,應邀到跑馬地半山勘察風水。客人(A小姐) 正考慮租用這裡一個千多呎單位,簽約前想先讓我勘察一下,確保風水無問題,才舉家遷入。

那條路是個死胡同,一排單邊樓房面向跑馬地廣闊山谷,全都是四層至五層高的「唐樓」(有指這裡前身是公務員宿舍)。

跟個人算命一樣,都要事先調查一下大廈的「出生年份」,這棟是「五運樓」,建於1944-1963年期間,一梯兩伙沒有電梯。大廈中空為天井位置,左右兩個單位合成「口」字型。

有云死胡同的住戶比較容易出現意外血光之災,甚至是怪病或者不可解釋的怪事,越是接近末端問題越大。我對這裡沒有什麼好感,因為等待期間感到有點渾身不自在。
我、A小姐、女地產經紀,一行三人抵達一個頂層連天台單位,合計二千多呎,有一戶外籍人士住客,應門的是媽媽,手抱一個可愛的小寶寶。入內見外籍爸爸坐在一張灰色的單人梳化上手抱另一小寶寶。媽媽應門後回到另一張單人梳化上,另外有兩名四至五歲大的外籍小童(一男一女),圍著這兩張單人梳化互相追逐,組合成一幅對稱幸福的全家福。

兵分兩路,女地產經紀帶A小姐登堂入室,逐個房間簡單介紹;而我自己就用羅庚細心量度,大約花了十分鐘走遍單位與天台,結論是整體風水欠佳,A小姐不應遷入。我回到樓下客廳,示意A小姐勘察量度完成,可以告辭。

落樓時我跟客人A小姐說:「四個小朋友真的很可愛呢!」
A小姐答道 :「什麼?四個?就只有三個嘛…」

吓?!
於是我就問地產經紀見到幾多個,她面色一沉說:「三個囉!」
我說:「不會吧!妳們有沒有計算父母抱著的兩個?」
二人齊聲答道::「有呀!」
我續說:「兩個抱著,兩個在父母身邊呢!」
她們兩人面色轉青,還叫我不要再講。

那麼,到底屋內有三個還是四個小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