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
Photo Credit: Getty

港人一向愛外遊。相信大家都聽過朋友講述,甚至親身經歷過外地旅遊期間發生的靈異經歷,而當中有關酒店的,相信亦有不少。臨近農曆七月,筆者「分享」一下個人外遊奇異經歷。原因不明,從小就有不少這方面的「奇妙體驗」,以下講述的三個親身經歷,反復思量過不知多少遍,完全不可能透過科學角度去解釋,當然信不信由你。若自問膽小,請即瀏覽筆者其他相對輕鬆的文章。大家準備好未?

入睡

事件一:1995年上海
23年前,當時筆者大學設計系畢業後不久,於香港某4A’s廣告公司(DXX) 任職Art Director(美術總監)。得澳洲籍上司提拔(感激恩師Tim Crowther),雖然初出茅廬仍然經常肩負重任,主理不少重要創作職務。其中一次任務於那年夏天,跟一位IT Manager,被委派到上海分公司,進行一次為期一星期的On the Job Training (那年代Mac電腦在內地仍未普及),透過筆者之設計軟件應用示範,跟上海office創作部同事共同創作一個日本品牌的即食麵平面廣告。

言歸正傳,這個人生第一次的business trip,下榻公司對面的H飯店(多年前已清拆重建),正是以下要講述奇異經歷發生的地點。
入住後第二晚,枯燥機械式的放工、洗澡、關燈、上床、休息。筆者習慣側睡,當時背向房門,在房間全黑而仍未入睡期間,筆者感到床褥在動,正正背後兩三寸的位置慢的向下沉降,恍惚就好像有一個人(當然不是人,因為我肯定房間只有我一人),坐在我身後的床邊一樣,當時心知不妙,但又不敢轉身回頭看過究竟,不知過了多久,床褥慢慢回升,由於日間工作累人,害怕之餘亦漸漸入睡。

酒店房

睡夢中我見到白天?原來是房間變得燈火通明。
夜半醒來,房間電視及所有電燈全開(包括洗手間天花燈)。有「朋友」作怪!那時候當然十分害怕,但只好硬著頭皮起床關燈關電視,繼續「扮瞓覺」,因為筆者理解 ,越顯得害怕,他/他們會越變本加厲。
翌日早上,安排換房。

尾房

事件二:2002年布吉
16年前夏天,日韓合辦世界盃期間,跟太太到泰國布吉渡假,入住當地有名的resort。從Concierge走了接近10分鐘,終於到了編配的房間門外,發現這是一間尾房,單邊走廊對著樹林,外面正下著傾盤大雨,雖然是白天,但天色跟晚上無異。

如常的進入房間四處巡邏一下,當獨自走進洗手間,見到一個當地小朋友蹲在蓮蓬下,慢慢抬頭面如死灰的望著我。當時立即就可以肯定這個小朋友不是人,因為他是半透明!

換房

發現之後,為怕太太擔心(她肯定會大叫),就要若無其事的走到床前,跟太太說:「這個房間有陣怪味,不如問問可否換房。」太太一向知我習性,從不多問,所以對換房沒有意見。

天氣不似預期,逗留期間白天通常留在房間觀賞世界盃,又或者數數天花有多少尾壁虎…之後轉戰曼谷,再無奇遇。

酒店房

事件三:2008年澳門
10年前二月初,跟太太外家幾乎總動員,一行幾十人年卅晚(2008年2月6日)過大海,前往澳門慶祝農曆新年。當晚我們入住的酒店由一位出心出力的親戚預訂,無得揀房,而我跟太太就被安排咗一間尾房(對,又是尾房)。當我知道是尾房,就心知不妙,誰知……

跟一眾家人於吃過團年飯之後,就各自活動。當我倆回到酒店後,發現入住的房間相當大,大床正對一部超大電視,臨瞓前跟太太看電視,一直平安無事,直到關燈上床後……

酒店

還未入睡的我一直張開眼,無意識的望向已關電視的那邊,我看到一個只有上半身的白色半透明人型(只有頭與膊頭),站在電視機隔離面向著我,動也不動,離開我四、五步左右,長頭髮的,相信是女生。
當時我不算十分驚恐,因為她並無走過來床邊,於是又合上眼嘗試進睡,又偷偷張開眼,發現她仍然站在那裡。當時我跟自己講:算了吧,說到底她又沒有過來搞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類似的經歷都不是第一次,睡吧。
回港約一個星期之後,我才跟太太交待這事件,怕她受驚。

其實選擇酒店房間有不少禁忌,部分規矩可能大家都知,例如不要頭尾房,即全層入面嘅第一間房或最後一間房,因為那處人氣/陽氣較弱,容易聚集「朋友」。網友可以重溫筆者早前發表的另一文章:外遊酒店住宿禁忌:10個Dos and Don’ts